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得法 用法來指導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八月得法的大法弟子,二十年的修煉歷程。現在我把怎樣學法得法,如何用法來指導修煉和大家交流切磋,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去掉利益之心

師父講:「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1]

我悟到不光是有病的心,所有的心都得放下。我的人心多了,如利益心、爭鬥心、妒嫉心等表現非常強烈。

我在醫院上班,哪天都有點灰色收入。修煉以後我不要患者的錢了,同辦公室的一同事覺得不可思議,我對她說:「我修煉法輪大法了,我得按法的標準要求自己,不能再要患者的錢和其它不屬於我的錢,放下利益心。」

後來我被調到保健科室。保健科室是行政科室。單位和各科室簽責任狀,到年末責任完成的話每人發一百元。我們科室三個人,平時的工作多數都是我和另一同事完成,主任不怎麼幹。結果錢發下來後,三百元錢主任放兜裏不告訴我倆。那個同事找到我說:「責任狀錢發了,別的科室都安排完了,你知道嗎?」我說:「不知道,就一百元錢,不給就算了。」她說:「不是那麼回事,錢是不多,她沒把我們倆當回事,工作我倆幹,好處她得,以後這活誰幹?」我說:「也是,怎麼也得告訴我們哪!」正在這時別的科室的人進來,也說他們都得到了。我想我是修煉的人,我應該放下這利益心,不和他們一樣。這時我的同學進來了,說:「老同學,你平時哪受過這氣呀,明明是欺負你。」這樣又把我的人心勾起來了,心裏放不下,要找主任說道說道。主任聽到我要找她,就溜走了。

回到家裏我心放不下,學法,一下就翻到:「那麼我們修煉人就更不應該這樣去做了,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當然也不是絕對的。要都是那麼絕對,也就不存在人做壞事的問題了,也就是說它也可能存在著一些不穩定因素。但是我們作為煉功人,按理是由老師的法身在管的,別人想拿你的東西可拿不動。所以我們講隨其自然,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1]

我想:這不就是在說我嗎?這不就是在給我修煉提高的嗎?我應按照法的要求去做,把利益心、妒嫉心、爭鬥心放下,不要這些人心。

我放下書,但人心還是不斷往上返。我就學法,反覆學法,就感覺那人心在逐漸減弱,再想想怎麼也沒有那麼強烈的感覺了,再不是那種心血沸騰、野馬奔騰似的按壓不住的感覺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是師父把我這不好的心給我拿掉了,那感覺太好了!

第二天上班,主任找到我說錢發了,我心平氣和的說:我知道了,你願意怎麼處理都行,我沒意見。她感動得流下淚,說:「你變了,以前你得把我整的全院都知道,我頭都抬不起來。」我說是大法改變了我。

面對不公,平靜以對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間,我被抽調到省界線路邊去給來到我省的大客車和過往車輛人員量體溫。我也沒說甚麼,就問了問情況。結果在單位職工大會上,領導說我不服從領導,關鍵時刻渙散人心等等一些話。當時我想師父講的一舉四得的理,心想:這是給我提高的呀。所以我沒動心。

可是會議結束後,同事們七嘴八舌對我說:「你也沒說甚麼呀,為甚麼領導會上這麼說?這不是整人嗎?這關鍵時刻弄不好就下崗了。」當時這個領導還是我的同學,同事們都說這個領導太不夠意思。聽同事們這麼說,我平靜的心不平靜了,開始沸騰。但是我還是想到:我是修煉的人,這是師父讓我提高的,是師父安排的,是好事。

我反覆學法,看到師父說:「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1]這樣我很平靜的過了這一關。

同事都看到我的變化,在以後的我給他們講真相中,他們都三退了,並幫我講真相,說:「我們看到的煉法輪功的人,不是電視宣傳的那樣,我相信她講的。」同事還給她的同學講我修煉前後的變化。

我是修煉的人,我有師父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公安局警察找到我丈夫,說要見我,把我丈夫嚇得給我打電話聲音都變調了。我說:「你不要害怕,我不歸他管,我這就回家。」當時我一點怕心也沒有,我想是師父在正法,我歸師父管,誰也不配管我。師父說了:「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2]

我背著法往家走,路過公安局門口時,左腿突然跪在馬路牙子邊上,當時我立刻想到師父講的:「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3]我就站起來了,心想誰也不配干擾我,誰也不配迫害我,誰也不配考驗我,我就走我師父安排的路。

回到家,我告訴我丈夫:「誰也不配到我家裏來,我沒幹壞事!」他說:「你別跟我逞強了,快拾掇東西吧。」我想:我收拾東西就承認迫害,我不能承認這一切。我師父都不承認這場迫害,我也不承認。我發九十分鐘正念,就感到我空間場天清體透,心裏穩定。我就上班去了,一點怕的感覺也沒有。但我不知道是哪裏出了問題,到了單位我就學法,心出奇的靜,法理不斷的顯現。就這樣,我在師父的保護下闖過來了。

我每遇到問題時就想起師父,想起法,這樣過關就有法的力量加持。

我還有許多意識不到的執著心沒有修去,在今後的修煉中,我要對照大法實修自己。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