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子宮癌晚期 信大法絕處逢生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我母親是河南的一個農村婦女,今年七十五歲。三年前,母親患子宮癌晚期,做了子宮切除手術,手術後沒做化療。母親不識字,不知道自己得的是絕症,再加上她一輩子性格大大咧咧的,甚麼事都不在乎,也沒把自己的病當回事,家裏地裏活兒啥都幹,閒著沒事時,跟村裏人打麻將。

我婆婆和幾個婆姨、婆舅修煉法輪大法,我明白真相,為了母親的健康平安,就讓她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是母親沒當回事,心裏也不是多相信。就這樣,兩、三年過去了,母親身體沒甚麼不適,無憂無慮的生活著。

去年十月,我母親突然出現病狀,渾身無力,下身流出腥臭的髒東西。我專程從外地趕回來,陪母親到縣城醫院檢查,檢查結果嚇我一跳:母親腹部又長了一個惡性腫瘤,瘤子很大,並且已經潰爛,下身流出的髒東西就是這瘤子潰爛的結果。母親的生命已進入倒計時,又因腫瘤做過一次手術、年紀太大,醫生說不能再做手術,就採取了保守治療,吃藥,輸液。治了一段時間,沒甚麼療效,母親臉色越來越蒼白,身上越來越乏力。

這時候,醫生建議化療。聽了醫生的建議,我很猶豫。我知道,化療有嚴重的副作用,對人體的殺傷力很大。遠門親戚和熟人中有一些這方面的例子,有幾個病人化療後,身體被迅速摧垮,加速了死亡。可是呢,如不做化療,等於沒做最大的努力,沒盡到做子女的責任。化療與否,一時難下決心。因當時已經到了臘月底,該過年了,只好等過了年再作定奪。

過了中國新年,我和父親商議。父親說,醫生叫化療就化療吧。你母親辛苦操勞一輩子,為她多花幾個錢,好不好病,聽天由命,咱算盡力了,不遺憾了。我看父親這樣說,只好同意化療。

為了減少父親的壓力,我告訴父親:花錢的事您不用操心,無論花多少,不叫您出,也不叫姐弟們出,由我承擔,您年紀這麼大了,保重好自己的身體就行了。這時候,母親的症狀一直在加重,髒東西流的更多,每天需要換兩、三卷衛生紙,家裏瀰漫著濃濃的腥臭味。

於是,我們來到市醫院化療,我們家離市醫院很近,上午化療,化療後回家休息、吃住。化療一週,沒見療效,母親的身體更加虛弱,甚麼都不想吃,也吃不下去,心裏難受,光想嘔吐,嚴重時簡直受不了了。我心裏很難過,愁的睡不著覺,身體很快瘦下來,父親也唉聲嘆氣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就在我們憂心困頓的時候,我的幾個婆姨娘、婆舅來看望母親,給母親帶來了李洪志大師的講法錄音、錄像,還有上邊印著「法輪大法好」的護身符,叫母親聽一聽,看一看,閒暇時多念幾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父親很高興,也叫母親多聽、多看、多念,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我也跟你一起看,一起聽。」母親也感到這回自己的病不輕,知道親戚們都是為她好,表示願意聽,願意看。

就這樣,母親一邊化療,一邊看錄像,聽錄音。過了一個月做體檢,醫生很驚喜,說母親腹中的瘤子只有一個小豆粒那麼大了。這麼好的化療效果,他還從來沒見過。醫生還以為是他治療的效果呢,我和父母親心裏都明白,怕醫生不高興,我們沒有告訴他真相:是李大師幫我的母親絕處逢生。

在我母親治療期間,婆婆在外地,經常打電話用隱語叮囑母親要多念那「兩句話」,兩個姨娘又幾次來家裏看望母親,給她送來了她愛吃的食品、水果,安慰她。母親感激不盡,自己的親生兒女都不太關心她化療,有的連問都不問,有的送兩、三千元錢就不再管了,連個電話都不打。還是修大法的人善良,父親也很感激,稱讚大法好,感謝她們。姨娘說:「這是我們的師父慈悲,是大法的威力大。應該感謝我們的師父,感謝李大師。」父親說:「對!感謝李大師!」

如今,李大師的生日就要來臨了。大師救了我母親一命,讓我們全家感激不盡。借明慧網一角,我代表父母親和全家,恭祝李大師生日快樂!向李大師表示最虔誠的敬意!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