我對重視向黑窩發正念的一點認識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師父早就諄諄教導我們:「大法弟子的證實法與救度世人的正念已經使起負面作用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處於完全解體中。目前只有少數邪惡的爛鬼被舊勢力集中在勞教所、監獄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內,因此,使邪惡的迫害還在局部地方嚴重存在。為了徹底清除黑手、爛鬼與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全世界大法弟子,特別是中國大陸各地區的大法弟子,要向這些邪惡的地方集中發強大的正念,徹底解體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清除中國大陸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形勢,救度世人,圓滿大法弟子的責任,走向神。」[1]

一次去黑窩的經歷,見證師父上面要我們發正念的重要性。

前些年母親同修病危,我去黑窩準備接姐姐同修回來見母親最後一面。獄警不但不准許,還不讓我告訴姐姐母親病危的實情。那裏的獄警不但沒有人性,臉板著,如同地獄的小鬼一般。黑窩內的氣氛讓人窒息,查看證件與物品嚴格又邪惡。

因為我也是邪黨黑名單上的人,沒帶甚麼證件。當時,我只是有一個小小的擔心查身份的念頭剛從大腦中閃過,警察就立即把我叫過去盤問煉不煉法輪功。在接待室會見姐姐時,獄警就坐在我們中間監視著,說話很不方便。談話期間,突然我感覺到在頭頂前上方一米多遠處,有一股惡魔雲霧試圖控制我的大腦。我清晰的感到那邪惡魔爪在向我伸來,干擾我大腦。之後,我頭腦有些發木、昏沉、不清晰。我努力的控制住自己,儘量使自己保持清醒,但是該說的話還是不能很好的表達出來。

姐姐告訴我惡人逼她吃藥或者上醫院,她很無奈。偽善的獄警還說為她好。在那半小時的接見時間裏,警察幾次催促我們結束會見。身臨其境,我感到那裏很邪惡。我心疼姐姐卻感到無助。我是帶著母親的囑託來見姐姐的,這一別,姐姐今生不可能再見到母親了!難捨難分的短暫會見結束時,我心好痛:我惦記著姐姐與那裏被非法長期關押的同修們,在那嚴酷的環境下,不知她們還記著多少師父的大法?

那是戰勝邪惡,支撐她們的唯一保障啊!我默默的祝願姐姐與同修們要正念正行,熬過長夜,迎來的是曙光!

從那次刻骨銘心的經歷後,我就重視向黑窩內發正念,並積極參與營救被綁架、非法關押的同修們。我從來不埋怨、評論出事同修的不足。與同修擰成一股勁,一致對外營救我們的同修──世上最親密的人。但是,由於自己修煉路上也坎坎坷坷,精力有限,後些年就放鬆了對那重點發正念的事了。

同修交流文章中,多次提到要重視向黑窩內及邪惡老巢北京發正念的事,再次引起了我的重視。漸悟中的同修提到:邪惡從上面下來後,先聚集到北京老巢,然後根據需要再分配到全國各地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還有,現在很多遭綁架的同修,是黑窩內的邪惡伸出很多黑手,控制當地惡人幹的。也就是黑窩內聚集的邪惡跑出來幹的。原因是我們自己空間場內的邪惡沒清理乾淨(黑窩能夠存在,根子在我們這裏),也沒有重視向監獄、洗腦班、集中營等黑窩內發正念,致使邪惡裏應外合干擾綁架同修。

北京一直是邪惡控制的中心,那裏的同修講真相難度很大;邪黨末日解體前的各種部署緊鑼密鼓,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監獄黑窩內迫害相當慘烈,有的同修進去後不久就被迫害死了。不為人知的地下集中營內又有多少罪惡在發生著?現在老年同修也成了迫害的重點;還有很多同修被病業假相奪走了肉身……

在這正法即將結束的前夜,也是邪惡最瘋狂的時刻。雖然邪惡少之又少,我們也不能忽視。我們應該精進起來,不忘師父的教導,修煉的嚴肅性與不能掉以輕心。老年同修要去掉年齡大邪惡不會迫害的執著心,不要對任何人抱有依賴與幻想。這不是人對人的迫害,我們的修煉,只要達到法的標準,任何邪惡動不了我們。同時,要加大力度清理自己空間場中所有的執著等不好的物質,不讓邪惡抓到任何迫害的把柄與藉口。去掉向外求的心,要向內找,實修自己。注重向黑窩內發正念。我們每一個同修的正念都是一股巨大的正能量解體著那裏的邪惡,所以近一個時期以來我重視了向黑窩內發正念。

我體會:經常發正念的地方是暢通無阻,很少發的地方阻力較大,得加大力度與加長時間發正念,過一段時間才能解決問題。

因多年來沒有再印發明慧編輯部關於發正念的文章,應許多同修要求, 現找出來與同修們學習,請嚴格按照明慧編輯部要求做。以上是我目前的一點認識。不足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徹底解體邪惡〉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