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修大法 師父時刻看護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我從小身體羸弱,曾兩次看到已經去世的親人,儘管從小接受邪黨的洗腦教育,但是佛道神依然扎根在我心裏。我最早熱衷於氣功,後來走入佛教,成為一名虔誠的佛教居士。可我渾身仍都是病,腰背痛、腎囊腫、鼻炎、內分泌失調及婦科病。那時的我又黑又瘦,滿臉黃褐斑。每天下班後,總是疲憊不堪,兩腿像灌了鉛一樣,拉也拉不動,難受極了,求醫問藥成了我生活的常態。

二零一二年五月,我突然間月經停了,便在同事的介紹下,找到當地的一名中醫扎針、艾灸,很快解決了問題。也就是那名中醫送給我寶書《轉法輪》,一週內我看了三遍,就這樣走進了大法修煉之中。

記得當我決定修煉法輪大法時,第二天晚上便做了一個夢。在睡夢中,我打死了一條蛇,師父為我清理了附體。之後不久,又夢到一條蛇在我右手腕處咬了一口,嚇得我大叫:「師父救我!」蛇立即消失。我深切的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保護。

有一次,在打坐中我看到五、六個怪物恨恨的看著我,我定睛一看,它們被釘在了鐵籠子裏。瞬間明白了是師父不讓它們干擾我而將其關了起來。

還有一次,夢到一條大蛇在到處找我,它的頭都伸進了我的房間,可是就是看不到我。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同時也明白了我的修煉層次提高了,它搆不著我了。

修煉的第二週,我開始雙盤,第一次打坐四十分鐘,師父便為我清理了胃病,我將污穢物全吐了出來,從此胃病好了。之後幾個月的打坐中,身體的濕氣、寒氣漸漸被逼了出來,身體一天天好起來了,越來越不怕冷了。

修煉後幾天,便開始牙痛,一打坐牙痛便減輕,有時疼的睡不著,但我堅信師父和大法,不吃藥。在一次打坐中,師父讓我看到一條大狼狗,我明白了其中的因果。緊接著一天晚上在夢中趕走了一個黑色東西,從此牙痛好了。從那以後,過了很多次病業關,都憑著信師信法的正念闖了過來。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年僅三十九歲的弟弟去世了,一週後的一個凌晨,我突然感到舌頭發硬,趕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發正念、學法,在師父的保護下闖過來這一關。細想想如果念不正,很可能出現中風假相。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我身體出現尿頻尿急尿血,這次由於工作太忙,沒有煉功條件,最多能在晚上睡覺時打一會坐,憑著正念堅持到五月一日回家,回家後趕緊學法煉功發正念,很快好轉,但是反反復復,時好時壞。

有一天,迷迷糊糊中我看到一個小孩趴在我的腹部,我明白了這是我曾經未出世的孩子在討債,我念師父告訴的與眾生善解的那段法:「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擾我證實法的,我也都可以給你們一個合理的安排,成為未來的生命;想善解的就離開我,到我的周圍的環境中去等著;如果你真的無能力離開我的,也不要發揮任何作用干擾我,將來我能夠圓滿,我會善解你們;那些個完全不好的,還在干擾我的,按照標準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1]同時加大學法煉功力度。用了近半個月,我度過此關。

修煉中,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師父的偉大和慈悲,感受到師父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我們,師父比我們還要珍惜我們的生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