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中修好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四日】我是在丈夫親妹妹(小姑子)的影響下走入大法修煉的。

小姑子剛剛四十歲的時候,得了強直性脊柱炎,多方醫治無效,花錢就像流水,吃藥就像吃飯,病卻毫無好轉,眼看著她就面臨著癱瘓的局面,一向有能力且強勢的小姑子被病痛折磨的身心俱疲,越發的暴躁易怒,連神經都有點問題了。家務活啥也幹不了,工作也不能幹了,在這種狀況下,她丈夫也漸漸疏遠了她,眼看著孩子的成績步步下滑,眼看著這個家也要保不住了。

一九九六年,小姑子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很快,整個人都變了,身體沒病了,人比以前和善了。我們整個家族的親戚幾乎都是當地「有頭有臉」的人物,家族親戚目睹了她的變化,都為她的改變而興奮。在法輪功沒被中共打壓前,都支持小姑子修煉。

一、過好家庭關

風雲突變,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中共江澤民一夥瘋狂迫害法輪功,小姑子因不放棄修煉,便成了派出所、公安局的常客。謊言重複千遍,世人被洗腦、變麻木,親戚們漸漸的也由開始的積極營救,轉而反對法輪功,認為小姑子「丟了他們的臉」。江澤民一夥真是害人不淺!

可是我沒有被矇蔽,我也一直有顆向善的心,二零一二年,我的修煉機緣終於到了,於是,我正式的走入了大法修煉。

我的家庭裏,丈夫、兒子、兒媳都是常人中所說的「精英」,單位好,職位高,事業比較成功,使得他們名利心相對較重,最怕丟面子,怕影響自己和孫子的前途。在中共迫害抹黑法輪功的中國大陸,自己家裏突然又出來一個修煉法輪功的人,可想而知,他們的心理壓力得有多大?對於這點,我真的能夠理解他們。所以,修煉之後,我處處要求自己按真善忍標準做好,在家裏任勞任怨,處處體貼他們,照顧他們。

修煉最初,我的心性有時也守不住,特別是家人對大法不敬時。有一次,丈夫不知何故罵大法,我急了,直接和他爭執起來,結果觸動了他那惡的一面。他越罵越毒,還打了我好幾拳,我額頭上被打出一個大包,胳膊被打得疼了很久。這樣,他還不解氣,又從廚房拿來菜刀,在我面前比劃著,要殺了我。

那一刻,一向溫柔怕事的我,修煉的心很堅定,不為所動,腦子裏空空的,也沒有怕心,我知道是師父看我真心想修,加持了我。他比劃了一陣,就是不敢動我,最後無奈,把旁邊的寫字檯剁了五、六刀,罵夠了,罵累了,就走了。

二零一四年,我又經歷了一次考驗。孫子的根基很好,跟我打坐煉功時,能看到屋子裏的法輪和穿古裝的神仙,還能看到師父法身。平時我總教孫子念「法輪大法好」。有一次,孩子姥姥病了,善良的孩子就告訴姥姥念「法輪大法好」,結果,家裏刮起了颶風。兒子、兒媳一齊責怪我,怕我帶壞了孩子,影響了孩子的前途,丈夫也要和我離婚。這架勢,我扛不住了,便離開了都市,回到農村老房子住了十天。

這期間,丈夫在家跟著了魔一樣,揚言要把我和小姑子都送進公安局,讓他們給我倆判重刑。親戚們也去老家勸我不要再修煉了。可我修煉的心堅如磐石。到第九天的時候,一次打坐中,師父把「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的法打入了我的腦中。我知道,我不能逃避,我要正面面對,家人受毒害太深,他們是最大的受害者,他們最可憐,我不能怨恨他們,我要繼續在家庭中做好自己,證實大法。於是,第二天,我給丈夫打電話,平靜的說我要回家。就這樣兒子把我接回了家,一切又風平浪靜了。

二零一六年,小姑子又一次被邪惡綁架。這一下,家裏又炸了!丈夫大罵我,給我施壓,兒子拍桌子。我真的挺理解他們的。在那樣的環境下,好多同修都把資料點的設備轉移了,何況他們一個常人?!那心裏得有多害怕,多擔心啊。丈夫讓我把大法的東西都藏起來,把我的電腦也強行拿走了。

其實,當時,我的心態也不穩,也害怕,因為我和小姑子走的很近,也怕邪惡找到我家,就想把大法書轉移到親戚家。過後,我定下心來,想起了師父的法:「一個不動就制萬動!」[2]就放在我自己家裏!只要我在法上修,就是最安全的!況且,我一個大法修煉者,怎麼可能沒有大法書,怎麼可能不學法啊?!

正念一出,丈夫再也沒有提這事。拿走的電腦也在我的要求下還給了我。

二、修好自己,改變家庭環境,親人團聚

自從我修煉以後,丈夫對小姑子是恨之入骨,認為都是她害了我們全家。從此,不准許小姑子來我們家,來了就如何如何。六、七年了,小姑子再也沒登我家的門。

有一次,我和小姑子交流,認識到:我們的親人都是為法而來的,在大法洪傳的時候,他們能成為大法弟子的家人該是多大的緣份?我們身為大法弟子,一定要在這個大家庭中做好,這也是大法弟子必須要做到的,要為後人留下的。我們要修好自己,不怨恨他們,擺正與他們的關係,無論他們曾對我們做過甚麼,也不給他們加任何負面的思想,我們就只找自己哪裏做的不好,哪裏不夠修煉的標準。我們一起堅持天天發正念,鏟除背後間隔親人關係的所有黑手爛鬼,並請師父加持正念。

二零一七年中秋節,正是團圓的節日,小姑子買了東西,心懷正念,帶上一顆純正祥和的心,終於走進了我的家門。兄妹見面,老淚縱橫。六、七年的堅冰在那一刻瞬間溶解。從此以後,丈夫再也不罵她了,她又可以自由進出我的家了。

師父說:「我今天告訴大法弟子的,就是在常人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這種形式修煉,不能走極端,就是這樣平穩的在證實法中充份的發揮大法弟子的作用。大家有許許多多的困難,除了做好證實大法的事,還要平衡在世間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家庭的關係、與社會的關係,這是很難。難,可是這是大法弟子必須走的路。」[3]

二零一八年過年期間,我提議兄妹幾家在一起吃個飯。丈夫沒猶豫也同意了。就這樣,兄妹幾家十幾口人,大家高高興興的又聚在了一起,互相之間問候著,開心的說笑著,圍在一起吃著飯,真是一個祥和之家啊。

三、端正好自己的心態,處理好婆媳關係

兒子結婚後一直在我這住,這一住就是六年,我和兒媳之間只發生過兩次矛盾。一次就是因為我教孫子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不明真相不高興。再一次,就是我給她講真相她不聽。

兒媳是女強人,很能幹,主意很正,她認定的事很難會因別人改變。一直受邪黨文化灌輸,她腦子裏全是無神論。有一次我和她說起中國社會亂象,講起了《共產黨宣言》裏的第一句話,我說共產主義是一個幽靈,她馬上就受不了了,說了一些對大法不敬的話,整個人被邪靈控制著,臉都變形了,我趕緊停下,不能讓她對大法犯罪,加大她的業力。事後,我向內找,找到是我急於救她,是這顆急於求成的心,沒顧及到她這個無神論者的接受能力,把真相講高了。

師父說:「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所以,我就時時高標準要求自己,處處關心她,體貼她。兒子兒媳鬧矛盾了,我都是批評兒子,勸說兒媳,從來不說過頭話,不激發矛盾。家裏有了大事小事,都和兒媳商量,經常問候關心她的家人,和她父母關係很好,沒有隔閡,有事互相幫助。

後來兒子兒媳搬出去住了,只要他們說要回來吃飯,我都儘量做她愛吃的飯菜,去他們新家的時候,也不閒著,幫他們收拾。兒媳對我們也不錯,逢年過節總是買禮品過來,每年過年都給我們錢。她還說:她在同學朋友面前,從不說婆婆不好的話。

我知道我的家人們來到我身邊都是幫我提高心性的,也是等著我救他們的。雖然他們現在還不能完全接受真相,我知道他們是被邪黨洗了腦,很可憐。師父在《精進要旨》中說要「修內而安外」[4],所以,我必須要先修好自己,才能證實大法,讓他們能夠切切實實的感受到大法修煉者的寬容、忍讓、無私和慈善,才能讓他們漸漸甦醒,才能真正救了他們。我堅信:救他們,讓他們明白真相,這只是早晚的事。

平衡好家庭,這只是我修煉的一部份,這其中,離不開師父的每一次加持。當然,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我也一直在做,只是比起精進的同修,我做的還不夠好,離師父的要求還差很多,在今後的修煉中,我一定會更加精進,學好法,做好三件事,力爭給師父交一份合格的答卷。

以上是個人粗淺的一點修煉認識與體會,有不在法上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內而安外〉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