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冤獄 靠回憶《轉法輪》活著走出黑窩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二日】我叫張玉蘭,今年六十七歲,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邪黨迫害大法後,我於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遭綁架,被非法判刑八年,在黑窩裏共被關押了七年零兩個月。

在巨難中,我是靠著腦中僅存的記憶,不斷的回憶《轉法輪》,度過了漫長的日子,保住了性命。在師父的護佑下,我活著走出了女子監獄。

在天津女子監獄被關押三年後,邪惡依然「轉化」不了我,就用卑鄙、見不得人的伎倆往我的食物裏偷偷的下藥。我當時還不清楚為甚麼身體總是無故的發抖,手控制不住的哆嗦。一天,包夾(監控大法弟子的犯人)給我倒水,她拿一張小紙往水杯裏倒東西,我大喊一聲:「你往我水裏下藥!」我起身奪門而出,衝過過道看守(那時還沒有電子門),闖入四監區隊長李虹的辦公室,氣憤的說:「你為甚麼讓張玉鳳往水裏下藥?」她知道露餡了,說:「沒辦法,上面逼我們。」我說:「為甚麼往死裏整人?」她說:「死不了,活受。」我說:「從此後不允許往入口的東西裏下藥!」她說:「我們有的是辦法!」後來我每天死死盯著飯和水杯。出獄後聽說她們把藥摻進饅頭裏。

我以前睡眠很好,被下藥後突然有兩天兩宿沒閤眼,之後雙眼開始失明,接著兩腿幾乎癱瘓,走路都要靠別人扶。白天吃不下東西,夜裏身體無名的疼痛睡不著覺。身體劇烈消瘦,後瘦的只剩下骨頭,大腿像胳膊那麼細,更異常的是上身不停的出汗,臉動不動就汗淋淋的,套著兩條棉褲,夏天還穿著棉鞋。

三個月後,我呼吸變得微弱,就覺得隨時要斷氣。可在這種情況下迫害還在繼續。我最後妥協了,說不煉功了。她們這才讓我上床躺一會兒。但是說了不煉後,我的精神大崩潰,藥性繼續發作了。

丈夫探視我後告訴全家人:「她完了,最多再活幾天。」他把我的住房賣了,把我所有的衣物都拿走了,只剩下了一架鋼琴。丈夫給兒子找一人家做上門女婿,兒子不幹,借錢貸款買了兩間破舊頂樓,等著媽媽回家。

在我萬念俱灰之際,生命垂危時,朦朦朧朧覺得胸前有一本《轉法輪》,我知道這是師父點化我讓我繼續回憶。黑窩裏沒有大法書,前三年裏,我學法全靠回憶以前讀的《轉法輪》,精神高度集中才能回憶。

而在邪惡給我偷偷下藥後,身體的痛苦使我無力回憶,這樣停了三個月。這三個月是我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於是我開始咬牙忍著劇痛回憶法,使勁的回憶,拼命的回憶,惡徒們對我說甚麼我也不停止回憶,腦子裏就是不停的背法,把殘存的一兩句大法反覆的在腦中回憶。每天從凌晨一點左右回憶到天亮,再從天亮回憶到晚上九點。一本《轉法輪》共九講六十個小標題,一天回憶一遍。慢慢回憶出的內容一天比一天多,師父不停的把法理打入我的腦中。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一天不停,一刻不停。大法支撐著我,我的身體一天一天的恢復,我活了,不會死了。雖然雙腿雙眼最終致殘,但畢竟生命保下來了。

兩年後,慢慢的我的手能幹活了,腿也能挪著走路了,也不用穿棉褲了。於是我找到獄警,要求把我當初不符合大法的言辭全部作廢。

監獄一看我要發嚴正聲明,立刻派了六、七個猶大來「轉化」我。其中一個猶大叫孫某某,三十多歲,是一個老師。不管她們說甚麼我都站在法理上逐一駁斥應對。

大概兩個月後,我和孫某某在同一天接到了原單位學校的通知。我的單位通知我辦理退休,管我要身份證號。孫某某接到的卻是開除通知。孫某某嚎啕大哭,她原以為背叛大法、「轉化」別人會減刑,早日被放出來恢復工作,沒想到卻失去工作。這巨大的反差,讓「轉化」我的那幫人都十分震驚,從此大家再也不來主動「轉化」我了。

在監獄裏七年,惡警用盡酷刑摧毀我的意志,如鐵椅子、籠子、鐵鏈子等,包括下藥等各種下流的手段,都沒有用,我靠著不停的回憶大法頑強的活了下來,並走出監獄。這是大法的奇蹟。

在此我要向全世界所有大法弟子表達我的心聲:師父偉大!大法偉大!在監獄外的大法弟子一定要抓緊時間,爭分奪秒做好三件事。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