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師父的話 做真修弟子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今年實際年齡七十九歲。

我自從得法後,戒掉了抽煙喝酒的壞毛病,腦血栓、牛皮癬、灰指甲、胃病等多年頑疾不藥而癒,很快就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一樣,上樓上多高也不累,七十歲那年我扛一百斤大米上六樓不喘也不咳嗽。

如今,我年屆八十,面色紅潤,走路生風。我深知我的生命是大法開創的、是師尊再造的。我按真善忍做人、做事,在大法中受益良多。

眼前出現「真善忍」

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九日,我去同修家看師父講法錄像,從此得法。那時早晨參加集體煉功,白天學法,感覺大腦每天都有變化,記憶力增強了,身上也有能量了。

有一天我騎車辦事,感覺有一股風吹到臉上,好像灰塵把眼睛迷了一下,回家找女兒看看眼睛裏有啥,也沒看到有甚麼東西。然後我拿一個飯碗喝水,看到碗裏有黑影,抬頭往前看時眼前出現三個字「真善忍」,我悟到是師父讓我以「真、善、忍」作為修煉的導航,做一個真修的大法弟子。

堅定正信 信師信法

一九九九年邪黨發動迫害後,大法弟子紛紛去北京護法,由於乘坐火車查得太嚴,我和老伴帶領五個兒女及兩個親戚共九人一路打車,順利到了北京天安門,打出了真相橫幅,喊出了「法輪大法好」。

第二次上北京,我被綁架到前門派出所,我趁警察打瞌睡,跑了出來,被看大門的警察拽住衣服,當時衣服沒繫扣,我順勢把衣服一脫,只穿一個背心就跑出來了。當時天氣已經冷了,我用藏在襪子裏的錢買了一件外衣,順利回家。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

中共迫害大法後,我曾八次被綁架、關押,其中最嚴重的是一年勞教和三年冤刑。我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走了過來。

弟子有心 師父在做

我做了一條五米長一米寬的大條幅,準備掛到市裏一座五樓上面的二十多米高的大鐵架子上。夜間去了兩次,因為有怕心沒掛上。第三天的晚上十一點鐘左右,夢中有人叫我起床,醒後想這不是師父叫我去掛條幅嗎?

我背著條幅就去了。三層樓外面有樓梯,到上面還有二層半截樓外面有小防火梯,我順著小防火梯子一磴一磴的往上爬,腦海裏想起了師父的法:「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1]。樓上面還有二十多米的鐵架子,我堅定的爬上去了,掛好條幅,順利的回家。

到家後老伴說她發正念看到樓下很多亂鬼,大的領著小的都跑了。她說:你得出一身汗吧?我脫掉衣服,發現真的出了一身汗,但心裏感到非常舒服。那年我已六十多歲了,我知道是弟子有心、師父在做。

有師父 不孤獨

二零零二年夏天的一個早晨,當地公安局警察強行撬開我家外層防盜門和裏層木門,綁架了我和老伴。綁架我倆的拘捕令的時間是兩個月前的,六十三歲的老伴被關押不到兩個月就被迫害致死。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非法判了三年刑,關押在當地監獄,遭受三年酷刑折磨。經歷了野蠻灌食、上繩、夏天棉被悶、寒冬臘月開門窗被澆冷水昏死過去等迫害。

二零零二年老伴被迫害致死後,我一個人生活。我每次吃飯時都給師父盛一碗飯,擺上筷子放在我對面。如果只有一碗飯時,我就說:「師父,您先吃。」

有一年大年期間,只有我一個人在家,想著子孫十多口人哪,怎麼就我一個人了,都哪兒去了?這個念頭剛一出來,我馬上想到:我是個修煉人,想這些幹啥?有師父呢!我說:「師父,咱們吃飯。」立刻孤獨感消失,心裏充滿了感恩。

求師父 向內找 見奇效

一次我去醫院看望已經跟兒子離婚的兒媳婦,給她講大法真相,最後說了一句:「你要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身體的病就會像雞蛋殼一樣脫掉了。」結果我回來第二天早晨發正念時,就從小腹往上冒泡似的,當時就虛脫了,全身冒汗,正念也沒發好,剛要躺下休息一下,耳邊有人說話:「你死、你死,那誰誰不也死了嗎?」我立刻說:「我怎麼能死呢?師父不讓我死我就不死,我還得救度眾生呢!」這時我大喊:「師父快來救我,快來救我,快來救我,快來救我。」連喊四句,那個聲音就沒了。

但我還是有氣無力的,從這屋走到那屋這麼短的距離都冒汗,好像師父給我身體下的東西全都沒了。我就想自己在哪方面違背大法、不符合大法的標準了呢?師父講過向內找是法寶的法理,我就向內找。第三天我悟到:我對兒媳說錯話了,那不是給人治病去了嗎?

師父說:「這個大法既然能傳出來,就有辦法去保護他。你要是給人看病,你身體裏所下的一切修煉的東西,我的法身就全部收回來。不能叫你為了名利隨便毀壞了這麼珍貴的東西。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們法輪大法的人,你的身體還給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東西歸還給你,因為你要當常人。」[2]

我求師父:「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不想當常人,謝謝師父。」自那以後我也有力氣了,也不冒汗了。

一次,我夢裏走進了一個黑屋子,有一個穿黑衣服的人坐在炕上指著我說:你到壽了。我回答說:我師父給延長了。醒後我想到這又是考驗。

我認識到關鍵時刻一定要正念,信師信法才能闖過生死關,師父法身就在我身邊,看護著我,保護著我,時刻在提醒著我。

二零零七年,一次去看守所發正念,我穿了一條白褲子、天藍色上衣,同修說太顯眼了,穿素一點的好,我不但沒向內找,還頂撞同修說:我就這樣穿。作為大法弟子,因為自己太執著,同修善意提醒不悟,還頂撞同修,這可能也頂撞了師父,因為是師父借同修的嘴點我。結果我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白天講真相時肚子慢慢疼,回到家和同修學法還是疼,疼了一天,同修走了之後,我就開始嘔吐,從晚上九點吐到十一點,吐的甚麼都沒了,又開始脹肚,脹得邦邦硬,上下不通氣,快到十二點了,這時我想起是舊勢力迫害我,我就大喊:師父快來救我,舊勢力來取我的命來了,我不能半途而廢,還得救眾生呢,我要跟師父一起回家。這時我想到自己有很多的執著心沒有去掉,名利情、色心、慾望心、顯示心、虛榮心、愛穿好看衣服、妒嫉心、不服氣的心等等好多心都得去了,不應該頂撞同修,應該向內找,堅定信念,信師信法,之後肚子就放開了,通氣了。我又闖過了一個生死關。

有幾次我耳朵聾了,我就向內找,找的很細,然後跟師父保證不再犯,求師父,然後耳朵「唰」就開了,反覆出現幾次,我都用正念否定了舊勢力的迫害,現在依然很好,每天出去講真相救人沒有一點障礙。

我經歷幾次病業生死關,都是一個人在家時求師父、向內找闖過來的。我體悟到了「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3]。

聽師父話 救度眾生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當時我被迫害關在邪惡的黑窩裏,也沒看到《九評》,就聽周圍的同修講述大概意思,退黨退團退隊救人。開始不知道怎麼講,還有怕心,仔細想想,我們是大法弟子,總得聽師父的話呀,救人是最重要的,先和比較熟的人講吧。因為我是經過了各種運動的人,就跟人家講從小我家是地主,土改時被鬥,後來的大鳴大放、三反、五反、四清、文化大革命、扒廟砸佛像……人類道德在一日千里地下滑著,吸毒、販毒、亂性、性解放,為了保住自己的命,對自己負責、對家人負責,退出黨團隊。明白的同意了,我就把名字寫在一塊白布上,放到帽子裏(帽子裏有拉鎖)帶出監獄,一共退了三十多人。後來去監獄探望被非法關押的同修時,又勸退了五個警察。

從黑窩中回家後,多學法,看《九評》,就越來越會講了。我講真相態度和善,語言簡練,人們都愛聽。有時坐車,有時騎自行車,到鄉村、城市、商店、公交車、火車,走到哪講到哪,每天勸退二、三十人。從二零零五年就大量講真相,過程中吸取經驗,提高心性,這是修煉的過程,去執著心的過程,找差距的過程,也是提高的過程。當然也遇到罵人的、要舉報的,我都說謝謝你。

有一次在火車上遇到一位穿軍裝戴肩牌的軍人和我坐對面,我心裏就跟師父說這人是有緣人,得救他,我問他:你是甚麼軍銜呀?他說是營級幹部。我說你挺有福份哪,你貴姓啊?他說姓關。我說你家老少輩都是好人,他們都積累了很多福份,到你這輩都給你了,你才能念書,參軍當官,不是無緣無故的呀,你要守住你的德,要為你的士兵和民眾多做善事,對任何人都要行善事,就能守住你的德,不能用暴力、謊言欺騙他人,不要自私,遇事先為別人著想,你就能免去劫難的危險,不被下滑的社會污染,不貪污腐敗,你現在看到天災人禍了吧,法律也不管用了,大官巨貪,小官大貪,現在大官被抓的被查的層出不窮,人不治天治,咱們不給當前的腐敗政黨當替罪羊,要走光明的路,現在都在三退保平安,你是黨員,你心裏退出來,就能保命,該工作還工作,你的營長可能還能晉升,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得大福報,用化名給你退了吧,能擁有美好的未來,好嗎?他說好,謝謝你。我說要謝就謝謝我的師父吧。他馬上到站下車了,周圍的十幾個旅客也都高興的退出了黨團隊。

還有一次我給當地政法委書記講真相,因為在二零零八年奧運會之前他把我的一本大法書拿走了,我以要書為由去區政府找他。一見面他非常和氣,讓我坐到沙發上,給我一瓶礦泉水,然後說到正題。我說:書記,你很年輕,要對自己的生命負責,對家庭負責,掙錢為了養家糊口,不管你官多大,也不管你有多高的知識,有多少錢,都要順天意而行,現在全世界地震、海嘯、大瘟疫,都在威脅人類,因為人都在變壞,咱們中國自從共產黨執政以來,歷次運動迫害死八千萬人,現在又來迫害法輪功學員,我們是按宇宙的大法在修煉,是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講忍,遇到矛盾先找自己的錯,做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好人,放下名利情的人,不爭不鬥,你說煉法輪功有錯嗎?還不是江澤民一意孤行迫害法輪功學員嗎?江氏集團下令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就地火化,精神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所以全國各地的醫院都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給外國人換肝換腎,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血腥事件正在發生著,不可怕嗎?將來都要清算的,人做了甚麼都要償還的,你說咱們能給江澤民當打手嗎?現在都要退出黨團隊組織,把自己的命保下來,劫難來時不和中共一塊被淘汰,咱們心裏退掉就有福報,用化名保個平安吧,好嗎?他表示同意,臨走時他把我送到電梯上,最後他說:老爺子,今天這大雪天的,出門也不容易,在家煉吧。我說謝謝你,再見。

每年元旦前,我都面對面發真相台曆。用帶輪子的拉桿兜子裝真相台曆,一兜能裝九十多本,去集貿市場發放。當地的警察拿著真相台曆到家問我:老頭,這個是你發的吧?我接過來看看說,我發的不是這樣的,警察也笑了。

我也去過社區、街道辦事處、居委會、公安局、法院、派出所等地講真相,將光盤、台曆送到他們手中。現在,有一天不講真相就好像缺點甚麼似的。

我每天只睡三個多小時,其餘的時間都是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天天如此。十九年來儘管中共瘋狂打壓,從來沒有停住救人的腳步,如師尊說的:「生在苦難中 半生兩袖空 一朝得法向上沖 快 做好三件事 救眾生 回歸步別鬆」[4]。

師父說:「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你要做的就是這些事情,可是有些人把自己是修煉都放淡了,把常人事情看重了,對你們來講,那是不是偏離了大法弟子修煉的路啊?」[5]

我聽師父的話,做一個真修弟子。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觀感〉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