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舊勢力 正念闖過心性關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七日】每一次心性的提高與昇華都傾注著師尊精心安排和細心保護。現將近期在幫助同修整理「5﹒13」稿件中,破除舊勢力干擾,正念闖關的過程寫出來,也與正處在「病業」假相的同修交流:

三月五日,明慧發出徵稿通知後,我就開始幫助本地一些老年同修寫稿。記得從開始寫稿開始的幾天,我先出現了,鼻子開始不透氣、流鼻涕,越流越濃還帶有膿血。因為寫稿件需要淨心,我就沒在意。可是過了幾天,卻越來越重,鼻子不透氣,晚上到了不能入睡的地步。這時我警覺了,我認識到:這是舊勢力的干擾,不想讓我很好的做好眼下證實法的事情。

白天我坐著寫稿還沒甚麼感覺,可到了晚上,當我躺下睡覺時,我的鼻子一點兒氣也不透,憋得我睡不著。當時我就發一念:你舊勢力甚麼也不是,我要睡覺,請師父給我一點兒氣,就這一想:師父慈悲給了我一點兒氣,我的一個鼻孔進來了一點兒氣,我甜甜的睡著了。就這樣度過了三、四天的時間。這些現象也消失了。

到了三月十五日中午,因上午整理了一上午的稿件,中午我帶著二十幾張真相粘貼,到周圍幾個村莊,趁中午世人休息時,張貼出去。大概走過了三個村莊,真相粘貼也貼完了。就在回家的路上,我通過一條公路時,剛一過公路,我就喘不過氣來了,並且來勢兇猛,當時只覺得:我的氣只向上出氣,不往下走氣。真的就象形容人在瀕臨死亡時的症狀。修煉前,我也沒有哮喘病,這是為甚麼?出現此症狀時,離家還有二、三百米距離。我把腳一跺。我說:你舊勢力死去吧!我得回家。說完這話,我就不管自己當時喘氣還是不喘氣,我就快速的往家趕,我不知道當時怎麼回的家,但我就這樣回家了。

下午,我照常整理稿件,無事。晚上是學法日,學完法後,我讓同修給我買了一箱紙,我就背著四包紙,兩手提著兩個方便兜(內裝信封)。離家只有三、四百米時,因過公路,正好遇到綠燈只剩十多秒了,我就快步跑了一會,等我剛跑過公路時,中午的症狀又從新出現。這時我心裏想起師父的講法:「在你身上發生的這個病業的反應是過關,表現上一定是病業的狀態,絕不會是神得病的反應。」[1]想到此:我就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弟子一定會過去這一關的。然後我把腳一跺,我又對舊勢力說:舊勢力你死去吧!我連想我的氣怎麼喘的都不想。不過在回家的路上,我只感覺到,自己好像腿有千斤,身體越來越重。到樓的單元門,我放下手裏的提兜,打開門爬樓時,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上的樓,怎麼進的家。到家後,我放下東西後,怕家人發現問這問那的。我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上床後,我盤腿發正念。半個小時後,症狀消失。

可這舊勢力不甘心,到了第二天上午,我到一學法小組學完法,回家的路上,離家還有不到二百米時,同樣的症狀又一次出現。這次,我還是用強大的正念闖了過去。

此關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總算闖過來了。時間還是很緊張,到了徵稿中期,一天上午十一點半左右,整理完上午的稿子,我準備發中午十二點的正念。我先上了一次廁所,上廁所時,我感覺有點不好受,我沒當回事,上床發十二點的正念,發完正念,我就和家人吃了午飯。

吃完午飯,我又上了一次廁所,這次明顯感到,小便有疼感。又過了十多分,我又一次小便,疼痛加劇了,小便還帶有鮮紅的血樣了。因為,我在四十幾年前曾經患過腎盂腎炎,此病症狀就是:尿急、尿疼、尿頻、尿血。此時:我真的警覺起來了。我想:你舊勢力還真想來真格的,但我不會承認你的。我馬上上床,盤腿端坐,手捧師父的講法反覆通讀:「可是舊勢力為了去你的心、要考驗你行不行的時候,它還讓你在你原來那個病灶的部位上有病痛的感覺,或者是有病的反應,連症狀都一樣,看你相不相信大法。那個時候怎麼辦?人神一念哪。你動的是正念,你說這都是假相、舊勢力干擾,我修了這麼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現這個情況。你真的發自內心的一念,馬上甚麼都沒有。」[2]

讀了至少二十幾遍法後,我對舊勢力說:舊勢力你聽好了,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沒做好,我在法中歸正,不歸你舊勢力管,有師父為我做主,我就歸師父管。你想利用這些假相來干擾我做師父讓做的三件事,你妄想!我不會承認的。然後我又背:「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3]。我對舊勢力又說:你舊勢力聽好了:我是李師父的弟子,我只走我師父給我安排的路,不承認也不接受任何迫害。如果我在歷史上與誰簽過甚麼約,我一概不承認,聲明全部作廢。我修煉路上的一切都是我師父說了算,與你舊勢力一點關係都沒有。因為我師父不承認你,當然我也不承認你。我要滅了你!

做完這些之後,感覺還有便意,但我不去廁所。我對師父說:請師父加持弟子,弟子不去廁所,弟子想睡覺。我馬上躺下,一會就睡著了。半個小時後,我醒了。一切症狀消失。此時,激動的淚水流了下來。我在心裏感謝師父:謝謝師父!弟子一定好好做事。就這樣這個關在師父的加持下,在自己的強大的正念中我闖過來了。

接下來,我加強了發正念的力度,同時在學好法的同時。我靜下心來向內找,為甚麼每年法會整理同修的稿件時,都發生過不同程度的大小不等的干擾呢?過程中我是不是還有人心存在呢?我這一找不打緊,還真找到了很多人心。

每當為同修整理稿件時:其一、總是帶著一顆求發表的心,總認為好好整理,能讓自己整理的稿件多發表。其二、在整理同修稿件時,每遇到同修引用師父講法不註明出處時,心裏就會不自覺的產生埋怨心,認為同修這樣做是不敬師不敬法的行為。與此同時還會產生急躁心,有時一急就會更找不到,但有時平靜下來,求師父幫忙,一會就找到了。其三、還有看不起同修的心。有時當整理到有的同修做事不在法上的時候,就會不自覺的認為,都修煉二十多年了,怎麼還會做出這樣不在法上的事呢?真不應該啊!這不就是有瞧不起同修的人心嗎?還有顯示心、歡喜心等等。

有人心,這就是舊勢力抓住進行干擾的藉口。師父教誨我們:「那個舊勢力絕對不會看見你有人心它不管的。」[4]就是因為自己還有人心,才招來這舊勢力的無端的干擾。我發出一念:徹底滅掉這些人心。

同修們:我們遇到干擾,千萬不能當成「病」啊!當把它當成「病」,那麼就可能真的會導致成病的。如果當成「病業」關來過,也需要時間才能過去的。師父講法中反覆講到,修煉人沒有病的法。師父說:「你一提「病」這個字,我就不願聽。」[5]如果沒有病,還過甚麼「病業」關呢?我認為現在出現的這些干擾,都是舊勢力變著花樣玩把戲,只要我們認清它、不承認它,徹底否認它,我們就能破除干擾,就會正念闖過關難的。我們的心性也會提高上來。

個人一點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