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大法恩澤養老院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二日】我今年五十七歲,女,退休工人,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多年了。

「這個大法真是管用!」

公爹曾經兩次癱瘓在床,都是聽師父講法,才救了他。最後一次,他吃喝拉撒都不知,兒女們全不認識了。由於公爹已九十歲高齡,晚輩又都有事要做,不能天天侍候在老人身邊,兒女們就把他送到了一家私人養老院。

這個養老院服務質量不好,一個低素質的男服務員偷搶公爹聽大法師父講法錄音的播放器,被同屋大叔給奪下來還給公爹。公爹在「文化大革命」中挨過批鬥,被中共嚇破了膽子,所以一有干擾,公爹就嚇得不敢聽大法師父講法錄音了。本來公爹的生命就是大法延續來的。離開大法半年後,公爹的病情再次復發,儘管一時沒有癱瘓,可小腦萎縮引發的痴呆症,一天比一天重。晚上公爹拿著拐杖把養老院的窗玻璃和暖瓶都砸碎了,小便隨地尿,一屋的腥臊味。

我就找了另一家服務質量好的養老院,公爹的兒女們都很滿意。可是這個養老院不收公公這樣的,人家要麼收全能自理的,要麼收不能自理的,白天、晚上都有人值班看護;就是不要公爹這樣半自理、腦袋不好使的,怕不注意走丟了,人家承擔不起這個責任。我說:我們花不能自理的錢,讓公爹去不能自理區吧。這個養老院領導就答應了。但我提了一個請求:「希望允許公爹能聽法輪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這樣他身體才能好。」院領導答應了。

我來到不能自理區的大房間,見到有的老人躺在床上,有的坐在床上,兩個服務員正在忙碌著。我對服務組長說:「我公爹以前兩次癱瘓在床,都是聽法輪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好了。現在公爹不聽大法,犯了痴呆症,只要他聽大法就能好。」

服務組長不相信,她腦子裏都是共產黨宣傳的那些謊言。我就把法輪功的基本真相講給她聽:天安門自焚是中共導演的騙局;法輪功是教人修真善忍的高德大法,全世界都支持學大法,唯有中共迫害;我修煉法輪功二十多年沒有吃一片藥,出車禍兩次毫髮未傷。服務組長半信半疑的說:「要大法真是這麼好,叫大家都學!」

我們把公爹帶到這個養老院,交上錢,辦理好手續已經是很晚了。第二天我去看公爹,服務員和同屋的人都叫苦連天:「你公爹一晚上也沒睡覺,胡說胡道的,拿著拐棍把小櫃都砸爛了,還要砸電視、砸門,我們這裏的所有人一夜都沒睡覺。長此下去,這可怎麼辦?」我不好意思的一一道歉後,趕緊把聽大法的播放器插上耳機讓公爹聽,並告訴服務員:麻煩幫公爹按時打開、關閉播放器。

我再次去養老院的時候,大家都高興了:「你公爹不鬧騰了,消停了。這個大法真是管用。」

大約是第三、四天,公爹說他聽不見大法錄音了。我試了試,是耳機壞了。我就問房間的其他人:「你們願意不願意聽大法錄音?」他們都說願意。我說:「這是佛法的根本,只要你們能聽進去,按照真、善、忍去做,你們都有希望健康。」我把錄音外放,把聲音調到最大,大家都聚精會神的聽。我還送給他們每個人一個真相護身符,告訴他們有空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不久,奇蹟一個個的發生了。

癱瘓的老張能走了

老張,六十六歲,一年前身體不舒服,妻子陪他到醫院治療,結果被醫院治的癱瘓了。老張本來是走進醫院的,出院時是兒子背出來的。回家後,妻子侍候不了,兒子又上班,就把他送進了養老院。

老張最怕蛇。有一天服務員把他搬弄到院子裏曬太陽,眼看著一條大蛇爬了過來,他嚇得汗毛都豎起來了,也挪不動腿,就是蛇爬到自己身上也沒有能力躲開。

老張聽大法的時候,總是坐在床上認真聽,從不躺著。一個月後,老張就能走路了,大小便也能自理了,能到處蹓跶了。後來老張申請不再住集體宿舍,自己住在一個小房間。我就給他複製了一個大法師父講法錄音的內存卡,放在他自己的播放器上。他不再聽評書,而是一心聽大法。

老張自從進了養老院,妻子、兒子很少去看望他,他神情非常低落。老張聽大法後,身體一天好過一天,妻子和兒子也看到了希望,就經常去看望他。過年、過節還把他接回家裏住一段時間。老張的妻子信道教。一天她見到我說:「我現在甚麼也不信了,就信大法。我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是大法救了俺家老張。」並告訴我:「老張把掛在脖子上的真相護身符拿下來掛在我們家的牆上。」

老張還幫助傳播大法救人。他拿著播放器與另一位不能走路的姚大叔一起聽大法。這位姚大叔也很有佛緣,很快就能走路了,比老張恢復的還要快。他恢復健康後回老家了,還能去趕集了。

姚大叔不僅給孩子們減輕了負擔,還能幫孩子們幹活了。多日後,這位姚大叔又返回養老院,他已經放不下大法了。他請求老張把播放大法的播放器給自己拿回家聽聽。老張就把我給他複製的內存卡送給了他,並建議他去買個播放器插上內存卡就可以聽了。姚大叔高興的買了播放器回老家聽大法去了。

老張把這事說給我聽後,我也挺高興。我就又給老張複製了一個裝有大法錄音的內存卡。

苦命爺倆得到大法恩賜

老潘,六十二歲。幾年前因車禍被鏟車鏟斷了一條腿,不能幹活了。妻子跟他離了婚。因身心受到了雙重打擊,老潘精神不正常了,說話顛三倒四的,大小便經常拉在褲子裏。沒結婚的兒子把他送到了養老院。

老潘的老父親癱瘓在床,不能正常進食,並失去了語言能力。兒女把老老潘也送進了養老院,與兒子老潘鄰床。

就是這麼一對苦命的爺倆,也得到了法輪大法的恩賜。大概是在聽大法後的一個月左右,一天服務員興奮的說:「老潘不往褲子裏拉屎了,知道去廁所了!」大家這才知道他精神正常了,而且說話也正常了。老潘恢復正常後,說話還挺幽默風趣的。我每次去養老院的時候,他總是高興的喊:「我的親姐姐來了!」

老老潘癱瘓多年,兩腿、兩手都僵直,吃飯時,服務員把飯送到他嘴裏才吃,即使搭在嘴皮子上,他也不會往嘴裏收一收。儘管他不說不道的,也聽到了大法師父慈悲的聲音,也在大法中受益了。

一天,我給公爹送好吃的,就分給同屋的人吃。當我抓了一些分給老老潘時,把一些放在小櫥櫃上,一些往他嘴裏餵。只聽他說:「不用你,我自己拿。」我以為聽錯了,就問他:「大叔,你說甚麼?」他又重複了一遍。大家都驚奇了:「老老潘會說話了!從來沒聽見過他說話!」我說:「大叔,你起來吧!」他就一點一點的用手摁著床坐起來了,手裏拿著東西自己往嘴裏送。

服務組長高興的說:「是不是你身上有能量,要不怎麼會這樣?」我說:「這是大法的威力。」

托大法的福啊!

大老陳年輕時妻子病故,唯一的兒子在外地上班。前幾年大老陳腦子長了個瘤子,導致他不能走路,腦子也不好用,大小便沒有意識,他經常穿著服務員給他穿的紙尿褲跪在床上爬來爬去的,有時還爬到小櫥櫃上。

大老陳靜靜的聽了大法後,能慢慢走著去廁所了,不用穿紙尿褲了,也不用服務員餵飯了,而是自己坐在床邊吃,還能和大家正常聊天了。托大法的福啊!

二老陳在養老院自理區住了兩三年,後來尿不出尿來,去醫院檢查是前列腺炎。住院也沒治好,醫生給他插上導尿管,轉到養老院不能自理區。

二老陳到不能自理區的第一個晚上,是服務組長值班,不知怎麼搞的,導尿管不好用了,二老陳叫尿憋的雙手抓牆、捶牆,不時的喊服務組長給他看看導尿管滴不滴尿,弄得服務組長一夜沒休息。

第二天,二老陳幸運的聽到了大法師父慈悲的聲音,不知怎的,他一把拽下導尿管,結果小便通暢了,再也不痛苦了,醫院治不好的前列腺炎就這樣好了。大法師父太慈悲了!

「法輪大法是個寶!」

老林叔八十五歲了,半身不遂。因他老伴也有病,在家裏時,兒女們花高價請了個保姆。一輩子精打細算的老林叔,一時也不讓保姆閒著,讓保姆做這做那的。老林叔說花了那麼多錢不能白花,結果把保姆累跑了。因為他太自私,保姆都不好請。沒辦法,兒女們把他送到了養老院。

剛來的時候,大家都在聚精會神的聽大法,老林叔就嚷著不讓聽,說影響他睡覺。我就給他講真相。他說:「法輪功這麼好,為甚麼你們師父跑到美國去了?」 我說:「大法師父一九九五年受邀請到法國去講法,從此以後開始在國外講法。現在整個人類道德大滑坡,應該提升道德。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不光中國人要學,外國人也要學;不光東方人要學,西方人也要學,全世界都應該學大法。一九九九年共產黨迫害的法輪功,大法師父是一九九五年被聘請去國外講法的,那怎麼能說是跑去了呢?你聽共產黨的能叫它騙死!全世界都支持學大法,唯有共產黨製造謊言搞迫害。」

老林叔又問:「法輪功現在有多少國家在學?」我說:「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他不再抵觸大法了,開始聚精會神的聽。

老林叔聽明白了大法是教人重德行善的,但他強烈的自私一時改不了,比如:他是半身不遂,拄著拐棍能慢慢去廁所大小便。可他看到花一樣多的錢,服務員侍候別人大小便的時候,他心裏就不平衡。有一天,他拉尿在床上,看到服務員忙著給他收拾時,他心裏平衡了,自言自語道:「這下我可不吃虧了。」把服務員氣得夠嗆。

有一次,我買了香蕉挨個分,我看到老林叔那裏有香蕉就沒有給他。他看著我分的香蕉又大又好,就伸著手說:「我也要!」我說:「叔,等把你的吃完了,以後我再給你補上,你那些別爛了。」後來我真的給他補上了。服務員都看不下去了,說:「老林太自私了,以後你不要給他。他們晚上都來偷你公公的好東西吃。」

我沒有生氣,而是平和的告訴老林叔他們:「大法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要想好病就得按這個標準去做,做不到,病就好不了。」後來老林叔不再做一些過分的事,儘量按大法的要求做,強烈的自私有所收斂,也不再經常打電話騷擾他兒子嚷著回家了。服務員高興的說:「老林大叔的脾氣好多了!」

那天,老林叔高興的對我說:「閨女,我的眼原來看東西模糊,現在好多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個寶!」

「全世界都學大法,天下無紛爭!」

有一次公爹跌了一跤,把頭磕破了,養老院晚上打電話告訴我們。我放心不下公爹,就想讓丈夫陪我去,丈夫不肯去,非要等到明天去。我就準備自己去。丈夫脾氣很暴躁,他火了,粗話、髒話都朝我發過來,還打了我。我不明白去看他爹他為甚麼要發那麼大的脾氣?當時我心裏很委屈。想到我是修煉人,不能和他一般見識。公爹九十歲的人了,我還是很牽掛,不顧丈夫的反對,還是黑燈瞎火的去了養老院。看到公爹頭上有紗布,精神挺好,就放心了。公爹感動的哭了:「這麼晚了你還來看我,我這個兒媳婦這麼孝順,我再活十年,活到一百歲。讓大法保護我的好兒媳婦吧!」臨走時我囑咐公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後來公爹對服務員說:「我這個小兒媳婦太孝順了(丈夫的哥嫂不管公婆),我活一百歲也不行,得活到一百二十歲。」公爹的頭磕了兩個窟窿,兩三天就癒合了。大家都感到神奇。

後來一個弱智大姐,被開水燙爛了腿,敷藥也不好,服務組長坐在她身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不久她的腿傷就好了。

我每次去養老院,大家都發自內心的高興。服務員說:「你看你的人緣有多好,別說他們高興,你一來我們心裏都亮堂,就想笑,就是你帶的場好。你大姑姐其實也挺漂亮的,但是就看著你更漂亮,氣質也好,穿的衣服也好,人品更好,沒有不好的地方。」

這裏的多數老人,一般都是一個月家裏人來看望一次;有的一年也看不上幾次;還有的送到養老院後只寄錢,不來人。這些老人都很希望得到親情的溫暖。我很同情他們,把他們都當作我的親人。我對服務員說:「如果這裏誰的衛生紙沒有了,洗衣粉沒有了,就用我公公的。」因為公爹的日用品都是我買。

有一天,一個老叔問服務員:「今天是幾號了?」我看到他們這裏沒有日曆表,就自己掏錢給他們買了既有陽曆和黃曆,又有星期和時間的座鐘給他們放在桌子上;還給他們每個人都買了個小撓,撓癢癢,還給他們買了兜子掛在胸前,避免老人吃飯時髒了衣服。

看到服務員又髒又累的,我就經常自己掏錢給她們買套袖、一次性口罩、一次性手套(養老院發的不夠用)及其它。她們都很感謝。我說:「我學大法二十多年沒吃一片藥,省下的醫藥費也用不完,你們就感謝大法吧!你們也是大法的受益者。」她們說:「我們也天天跟著聽大法,也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一次,我去養老院,給公爹撓完癢癢後,又往公爹嘴裏餵好吃的。一位老人豎起大拇指說:「你是最棒的!做的棒棒的,不是一天兩天的,始終如一。你這樣的兒媳婦天底下難找。閨女啊,我真願意看你,真願看,你是笑面。我的兒媳如果能像你這樣就好了!」我說:「不是我好,是大法好。我師父讓我們對誰都好,何況家人。叫你兒媳也學大法吧,她要學大法會比我做的更好!」老人說:「瞧你叫爸爸叫的真甜,都希望老人早點死,哪有你這樣希望老人活個大歲數的?就是大法好啊!」

服務組長對來看望一個老人的家屬說:「這裏哪有一個兒媳婦經常來看望公公的?還經常拿東西來分給其他人吃,從不計較。她是學大法的,不佩服不行!」服務組長對我說:「你一定能修成正果!你家幾代人有福了。全世界都學大法,天下無紛爭!」

因為篇幅有限,就向師父彙報到此。其實我還有很多很多的修煉體會要和師父彙報,因為那都是師父慈悲度化我的結果。比如我用從大法修煉中悟到的法理和修出的慈悲善解了長輩們結下的種種冤仇,現在他們都相繼得法,並在大法中受益。其中曾與我母親結過冤仇的三叔說我:「如果學大法的人都能像你這樣,全社會都應該學大法!」舅婆村的人說:「提起你,我們這南中北村的人都知道你好,好事傳千里!」

是大法重塑了我。如果不是在亂世中無比幸運的遇到偉大的師父和大法,曾經自私自利的我,隨著社會道德的下滑,不知會淪喪到甚麼樣?感謝恩師和大法造就了健康、美麗、善良、自信的我!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