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修煉的嚴肅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八年末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農村婦女,當時是抱著祛病健身的目地走進大法的。那時三十多歲的我,整天病怏怏的,因為生孩子在月子裏上火,孩子滿月後,我每天低燒、咳嗽,到後來得了肺結核、結核性胸膜炎、結核性腹膜炎、盆腔結核,到後來右側肋骨變形,胸膜變形,成了畸形的身體。再後來,因為藥物的副作用,肝大、脾發炎、心跳過速、胃也不好,整天胃脹。

得法後,我每天煉功、學法,過得很充實,身體也逐漸好起來。得法初期,師父在我的眼前壓上一個法輪,它是透明的,像光一樣,但看得很清楚,也能看到太極和小卍字符。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大法後,我修煉一度懈怠。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時常點悟著我、看護著我。到了二零零六年,我才逐漸堅定了修煉的心。

蛇盤瘡消失了

二零一零年春天,我身上奇癢,右側身體從前胸到後背半圈水泡,大的像黃豆粒大,小的像高粱粒,胸前有幾個水泡被我抓破了,流著黃水。奇癢伴隨著針扎一樣的痛。

當時有一個兒時伙伴在我家,一看,這不是蛇盤瘡(帶狀皰疹)嗎?我想:我有師父管,沒事。就堅持每天學法、煉功。春天農活忙,上地裏撿玉米稈,在家曬玉米,挑地裏的小土塊、小石塊,邊挑邊背師父的《論語》,一天幾十遍。我發出強大正念:「清除干擾大法弟子學法、煉功、證實法的一切邪惡生命和因素,大法弟子身體就是真相,決不允許邪惡迫害大法弟子,求師父救救弟子。」

大約過了六、七天,我覺的不怎麼痛了,也不怎麼癢了。這時正好兒時伙伴打來電話問我怎麼樣了,我說:「好了。」第二天她來我家看我,大、小水泡全幹了,結痂了,有的已經掉了,露出嫩肉。我倆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師父的偉大。後來她也走入大法修煉。

正念出 頑咳消

二零一四年春天,兒子結婚,家裏大事小事一堆,導致我學法不入心,煉功胡思亂想,利益心很重,總想著有些禮錢沒有收回來。

邪惡抓住把柄,對我肉體迫害。一天打坐我看見幾個舊神,讓我認他們。我嚇得睜開眼睛說:「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接著我身體出現嚴重的病業:發燒、又喘又咳、吃不下飯,晚上不能躺下,躺下上不來氣,一口接一口吐白沫,而且喘、咳的聲音很大,根本就不能睡,實在累了就趴一會。

我想這樣也不行啊,就跟師父說:「師父,我要煉功,我背一遍《論語》就去煉功。」背完法我就煉功了,煉功的時候就不怎麼咳了。但煉第四套功法的時候就像拿著重東西上樓,喘的厲害,身上出了好多汗,但我還是堅持下來了。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

到第五天,晚飯後我對丈夫說:「你給我買幾個梨。」丈夫愛理不理的沒吱聲。這時師父的法打到我腦子裏:「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1]對呀,我是法輪大法學員,怎麼能承認自己是一個病人呢?我就自己去小賣部買回了梨。

晚上六點發正念,我心裏跟師父說:「師父,這病業已經干擾我學法、煉功、發正念、寫真相信,救救弟子吧,弟子有錯會在法中歸正。」就感覺有涼涼的東西從嗓子到肺,是師父用法輪清理了我的身體,然後我一聲也不咳了,全好了。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神奇、師父偉大。

正視修煉的嚴肅性

二零一五年夏天,弟弟讓我到他家幫忙看小孩。出於對弟弟的情就答應了。我離開集體修煉的環境,來到另一個城市,身體出現了病業症狀,嘴裏有怪味、口臭,每天都牙齦出血,嘴裏發乾、苦,出現了牙周炎的症狀。

我在弟弟家呆了三個月,回來後,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寫真相信,打真相電話救人,但還是時好時壞。我知道這是我修煉出現問題了。

我開始向內找,找出了好多人心,妒嫉心、怨恨心、爭鬥心、利益心、貪心、求名心,高高在上的人心,這麼多的人心,這哪還是個修煉的人啊?而且修煉初期我做了很多錯事,心性關每次都過不去,師父天天都在我身邊,我從來都沒有考慮。當我做錯事的時候,沒想過師父會不會不高興,師父有多難過,真的是不敬師、不敬法,拿師父的慈悲開玩笑。

僅舉一例:二零零四年底,我去弟弟所在的城市長住,弟弟給我兒子補課,當我去買票的時候,腳下一滑,雙膝跪在地上,當時悟到這不是鞋滑,是師父不讓我去,不讓我離開修煉的環境,結果我還是買票去了,不聽師父的話,結果可想而知。在那呆了三個月,弟弟盡心盡力的給兒子補課,但高考成績一點都沒有提高,沒有嚴肅的對待修煉,愧對師父對我的救度之心。

二零一六年由於兒媳婦生小孩,我來到另一個城市,在這裏離開同修,學法得等到孩子睡了才能學,學法犯睏,有時書都掉地上了,發正念、煉功也困,病業假相更嚴重,幾乎每天早晨醒來枕巾上都有黃色或者紅色像膿一樣的東西,精神壓力也大,知道這是個假相,師父會管我,會好起來,但每天都有思想業,人心讓我去醫院,去洗牙。有一天晚上,人心翻的很厲害,怕家人不理解,怕給大法抹黑,我心裏跟師父說:我明天去洗牙,但我修大法的決心不會改。第二天早晨晨煉,孩子哭鬧。兒子和兒媳也在爭吵,我知道是我的人心太多,修煉的場不正影響了他們,我錯了。

這時,師父的法打在我腦子裏,師父告訴我們:「真修大法 唯此為大 同化大法 它年必成」[2]。我決定聽師父的話,發真相資料、救人。

二零一七年一月一天早晨,我煉完功昏昏沉沉的,還沒到發正念的時間,我就背了一段法,頭腦格外清醒。從那天起,我就堅持背法,睏了就跪著背、走著背。有一天背法,感覺有一個東西嚇跑了,還叫了一聲,越背主意識越強。六個月背了一遍《轉法輪》。有一天我心裏請師父點化,為甚麼病業假相還有,師父點化,沒有牙周炎,不去感受它。

後來師父又點化我是對丈夫的怨恨心不去招來的迫害。丈夫由於他爸看不上他,他在外面經常不回家,養了一身壞毛病,沒有責任感,愛賭、愛玩。我一直怨恨他,怨他自私,不知關心別人,在外面亂搞。他是我的一面鏡子,也讓我看到了我的自私,甚麼事情第一念總是保護自己,自以為是,不讓人說,修煉是修自己,現在我不去指責他、修理他。我只看自己的內心是怎麼動的,是觀念還是人心,無論是觀念還是人心都是後天形成的,不要它,請師父加持弟子。在背法中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做到敬師敬法,每次背法前都刷牙、洗手,注意修口,病業假相也逐漸消失了。

說來大法神奇,我吐了三年黃水、膿一樣的東西,而且牙齦經常出血,牙齒一個也沒掉(除以前有顆蛀牙以外),而且甚麼硬的、冷的都能吃,也不疼。弟子知道這都是師父替弟子承受了。

現在我和當地同修聯繫上了,謝謝同修的無私幫助!現在我們都平穩的做著三件事。

寫出這些是希望同修以我為借鑑,一定要真修、實修自己,聽師父的話。師父從地獄裏把我們撈出來,除了名,把我們洗淨,使我們成了正法時期的弟子,還給我們延續了生命,師父給予我們的太多太多。在今後的時間裏,我一定抓緊實修,抓緊救人,完成自己的使命,兌現誓言。

感恩慈悲偉大的師父!感恩大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得法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