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做真修弟子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日】我今年六十二歲,得法已有二十多年了。如果我沒有修煉大法,我活不到今天。回首往事歷歷在目,師父為弟子承受的太多太多,用盡人間的語言也表達不了師父的洪大慈悲,弟子知道唯有精進實修,才能對得起師父的苦度。

以下僅就最近發生的「向內找」、「修心性」的幾件小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挖出安逸心

今年過年的時候因兒孫回來了,我有一段時間沒有去小組學法,在家自己學,對自己的修煉放鬆了。早晨煉完功以後,做飯的時間還早,沒甚麼事還想再睡一會兒。可是這個一會兒就一個多小時又過去了。一連半個多月。一天丈夫說:「咱倆不著急吃飯,愛睡幾點睡幾點。」

我一聽這話警醒了,不對勁了,他是常人不修煉,我是修煉人,不能聽他的。我修煉二十多年了還沒有這個事呢,是甚麼心讓我困?

想到白天學法也哈欠連天,坐著學也困,站著學也困,走著學還睏。沒向內找不知道,一向內找,太可怕了,原來是睏魔和安逸心,它想睡覺,它想安逸,不想讓我學法,想把我拖下去,像溫水煮青蛙一樣把我一點點往下拽,想毀了我。這還了得?

我馬上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必須把睏魔和安逸心滅掉。我念正法口訣,背師父的法「一路正法劈天蓋 不正而負全淘汰 蒼天欲變誰敢擋 乾坤再造永不敗」[1]。每天多發正念、多背法,早起晨煉後,再困的時候就發正念抑制、解體。漸漸的睏意不再來干擾我了。

清除色慾心

丈夫是常人,天天看電視,聲音開得很大,不管我在哪個房間都聽得清清楚楚。我沒意識到這是干擾,更沒有用正念抵制。慢慢的腦子裏打來一些不易察覺的念頭,覺的「看幾眼電視沒甚麼」。這樣看上兩、三分鐘電視,然後五、六分鐘,十來分鐘,十五分鐘……時間越來越長,一連看了半個多月,聽到電視裏傳來節目開始的聲音,心就飛過去了,身體不受控制的走過去。

有一天正在學法的時候,我把書放下走過去看電視。再回來學法時就不停的流淚,控制不住自己了,眼淚一直流個不停,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為甚麼要哭呢?為甚麼看電視呢?為甚麼能把法都放下了去看電視呢?我不停的問自己為甚麼?電視裏演的是年輕人相親、搞對像的事,這不是顆色慾心嗎?!我已經斷慾十多年了,以為這個心早就修下去了,沒想到它還隱藏的這麼深。師父說過:「我說你千萬別去,聽了不好的東西就從耳朵往裏灌。」[2]多麼可怕呀,丈夫天天打開電視的聲音又大又吵,我聽到了不僅沒有抵制,沒有用正念排斥,反而在思想裏慢慢產生了「看看沒甚麼」的念頭,這是那顆隱藏極深的色慾心在作祟,它要去看電視,它讓我一直想著「節目時間到了」,讓我想不起自己是個修煉的人,提不起正念。這太可怕了,不向內找不知道啊!

那我為甚麼會不停的流淚呢?為甚麼學法就流淚呢?我想這一定是師父看我不悟點化我,使我明白的那一面表現出來的感動和對我的不精進著急而流眼淚。我不能前功盡棄,我得精進實修,我要學法發正念把那不好的色慾心解體清除,不能讓它把我毀了,這顆色慾之心我不要,我要把它滅掉,我不停的念正法口訣,一遍一遍的發正念。

第二天,我學法也能坐住了,腦子裏再也沒有那些不好的想法了,電視裏演甚麼都與我無關了,不動心了,也不想去看電視了,這顆色慾之心師父幫我拿掉了。弟子太感謝師父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在我身上,又一次展現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修掉埋怨心

前些天我生日的時候,三個姐姐來家裏聚,大家包餃子,又炒了不少菜。當時我聽說弟弟、弟媳從外地回來掃墓,我想讓弟弟也到我家來一起吃飯,可是丈夫不讓來,沒辦法我就忍著。

我修煉二十多年了,全是在家庭過關,經常遭家庭暴力,被丈夫打罵是常有的事。師父說:「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否則,你算甚麼煉功人?」[2]「你能忍的住,但心裏放不下,這也不行。」[2]可我就是一直沒有做到真正在心裏放得下,所以也一直在這個魔難中反反復復的掙扎著。

又過了幾天是丈夫生日,我給他二百元錢讓他愛吃甚麼買點回來。他走了一趟市場,甚麼也沒買回來了。我說:你今天過生日,我給你包點餃子吧。他說不愛吃,不讓我包。我說:你愛吃甚麼我去給你買。他說他愛吃雞翅,嫌太貴了沒買。我說:我去買吧。心裏想著:自己過生日的時候做了一桌子飯菜,丈夫過生日不能甚麼都不做呀。可是從家裏出來不遠,這兩條腿就邁不開步了,不聽使喚了,身子也不會動了,氣脈還短了,感覺呼吸都困難了,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心裏不停的翻騰著,憤憤不平:「他對你不好,甚麼家務都不做,從來不關心你,經常說打就打、說罵就罵,甚至連生活費都不給你,為甚麼你還要管他,還要給他買愛吃的東西,前幾天他還不讓你弟弟到家裏來,你不是生氣嗎?」

這突如其來的事,像是要讓我馬上窒息了一樣,心裏還不停的反應那些不好的念頭。我一邊發著正念,一邊抵制思想中那些不好的念頭,就是這顆埋怨心在憤憤不平,可我是個修煉的人,我不能順著它去思考,我得用正念,我心裏想著師父說的話「無私無我,先他後我」[3]。走這一路我就發正念,對這顆埋怨心發正念,我告訴它:我是修煉人,聽師父的話,為別人著想。我怎麼能盡看他的缺點,他是我的丈夫,是需要我去救的生命,他的表現都是給我修的,我不修自己還埋怨他、怨恨他,這是多大的執著呀。我不要這個埋怨心、怨恨心。

接著我又對我的身體發正念。師父說:「真修的人沒有病」[4]、「好壞出自人的一念」[2]。是埋怨心、怨恨心成了我的擋箭牌,它們攔在我「為他」的路上,擋住我精進的腳步,我就要一步一步走過去,徹底放下為私為我的心,修掉那顆埋怨心。

就這樣,本來從家到市場也就是十來分鐘的路程,我用了一個半小時才回到家。這一路上的正邪對壘、神魔大戰,我似乎就要精疲力盡了,可我並沒有放鬆,馬上盤腿立掌繼續發正念。

最近我每天都聽《解體黨文化》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怨恨心是邪黨的低靈東西,是最不好的生命,我怎麼能要邪惡呢?它是一堵牆擋著我,不讓我前行,我必須把這顆怨恨心解體、滅掉。背師父的法:「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5]。於是我和它對話:「怨恨心,我現在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學的是法輪大法,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師父叫我們做事要為他人著想,不是為了自己,我要做師父的真修弟子。」就這樣,這一切看似突如其來的狀況,在中午給丈夫做好飯,一切收拾停當以後,身體出現的一切不正確狀態全部都消失了。謝謝師父無量的慈悲!

通過不斷的向內找,我找出了真我。師父時刻提醒弟子:「功上不去的根本原因:「修、煉」兩個字,人們只重視那個煉而不重視那個修。你向外去求,怎麼也求不到」[2]。以前看到這段法,就想「師父不是說我,說的是別人」。現在認識到,那個以為「不是說我」的想法是人心,那不是修煉,是自私的人心,遇事冠冕堂皇的掩蓋過去了。真我是無條件的按照「真、善、忍」宇宙特性要求自己的。用法來衡量,符合「真、善、忍」的就是對的,相反就是邪惡的那一套。修煉雖然艱辛,最終要達到彼岸。

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2]任何執著都是修煉路上的攔路虎,不管是甚麼心出來了,都要堅定信念,堅定的信師信法,走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謝謝師父日夜操勞!
謝謝師父救命之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正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解法 〉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