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去除怨恨心 走過病業魔難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五日】正法接近尾聲了,天天在看《轉法輪》,學了師父講的法:「舉個例子說,一個瓶子裏裝滿了髒東西,把它的蓋擰的很緊,扔到水裏,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裏面的髒東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會浮起來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來了。」[1]我在淺層次中對向內找有了一個更深刻的認識。之前,只感覺向內找的很膚淺,沒有深入主動挖根。

一、突如其來的魔難

說來慚愧,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的,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後,我沒能正念對待,完全是人的思想,心懷仇恨、怨恨、爭鬥、報復、妒嫉等等各種壞的思想侵蝕著我。頭腦中裝的法少,正念就不強。二零一四年身體上遭受魔難,加上精神上的焦慮、恐懼。因為吐血吐的太多,接近昏迷,「理所當然」的被送進了醫院。

下午女兒放學去醫院看我,見面第一句話就是:「媽媽,趕緊聽師父講法吧!」那時候她還小,我一震:之前,女兒曾多次督促我學法,我都以「忙」為藉口搪塞過去。她也曾多次問過我:「媽媽,你還學不學法啊?」我說:「學啊。」這不是師父在借女兒的嘴,趕緊讓我學法,用正念來抵制這場魔難嗎?我懊悔、難過,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心啊。那晚師父就給我灌頂了。就這樣,一住半個月,回家後,我能吃能喝,除了身體沒力氣,啥不舒服的感覺也沒有。

這時,弟弟跟我說了我的「嚴重病情」是醫學上的所謂「肝硬化,脾腫大引起的大出血」,過幾天要再去青島醫院複查,我雖然算是走回了大法修煉,可是碰到問題卻沒在法上,更不知道用正念對待這件事情,就答應了他們的「好意」。很順利的住進了那個聽說提前預約都不好進的醫院,還錯認為是師父的安排,現在想想,真是汗顏,無地自容。

越住院越吃不進飯了,身體越沒力氣,我就納悶,這是怎麼了?在家好好的?這時我慢慢的從法上找,一下子意識到,師父怎麼會安排弟子到這種地方呢?大法弟子沒有病,這不是上了舊勢力的當了嗎?環顧四周,頓感毛骨悚然,邪惡在猙獰的狂笑著,虎視眈眈的盯著我,好像隨時要取我的命!

幾天後,一切程序下來,醫生要求做手術,我說我不想做,沒用。醫生就嚇唬家人,礙於親情,家人的「關心」,怕惹他們生氣、不高興。就答應了做個簡單的所謂「套扎出血點」,我想這樣好儘快出院。

這時,邪惡有機可乘了。手術前一晚,它們就迫不及待的對我下黑手,表象是:女兒打電話,說這次考試不理想,不好。這一下觸動了我那顆愛面子、怕人笑話、怕被瞧不起的求名的心、要強的心,想讓女兒出人頭地。我數落了女兒一通。不懂得向內找、排斥這些不好的人心,以為「忍」就是修煉。我忍,壓制內心的憤憤不平,委屈,各種壞念頭往出冒。越忍,火越大。突然全身無力,倒在床上,瞬間,身體直挺挺的動不了,但意識清楚。

姐姐邊哭邊握著我的手,在我耳邊不停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有氣無力的安慰她:「姐,我沒事。我有師父呢,師父會救我的。」姐姐流著眼淚點點頭。事後,姐說當時我全身冰涼,連肚子都涼了。

二、師父時刻保護我

我雖然還不會向內修,可師父時刻都在我身邊點悟著我:「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業力阻 橫心消業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2]。我就不停的念,並加了一念:我是師父的弟子,師父從地獄中把我撈起,地獄中已經沒有我的名了,師父救我!不一會兒,一陣陣無法形容的徹骨的寒流,從身體裏往頭頂出。師父又救了我!我看不到,但我感覺到了,肚子右側好像有人搬動了一下,又踏踏實實的放下了,很舒服,我意識到是師父幫我拿掉了那個「病灶」。

不知過了多久,我長舒一口氣,所有的症狀全部消失了。跟沒發生任何事一樣,姐姐愣愣的看著我,見證了大法在我身上的神奇,「謝謝大法師父!」她激動的說。第二天手術很順利,終於盼著出院了。

回家後,我參加了學法小組,我想趕緊學法。可是矛盾來了,只看別人的不好,自己好的像朵花,氣恨、委屈、不平衡、妒嫉、報復、賭氣等等,還不讓人說,總是自己對,錯了也不承認,堅持自我,保護自我。我就只想著我要「忍」,可越忍火越大,越壓制魔性越膨脹,最後終於火山爆發般魔性大作,還不如個常人了。

一關過不去,下一關又上來,難越積越大,最後關過不去就掉下去了。沒幾天,肚子出現了「腫脹腹水」的假相,並一天天加重,腿也開始腫。師父講:「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1]沒有法的正念對待,我恐懼、害怕,最後學法小組去不了了,師父還是幫我清理了內臟,大口大口的吐血水,血塊子,便的都是膿一樣的東西。

可是肉體這個假相,瞅瞅心裏就恐懼,不穩,怕遭罪,假相就越來越嚴重,意志也在減弱,全身腫的直到腋窩下,腿站不起來,離不了床,只能兩腳著地,兩手支床,半仰著坐在床沿邊,吃喝拉撒全由母親照顧,一動就憋的喘不上氣,想躺下都躺不下,不能睡覺,因為一躺就憋得上不來氣,不知道這樣熬過了多少個日日夜夜。這樣的身體狀況,又不能睡覺,那時候想睡覺的渴望勝過了一切!一天二十四小時,能迷糊十幾分鐘都是奢侈,喘不上氣折磨得我聽師父講法也入不了心,可我就是聽,離開了法,我會支撐不住的,就這樣一分一秒的盼,想「師父一定會救我的!」這是支撐我的唯一信念,此時的我已經瘦得皮包骨頭,臉色灰暗,眼內瞘。

這期間,還要承受家人多次逼我去醫院的壓力,真是無法形容當時的那一段經歷。軟的不行來硬的,他們交替施壓,女兒也罵我。我坦然沒動心,我說:「我知道你們不忍心看我這樣,可是我不能去醫院,去了就出不來了,我師父一定會救我的。」那時候我生死已經交給師父了,我堅信師父一定會救我的!

三、法理打開了我的心結 解體了怨恨之心

師父看我實在難以突破自我了,就巧妙的安排之前的一個同事同修來幫我向內修,因為只有在法上師父才能幫我們。記得同修第一次來我家跟我交流:「現在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是個人修煉的時候了,所以遇到任何矛盾都要無條件的向內找,修自己,把住自己的一思一念,隨時發正念排斥,解體那些不符合大法的思想、想法、人心。」同修問了我一些關於我跟前夫的事,我不以為然,甚至排斥。我說:「這麼多年都過去了,也放下了,不願再去想那些事了。再說,那都是多年以前的事了,與修大法有關係嗎?」

在這兒簡單的說一下我個人的情況:因為我太強勢,太要強,總想自己說了算,他得聽我的,想壓倒他,瞧不起他,恨他不跟我一心過日子,妒嫉他聽他娘的,天天跟他吵、以致都打得不可開交,雙方都不示弱,最後我終於選擇了離婚,我隻身帶著女兒身無分文,他揚言不給孩子撫養費,看我怎麼生活。現在生活上剛要穩定點,卻發生了這次突如其來的變故。心中憤憤不平,期間坎坷的經歷,可想而知。

我的身心承受到了極限,天天一肚子怨氣,身體能好嗎?說話語氣不善,同修沒有嫌棄我,耐心的,語氣柔和的說:「你真放下了嗎?」我語氣中帶著恨,說:「嗯,都放下了。」她說:「你要真放下了,你想都想不起來,你恨他的物質就應該不存在了。你對她爸爸的所有不好的思想、想法都得在法上用正念排斥它、解體它。」就這樣,同修用師父的法,慢慢打開了我的心結。

在同修耐心的、無私的幫助下,我一顆顆骯髒的私心、壞的思想和想法暴露出來,在師父的加持下,正念中我學會了向內找。慢慢隨著開始向內找的時候,每找出一顆不好的人心,發正念解體它的時候,反應都特別厲害,肚子疼,特別心口窩那兒,像有東西壓著,喘不上氣來,母親又心疼又害怕,不停的抹眼淚,同修安慰並堅定的說:「不要怕,有師父在身邊呢,趕緊求師父救你。」

不一會兒,慢慢的一切症狀消失,肚子感覺很輕鬆很舒服!整個過程大約持續半個小時,我一點都沒害怕,反而高興,因為師父講:「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1]

記得有一次在學法小組,學完法交流,同修又幫我繼續向內找,找到一顆顆生氣、恨他不聽我說,不改,軟硬不吃,我行我素的,不符合為私的「我」的觀念的私心,一提起來,頓時感覺心口窩像有塊石頭,又厚又硬,結結實實的壓著,好長時間我才喘過氣來,疼的在床上打滾,大概持續了二十多分鐘,漸漸的就好了,師父又幫我拿掉了那個堅硬的壞東西。

就這樣,不斷的在同修幫我向內找,發現並及時給我指出還有甚麼不好的人心,我就及時找它的表現形式在哪兒,找著了就發正念解體它、排斥它。找對了,師父就幫我拿掉。師父講:「我們是有針對性的,真正的指出那顆心,去那顆心,那麼修的就非常快。」[1]我的身體就是這樣在向內修,向內找下一天天的好起來,心性也在一點點真正的提高。平時注意抓住自己的思想,把住一思一念,對照法,不在法上的就不要它,解體它,當然有時候也不小心讓它溜走,這時我的身體就會有反應,我就知道修的有漏了,就趕緊向內捋順自己的思想,直到找到它。

我不再怨恨前夫了,轉變觀念,主動發信息向他道歉,說自己太強勢了,太要強,讓他受了那麼多年的氣。他說:「都過去了,你也跟我吃了那麼多年的苦,我會記得的。」雖然沒多說甚麼,感覺他也變了,以前撫養費不願給,現在孩子的一切費用他全負責,有時也給我點零花錢。雖然我只做了這麼一點點,只是有這個願望,師父卻給予了我這麼多,證實了大法。家人由原來的排斥反對大法,現在都認可大法,尤其姐姐跟父親,有時家裏來了人,我講真相,他們也幫我講,還讓人也三退。女兒更是在大法中受益,之前感冒發燒,必須得打點滴,這幾年連個藥片都沒吃過。碰到甚麼事,也知道想:「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現在再說說去掉對弟妹的恨。十多年了,弟妹從沒正眼看過我,更別說叫我姐啦,有時還挑撥我弟弟不讓他管我的事,發短信罵我,甚麼不順心的事都怨我,等諸多原因。我向內找,深挖自己是哪顆私心在恨她。我妒嫉她,妒嫉弟弟對她好,恨她瞧不起我,恨她沒有同情心,恨她狠心,我表面上雖然沒跟她鬧,但是內心憋著,生悶氣、不甘心等。

一天下午,跟同修一提起我弟妹來,我肚子就開始疼了,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真是疼的坐立不安。我就意念中發了一念,腦海中像過電影一樣,一幕幕清晰的在腦中呈現,我就趕緊抓住它們,一個個解體,滅掉,不要。大約疼了十多分鐘,肚子一下就輕鬆了,感覺一塊東西一下沒了,師父又幫我拿掉了恨弟妹的那些個壞的物質。

第二天去她家,我去看小姪子,一進門她就喊:「姐姐來了。」跟我不滿週歲的小姪子說:「你二姑來了。」而且表情愉悅,母親驚訝的偷偷跟我說:「這麼多年,頭一次見她這麼高興的喊你。」我感慨的說:「娘啊,是師父幫我化解了我跟她的怨緣。」我再次感恩於師父,我只有這個願望,師父就給予了我這麼厚重的恩賜,師父謝謝您!就這樣我漸漸學會了向內找。

我理解我們每個真修弟子,思想一定要時刻在法中,平時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發現不符合法的思想與行為,立即發正念解體它,行為上要改正,像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同時向內找,所有只要在大腦中、思想中存留的一切人的後天觀念,思想和想法,無論大小事,只要有就要找出來,徹底解體它,也就是從記事起!師父講:「修煉就是修去人的不好的思想與行為。」[3]

我慶幸,此生幸遇這萬古機緣的宇宙大法,幸遇慈悲偉大的師父,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何等的榮耀!我雖走了那麼多年的彎路,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同修們!珍惜吧!萬古機緣難得!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因果〉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