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隱藏很深的執著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五日】每年邪黨的幾個敏感日,有關部門都要給各單位開會布置監控對像:恐怖分子、涉黑人員、上訪戶、退伍軍人及法輪功學員。隨之,我也受到騷擾。

從法理上我知道自己有問題了,發正念清除干擾,不承認舊勢力的任何安排,向內找,但狀態時好時壞。

一天,忽然閃出一念:一九九九年大法遭到迫害,很多同修去北京上訪,我去轉了一圈回來了,那次沒做好,實名訴江可沒落下。以前這一念曾一閃而過,沒把它當回事。這次我立刻警覺了,馬上抓住這一念:怕被落下,怕被落下甚麼?!

想起前幾天學法,師父說:「其實這也是到了放下最後執著的時候了。作為一個修煉者你們已經知道了、也做到了放下一切世間的執著(包括人體的執著),從放下生死中走過來了。那麼執著圓滿是不是執著哪?不也是人心在執著嗎?佛會執著圓滿嗎?其實真正接近圓滿的修煉者是沒有此心的。」[1]

師父這篇早期的經文學過多次了,可從未和自己掛鉤,還曾經問過自己,我有執著圓滿的心嗎?答案是沒有,不知道師父在說誰呢!之後每當學到這篇經文時就覺的師父在說別的同修。

今天我明顯的感覺到,那顆怕被落下的心不就是怕被圓滿落下的心嗎?只不過是狡猾的換了一種表現方式,一露頭就又隱藏起來了,就那樣潛伏著。

深挖下去,就是這顆心,十多年前我差點付出生命的代價;就是這顆心,當時學人不學法,遇事站在為私為我的角度來考量。當時有人說正法快結束了,要趕快走出來!這個所謂的走出來,不是走出來去救人,而是在大陸嚴酷的迫害形勢下,大張旗鼓的搞轟轟烈烈的活動,結果招來了邪惡的瘋狂迫害;就是這顆心,對師父的點化置若罔聞,離開家的時候,我看到師父的法像上有兩行清晰的淚痕;就是這顆心,我被邪惡迫害到差點家破人亡,用生命的代價、放下了生死,才被師尊從黑窩救回來。這是血的教訓啊!

可事情過後並沒有深挖原因,而這顆心也隱藏的更深了。但過一個時期它就跳出來露下頭,衡量一下修煉的情況,

實名訴江後,看到各地都有因訴江而被迫害的同修,就覺的實名訴江就會被迫害,於是又經常陷入害怕和糾結中。

其實,這是明顯的承認迫害,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了,邪惡就會有理由指使人來干擾。這完全是自己求來的,是自己認可的。其罪魁禍首就是那顆人心,就是這顆怕被落下的人心。而那些不被干擾的同修,無論在甚麼所謂敏感的日子裏,照樣出去救人,其實我已經被落下了。

師父說:「有時修煉中過不去的關,找不到執著,是因為有一些很小的問題不當回事。其實再小的事,達不到標準也不行。」[2]更何況是隱藏很深的狡猾的人心呢!

我們真應該抓住那些不易察覺的、隱藏很深的變異的人心,深挖到它的根源去掉它,層層滅盡它,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因為師父說過:「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不歸三界管。」[3]我們只歸師父管,走師父安排的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