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校長連聲說:「這功可真神了!」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七日】我是一名特教學校的教師,女,今年五十八歲。我是一九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煉的,在風風雨雨的二十二年的修煉路上,經歷了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神奇事例,下面與大家分享幾個小故事。

一路念著「法輪大法好」把祖孫倆送到家

二零一五年冬天,我們這裏下了一場大雪,足有一尺多厚。當時正好是週末,師生都在家裏休息。由於雪下的太大,全縣通往各地的公交車全部停運。

我們學校的孩子們都是殘疾人,智殘、肢體殘疾的多一些,平時學生都住校,每兩週休息一次,並且都是由家長負責接送。週六的早上,我們校長電話通知各位教職員工,下週一不上課,並讓班主任告訴學生,甚麼時候能上課等候通知。這樣,各位學生家長都按時接到了通知。

我丈夫和我在一個學校工作。週一下午三點多,他接到了校長的電話,說學校門衛告訴他:培智一班(我是班主任)的李某某同學(十一歲),由他奶奶領著步行來學校了。由於路途較遠(他家距學校十多公里)、路滑、天又冷,從早上八點多走到下午兩點才到了學校。門衛給他們吃了點東西,現在正往家走呢。校長讓我們想辦法通知他家裏的親戚,去接一下,要不他們到家不知得多晚了,天又這麼冷,不累壞也得凍壞了啊!

我知道,這位同學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先後得病去世了,靠爺爺、奶奶種點地養著他,如今兩位老人也都七十多歲了。這個學生除了智力有問題以外,身體還不好,心臟有毛病,還有癲癇病,一犯病,就抽搐的不省人事。家境很貧困,我們也不少接濟他,穿的衣服、鞋襪幾乎不用家裏買。

我給這個孩子的爺爺打電話,他告訴我說:「老師通知的週一不上課我知道,是我沒跟他們說,這麼大的雪誰也去不了呀,沒想到,他倆沒讓我知道就悄悄的去了,真是兩個傻瓜呀。我這就去告訴他叔叔吧,去迎一迎。」我馬上告訴他:「您不用讓他叔去了,他也得步行走,我們想辦法吧,您就放心在家等著吧!」

說完後,我就向還沒正式走入大法修煉的丈夫求援。因為他開車比我時間長,經驗比我多,我才開了兩年車,根本沒在雪地上行駛過,況且又是這麼滑的路。平時我們大法弟子遇到甚麼事情,我丈夫都會主動去幫著做,今天這樣的事他也不會袖手旁觀的。我說:「咱倆今天得親自出馬了,你開車,我們去迎吧。要讓這一老一小步行走,十多公里路,越走天越黑、越冷,真是不敢想像他們能不能回得了家。」我又說:「路上不好走,我們有大法師父保護,不會有事的。」丈夫看了看我,甚麼也沒說,穿上棉衣就走。我轉身對著師父的法像說:「師父,我和丈夫要去幫人了,請您加持我們,順利歸來,謝謝師父!」

我們緩緩的開動轎車上路,公路的兩邊是厚厚的雪,中間是明溜溜的冰。我們剛出了縣城,就發現前面路上有鏟車在鏟雪,這樣的路我們走了有五公里。剩下的路,我們謹慎的行進著,路上沒有行人,一輛車也沒有見到。當我們開到距學校有兩公裏的時候,看到那一老一小在艱難的走著。

到了跟前,只見二位穿著雨鞋,褲子上有好多的冰雪、臉凍的紅紅的。我們趕快把他倆扶上車。孩子的奶奶非常感動,激動的一遍一遍的說:「你們真好!你們真好!這麼冷的天,還來接我們,謝謝,謝謝!」又說:「孩子今天硬讓我送他來念書,還不讓他爺爺知道,知道了怕他爺爺不讓來,你看,白來了一趟。」我對老人家說:「您不用謝我們,要謝就謝法輪功師父吧,我是煉法輪功的,這你孫子也知道,我經常給學生們講法輪功的故事聽。是大法師父讓我們這樣做的,您聽說過法輪功吧?」她說:「聽說過,有煉法輪功的人給我們送過光盤。」我又告訴她:「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我又把「真、善、忍」三個字的意義都分開講了一下,問她明白了嗎? 她說:「明白了,看你就是個大好人,法輪功就肯定好。」

然後,我跟他們說:「路不好走,我們都一起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請大法師父保護我們平安回家。」於是我一句一句的教他們念,孩子我教過,他念一會兒,就愛停下來。他奶奶馬上就會說,不要停,快好好念。快到他們家時,有一段路是上坡路,而且路又滑,我們就大聲的念,結果很順利的就到了他們家。他們非得要我們進家去,說要把家裏的蘑菇幹拿點給我們。我們說天氣不早了,路又不好走,就不進去了。他們一再說:「謝謝你們!謝謝師父!」看著他們的神情,發自內心的話語,我也忍不住要掉眼淚了,真正感到:師父偉大,法偉大啊!

當從他們家往回返的時候,路上又有很長一段路被鏟好了,我們比較輕鬆的回到了家。進屋後,丈夫長長的鬆了一口氣,我趕快到師父法像前,謝謝師父的慈悲保護!

當天晚上、第二天上午,我又打電話詢問孩子和他奶奶的身體狀況,他們都說沒事,沒鬧毛病,我才放了心。

過了十天後,公路暢通了,學校才一切恢復正常。同事們知道了此事,有的說:「你們可真了不起,還是有師父好!」有的說:「這法輪功就是挺神奇的。這些天,天天都出不少車禍呢!」我說:「是呀,我要不修煉大法,我才不敢冒這個險呢。」

校長激動的連聲說:「這功可真神了!」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日這一天,我們學校有許多新生報到。上午九點多鐘,有一名十歲的男孩,由他奶奶領著來教導處報到,當時我正在場。孩子叫劉永強(化名),我們學校在縣城,他家在二十五公里外的農村,父母也都是殘疾人,跟奶奶生活在一起。

孩子一進屋,就這看看,那摸摸,無論他奶奶怎麼呵斥他也停不下來,一看就是個多動症很嚴重的孩子。據他奶奶說:「這孩子不知道害怕,出了家門,地裏、山坡上哪都去,天黑了也不知道回家,說話也表達不清楚意思。他們家鄉的幼兒園、小學,也去過,沒去幾天,就都給退回來了,都說沒法留他。」

那天我由於要辦別的事就離開了,不清楚當天這孩子被學校收下沒有。

中午我們師生都在學校餐廳吃飯。由於那天是中國大陸定的「教師節」,再加上新生報到事情較多,食堂還多做了幾樣菜,開飯時間就推後了半個多小時,十二點半開飯。正當我們吃到一半的時候,就聽在學生飯廳負責就餐的老師高聲叫道:「怎麼沒見那個劉永強同學來吃飯,是跟他奶奶回去了嗎?」她這一嚷嚷,校長和老師們就都放下筷子,馬上就給劉永強的奶奶打電話,問:「孩子跟您回去了嗎?」她說:「沒有。」校長又問老師們:「劉永強安排在了哪個班?」劉老師回答:「在我們培智二班,這孩子一直由他奶奶領著,也沒進過教室,他奶奶甚麼時候走的,也不知道,更沒把孩子交代給我。」

門衛說:「咱們剛搬來這個地方,面積小,監控設施不健全,今天來來往往的人又多,這孩子肯定是發現奶奶不在了,瞅個機會就出去了。」校長著急的說:「不管怎樣,先找孩子吧!」聲音都有些發顫。於是老師們就分頭行動。

我們這所學校位於縣城居民區人口較稠密的地帶,出了校門,四面都是路,左側就是一條寬闊的南北公路,附近公路兩邊全是賣水果、油炸食品的攤位。南邊通往公共汽車站,人、車密集;北邊是通往縣城的主路,各大商場都在那邊。

老師們有騎電動車的,有步行的,邊走邊問。我是最後一個出校門的,各個方向都有人去找,我就開上轎車往車站方向行駛。這麼大的一個縣城,車來人往,孩子失蹤大概已有三個小時左右了,況且這孩子的情況只有報到時接收的教導主任比較了解一些,其他人根本就不清楚,都不知道孩子長得甚麼樣,只是聽上午見過孩子的兩位教師大概的描述了一下孩子的長相、身高。

我想:我是修煉大法的,碰到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今天孩子報到時的一些舉動,正好讓我看見了,是師父特意安排的?難道這孩子跟我有緣?那我就一定能找到他!於是,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請您幫助弟子找到這孩子吧,他的家境很不好,以後我來多照顧他。」我緩緩的開著車,心裏一邊求著師父,一邊呼喚著孩子的名字:「劉永強,你在哪?你餓了吧,趕快讓老師看見你!」就這樣,一遍一遍的低聲重複著。

到了車站附近,一看沒有停車位,我就拐到了車站對面的另一條往北的路上,找地方把車停下來,準備步行去車站找一找。可是路兩邊車停的滿滿的,我就一直往前慢慢的開著,這條路行人不多,往前能看出很遠的地方。當我找到一個停車的位置時,踩住剎車,往四週看了看,前邊只有兩個老人順著我的方向行走,根本沒有孩子的影兒。我嘴裏還在不停的求著師父、念叨著孩子的名字,正當我準備靠邊停車時,眼前不足五米的地方,迎面走來一個小孩,背著個書包,兩手在胸前還抱著個坐墊,悠閒自得的樣子。我仔細一看,就是那個劉永強!

我當時就愣住了,這也太神奇了吧,我是剛剛看了前面的,根本就沒有他,咋一眨眼的瞬間,就冒出個孩子來?這分明是師父把他給我放到眼前的呀!我高興的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我看到孩子了!」我把車靠了靠邊,打上雙閃,拉上手剎,下了車,他正好走到了我跟前。我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就像見到了自己久別的孩子一樣,問他:「小寶貝呀,你去哪裏了?餓了吧?快上車,跟我回學校吃飯去!」他笑瞇瞇的,嘴裏嘟囔一句甚麼,我沒聽懂,他乖乖的上了車,就像認識我一樣,一點也不陌生。

我立即打電話分別告訴我丈夫和校長:孩子找到了,就在我車上。校長激動的聲音都變了,說:「太好了,太好了,我馬上把消息告訴老師們和他的家長。」

在回學校的路上,碰到了校長正在從車站路邊上步行走著。我停住了車,他上車後說:「我看看是哪個孩子,還不認得他,就跑丟了,真嚇人!」然後就著急的問我,孩子是怎麼找到的。我嚴肅的說:「是我師父給找到的。」他睜大眼睛急切的問:「快說說,怎麼回事兒?」於是,我就把事情的經過給他敘述了一遍。

他拍著腿激動的連聲說:「這功可真神了!這功可真神了!我真謝謝您。」我連忙說:「快謝謝我們大法師父吧,要不,我哪有那麼大的本事,能正好碰上孩子呢?」校長說:「是,是,真得謝謝大法師父呀,要不我這校長今天就……」後面的幾個字沒說出口。說話間,我們就到了學校。等到老師們都回來,我們又一起接著吃飯。大家都很高興,老師們對今天的事很有感慨,邊吃邊聊。

這時校長端了一杯酒過來,非要代表大家敬我一杯,我用飲料回敬。一位中年男教師誠懇的說:「我們的張老師(指我)修煉的道行就是深,我們這麼多人,跑的路都比你遠,找的地方又多,還挺受累,誰也沒碰到。而你開著車,走的最近,就像你知道他在哪兒似的。你可不能退休,我們這學校可不能沒有你!」

當我把這段短短的過程又說了一遍後,大家一片議論聲:這法輪功真神奇,也挺美妙……有兩位女教師笑著說:「校長電話中說孩子找到了,我們就猜肯定是張老師找到的。因為修了大法,你不是一般的人,你有功能了。其實,這法輪功挺好的,上邊盡瞎整。你看張老師他們這倆口子,身體沒有病,心態祥和,工作不挑,不爭名,不爭利,兢兢業業的,多好!」他們又對校長說:「我們要都煉法輪功,您這個校長可好當了。」我馬上接著她倆的話說:「今天我們都感謝大法師父吧!我們今後,還得繼續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呀,誠念才能得福報嘛!」大家都笑了。

看到同事們的反應,我很欣慰。這些年,通過我的修煉經歷,他們由開始的不理解到羨慕、支持我修煉,當「上面」企圖迫害我時,他們也在智慧的保護我。我知道:大法弟子的表現,使法輪大法「真、善、忍」的理念已經不知不覺的深入到世人的心裏。我的同事們人人都退出了加入過的中共組織,每年的大法真相年畫、台曆都爭著要,每人車掛上寫的都是「法輪大法好」。《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書籍幾乎人手一冊。他們都是受益者!

修煉這麼多年,神奇、超常、美妙的事例經歷的太多了。用盡人類的語言都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由衷的希望能有更多的世人真正的明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再次感謝師父!合十!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