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法指導自己 處處做個修煉人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我以前怕心很重,不敢和常人說自己是煉法輪功的,也不敢和常人講真相,包括家人。隨著不斷的學習師父的講法,對我的觸動很大。「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1]我一遍遍的背著師父的法,我認識到了講真相救度眾生的重要性,於是我經常發正念解體「怕心」。

我先給同事講真相,我清楚的記得剛和同事講真相時,手裏拿著「為甚麼勸你退黨」的真相資料。當時的表現是資料一會拿在手裏,一會放在兜裏,一會又拿出來,心神不定,一會走出辦公室,一會又回來了,終於到了同事的教室,伸伸脖子,又回來了。大法是宇宙大法,大法弟子才是世上的主角,我是救度眾生,想到了師父的法我平靜了許多。再次走上二樓,來到同事的教室給了她真相資料,和她講了真相,勸她三退時,她說:「大哥,我早就退了。」回到辦公室我意識到前面的阻礙都是假相,都是阻礙我救度眾生的,我一定要衝破它,解體它。

就這樣我給好多同事做了三退。在奶奶過生日的時候,小舅子請客的時候,我和妻子給家人做了三退。現在我也敢開車拉著同修到農村講真相,發真相資料了。

一、用法指導自己,在一思一念中純淨自己

一天早上七點我從家裏出來,高高興興的去上班,自行車騎的一點也不費力氣,整個身體都是通透的,真有說不出的「爽」。突然,一輛自行車緊靠著我飛快的把我超過去了,我一愣,緊接著就想:「超我?!」我的腳下就不自覺的要加力,可是我馬上意識到這是爭鬥心在作怪,這是修煉人要去的執著,於是我發正念清除。這時師父的法打進了我的腦中:「視而不見 不迷不惑」[2],於是我加力的腳又恢復了原態。

正在慶幸自己的心態把握的不錯時,一抬頭,一個穿著大膽的女孩進入了我的視野,眼睛時不時的向她「露」的地方看。這時想起師父說的:「執著於色,則與惡者無別,口念經文賊眼相看,與道甚遠,此乃邪惡常人。」[3]我身子一震,馬上意識到這是色慾之心在作怪,這是常人走向修煉人的第一關,於是我發正念。說來神奇,馬上那個女孩對我就沒有吸引力了,在內心中有一種想吐的感覺。

還有一次,我到了學校門口,領導正在那兒做所謂的「簽到」呢,我的心裏又產生了反感,「簽甚麼簽」,自己還沒做好呢!就是寬以待己、嚴以律人,就是不想簽。對照法,我馬上向內找,這不是怨恨心、爭鬥心、自我心嗎?一連串的執著心出來了,我們修煉人不要這些,發正念清除它,我拿起簽到本工工整整的寫上了自己的名字。以後再也沒有反感過。

還有一回,上課了,兩名同學排隊擠得很厲害,我把他倆叫了出來,突然一名同學大聲的喊:「老師他罵你呢!」我意識到這又是一關,「作為一個修煉人首先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4]我要證實法,於是我很平靜的組織學生站隊,讓他倆站在最後走進教室,我意識到我應該和學生講「不失不得的理」。同學們坐好,我和他們開始了交流,我們看不見的東西很多,當你罵人的時候,你高興了,我難過了,你是不是得給我補償,這個補償是我們看不到的。我告訴你們就是「德」,這個「德」可是特別寶貴的東西,沒有德要飯都要不到,可悲不?!「可悲!」孩子們回答。我說那同學們以後一定注意不要隨便罵人。大多數孩子聽的很認真。到了中午,孩子的家長領著孩子來和我道歉,我很平靜,以寬宏大量的姿態和他們進行了交流,指出了學生的錯誤,並且進行了分析。同時也進行了自我的檢討:沒有弄明白事情的起因就讓孩子站出來,傷了孩子的自尊心。家長連連說:「現在這樣的老師不多了,多謝老師對孩子的教育。」在這件事情中我忍住了,始終以平靜的心態面對,收到了好的效果。

我在一思一念中純淨著自己,自身的改變很大,多年不說話的同事說話了!遇事總想爭個高低的現象沒有了,緊接著就是傾聽與勸善。

二、用法指導自己,我的腰直了

我駝背厲害,打坐時佝僂腰,同修的提醒沒管用,因為一直起來太疼了,到不了一分鐘就又恢復原狀。自己也想改,但沒有理出頭緒來。一天我聽《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時,突然一句話使我非常震驚「現在都不是人樣了,佝僂著腰」,原來這樣不是人樣。於是我暗下決心,一定要改。

晚上學法,我往那兒一坐,挺直了腰,可是一會兒就開始疼。於是我就背師父的法。可是由於當時認識不清,所以學法過程中,腰一會直一會彎,疼得我總想快學完了吧,我好躺一會。好不容易學完了,也不知道學的是甚麼!回到家一下子躺在床上,左滾滾,右滾滾,還是疼,心想怎麼這樣呢!我是大法弟子,師父說:「我說身體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過去了。」[5]於是我坐起來,要頸正身直,不一會又痛的堅持不下去了。我意識到自己有問題:一痛就不想堅持,有怕痛的心。對腰彎認識不清,於是我發正念首先徹底解體與舊勢力的簽約,我一概不承認,然後清除自己怕痛的執著心。

第二天早上打坐時,我強忍著劇痛做到頸正身直。可是,一會又開始痛,但是現在的我清醒了許多,心想這些都是假相,這痛不是我,我們修煉人不是這樣的,想到這痛真的離開了我的身體,中間有東西隔上了,但是自己的主意是時清醒時不清醒,痛也是時而離開我的身體,時而到我身上。

在師父的幫助下,我堅持了下來,又坐了幾次,好多了!現在基本上做到了頸正身直,感謝慈悲的師父!以後我會更加努力實修,做好三件事,讓師尊少一些操勞,多一些欣慰!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道中〉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新加坡佛學會成立典禮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