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掉了怨恨心 婆婆身體也好了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一日】我是農村大法弟子,兩年前,密植了兩百棵櫻桃苗。今年春天長不開,就移栽到房前房後,沒栽完,有一些栽在離家約一百多米外的鄰居家房西面,近兩年,櫻桃樹價格不斷上漲,也就成了人們關注栽培的重點。

我家主要經營大棚韭菜等蔬菜。春天比較忙,在百忙之中,陸續把樹移栽完,就又要整地種韭菜。一天,丈夫被人找去到外地幹點活。我想這次機會來了,忙了一春天,身心俱疲,學法不入心,三件事做的拖拖拉拉。這幾天,多背點法,歸正歸正心態。

結果第二天早上,天濛濛亮,好心的鄰居來電話說:「你快去西邊把那些櫻桃樹扶起來,都倒了。」我吃驚地問:「怎麼可能?已經培了很高的土,怎麼會倒?」她說:「人家大棚塑料落地,沒捆住,晚上颳風,塑料飛起來,把樹都刮倒了。」

這下心裏開始翻騰:栽樹有季節,剛栽一個來月,又傷根,不知能否成活,即使活了,枝條的葉芽磨掉了,也會影響樹形,本來活就幹不完,又給找點活幹。在去那兒的路上,一再提醒自己是個煉功人不能跟人家一樣對待,萬事皆有因緣。

到地一看,那家人怕丈夫見狀心痛發火,就草率的把樹扶起,再告訴我們,幸好丈夫不在家。她幫我把樹扶正,盤疊好,準備澆水。這時大約十點了,早飯還沒吃。餓著肚子回家換水鞋,準備澆水。

由於我匆忙走的,門沒鎖,拉開家門時,地中間站著一個人,嚇我一跳,一看是婆婆,她在二姑姐家幫助帶孩子,已經一個多月了,一見我,就說;「我病了,不願在那兒,就回來了。」我說:「二姐給你送回來了?」她說:「唉。」

婆婆是嫌炕涼,沒法躺下。可我當時也沒考慮那麼多,心想:自從進門,就沒得你的力,到現在,我還沒吃飯哪,樹還不知死活,一春忙的飯都吃不上,你不在家,病了才回來?就在那治好了再回來,不行嗎?你兒不在家,若病重,我還得陪你去掛吊瓶。結果,也沒給婆婆燒炕,就去澆水了。

回來後,吃點飯,婆婆也沒吃,一直在炕上躺著。下午幹活,我的腦子也沒閒著,怨婆婆,要是她不回來,我自己燒把火,湊合吃點飯,就行了,偏偏病了回來。

天漸漸黑了,該做飯了,靜靜心問自己,你是煉功人嗎?你的善體現在哪兒?婆婆已經八十歲了,你為她著想了嗎?修煉的路上沒有偶然的事,如果婆婆不能自理,你管不管?當然得管,而且要善待。由此聯想到集體學法交流時,有同修怨公爹、婆婆等不能自理,牽扯精力太大、嫌髒,遲遲過不去心性關,看似旁觀者的我還覺的這點小事還老是過不去。

真是「考驗面前見真性」[1],沒到那一步,我就煩上了。放下一切私心,善待婆婆,馬上回家,先給婆婆的炕燒熱,然後做飯。如果是我的難,不管結果如何,我都坦然面對,就按修煉人標準要求自己;如果是強加的,干擾我正常修煉的全盤否定,堅信師父、堅信法。

心坦然了,善心出來了,幾乎是同步,婆婆也下地抱草了,要燒火了。晚上正常吃飯。

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心性提高了,師父就把這一難化解了。

如果我的怨恨心不去,說不定真能導致婆婆癱瘓在床,因為婆婆的腿痛已四十多年,現在一條腿膝蓋骨刺已長滿,而且做CT檢查,發現腦中有瘀血陰影,腦梗跡象。但因為婆婆相信大法好,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支持大法,得到了福報,一直能力所能及的幹點活。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見真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