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開啟心鎖、善解恩怨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日】多年前,從勞教所回家後,我和丈夫的修煉狀態都受到了很大干擾,但是魔難中,我們卻越來越感受到師父的無量慈悲,大法的無邊內涵,更加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有一次,丈夫出差,客戶為他要小姐伺候,他知道自己是修煉人,拒絕了。可是回到家中,卻來找我了。為這件事,我倆有些不愉快,在法上的交流也不夠。但畢竟都是修煉人,冷靜下來後,丈夫也覺得自己那種狀態不對勁,那種事就不提了。可是從此我們倆內心卻產生了隔閡,當時沒感覺,直到幾年後才表現出來。

有段時間,丈夫單位長時間接不到業務,發不出工資,他失業在家,而我的工作卻恰恰相反,每天工作十二、三個小時,老闆認為煉法輪功的人誠實可靠,還要提拔我當經理,所以白天上班,時時都有人心和技術上的難題,晚上八九點回到家,覺得身心疲憊,一心只想儘快忙完家務好好學法,多學法。因為多年的修煉經驗使我確信:只有心裏裝著法,在工作和生活中才能證實法。

但是事與願違,丈夫因整天呆在家裏,婆婆總和他嘀咕,所以他不自覺的受到影響,他不但不理解我的辛苦,還埋怨我對他伺候得不夠。這樣我學法時間很少很少了,同時學法時思想業干擾也很大,一句法要念好幾遍才能入心,而且學不到幾頁,就睏得眼睛睜不開,頭也抬不起來;我就改為聽法,但也是聽著聽著就睡著了。煉靜功時,無論我自己怎麼堅持,也總是在某一段睡過去。修煉跟不上,智慧就出不來,家裏的、單位上的事情多的應接不暇,處處被動。晚上睡覺做夢也是左一道門右一道門地穿越,就是找不到大路。

不長時間,老闆從別處聘來一個經理,新經理就要求我在家迴避一段時間,再上班,但是在家裏是沒有工資的,因此我也變相失業了。

本想借此機會在家裏好好學學法,調整一下狀態,再去尋找新的工作,但是丈夫覺得兩人都在家沒收入不行,就急著給我找工作,所以第二天,我就拖著疲憊的身體到另一家公司上班了。上班期間,仍然是苦熬:有時腹痛,痛得我直不起腰;有時特別困,甚至幹著幹著活,就不知不覺睡著了,又趕上公司裏的產品趕著上市,每天的工作定額都必須要完成,工作壓力大;同時原公司由我聯繫的一些業務,費用還欠著人家,為了對客戶負責,我還要想辦法去協調原公司與客戶之間的關係,以免產生經濟糾紛;有時會有一種無形的壓力,壓得我喘不過氣,胸口憋悶得感覺自己就要崩潰了,活不了了……

我心裏對自己的這種狀態充滿了擔憂和恐慌:擔憂明天又不知道要面對怎樣的困境,我能不能應對;恐慌自己這種學法的狀態不但學不好法,而且還對法不敬;恐慌自己這種不好的狀態被別人看出來,會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恐慌自己只是在堅持,而沒有新的突破,長此下去……我不敢想了,內心的壓力很大,那種無望和無助,無法用語言形容。

那時我就在心裏一遍一遍的喊師父,一遍一遍的鼓勵自己,沒事的,我一定能跟隨師父走到底,一定能走完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路!因為我清楚的記得,當初聽到師父說:「你們能夠堅定的走到最後,不被動搖的,儘管遇到這樣的干擾、那樣的干擾,你們真能堅定的走下去,你不用感謝我,全宇宙的神都佩服你!」[1]我就在心裏想,我一定走到最後,堅定「走到最後」這一念給了我修煉的信心和勇氣。

後來學《轉法輪》,看到師父講:「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將來還會給你出現這種情況,給你造成這種錯覺,讓你感覺到他好像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你說你必須堅定不移,這樣的心,到那時候你真能堅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為你的心性已經提高上去了。」[2]

我心裏釋然了,也許這就是個考驗,擔憂的本身就是不符合法的,我記得師父說過:「因為你的擔心本身就是執著,所以你一執著就得去你的執著,從而造成好像是被人干擾,其實可能是自己的心造成的」[3]。這樣我開始能靜心學法了,於是我就儘量讓自己溶於法中,在家裏有時間就讀法,出門在路上就背法。幹家務的時候,就聽同修的交流文章和憶師恩文章,學著向內找,特別是聽憶師恩,似乎師父就在面前,那樣親切,那樣祥和。同時堅持做好三件事中的另外兩件事。

有一天,學到師父講法:「越在無望中,可能希望就在眼前。越在覺的很無聊中,可能就是在建立你的威德。希望大家真的能夠配合好,正念足,遇到事情向內找,就像剛剛進入修煉那樣的熱情一樣。」[4]

我就雙盤腿,雙手合十,對著師父的法像求師父點化我究竟誤在哪兒!突然,我意識到是「怨恨」,這段時間,我心裏對丈夫、對婆婆產生了怨恨,怨恨他們合起伙來欺負我;對原公司也產生了怨恨,怨恨他們對我不公。師父說:「他用常人的標準去看待高層次上的事情,那哪能行?所以往往就出現這樣的問題,把生活中的苦當作對自己的不公,有許多人垮垮往下掉。」[2]對,問題就在這兒!我生出了安逸心,沒有用修煉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啊,還想舒舒服服的過日子呢!因為別人沒能讓自己過上好日子,心裏就對人家產生了怨恨,這哪是修煉人的狀態啊!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無論以前經歷過甚麼委屈和冤枉,我都不要了,我一心只聽師父的話,只要眾生能得救,一切都交給師父了。」

後來,有一次聽憶師恩時,師父那平和、高尚的風度深深的感染了我,純淨了我,師父那樣至高無上,而師父對弟子卻那麼隨和,處事那麼低調,我完全忘卻了自己的存在,一種祥和的能量包容著我,使我覺得那一切不好的狀態都離我而去,渾身暖融融的舒服極了。我猛然醒悟:那一切的不適都是外在的,都是假相。我修煉的信心大增。從此我的狀態漸漸好起來。

因為搬家、換工作了,接觸不到同修,我想自己做資料,可丈夫不同意,擔心有風險。因為有了前一次經歷,這一次我首先否定了埋怨的態度,心想:師父說了:「修煉是沒有任何條件的,要想修煉,那麼就修煉。」[2]「我就是來度你的,我就要你那顆向善的心,能夠提高上去。」[5]他不讓我買打印機,我就自己手寫。一開始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後來抄寫一些講真相的事例做成樹掛。

有一天晚上,我出去掛樹掛,一個人走在一條漆黑的小路上,覺得這麼黑的路,以前又從來沒走過,心裏還怪害怕的。就這麼一想,天空中竟然亮了起來,就像路燈突然亮了一樣,可是我環顧四周並沒有找到路燈,抬頭看看天上依然沒有月光。我心頭一震,驚呼:哦,是師父!師父最了解弟子的心,師父就在我身邊,時刻看護著我呢!我心裏充滿了溫暖的力量。再看看小路兩旁的樹,它們晃動著樹枝,似乎在向我打招手:「掛我這兒!掛我這兒!」回家後,我把這神奇的經歷和丈夫說了,他也很感動,後來就同意給我買一台打印機了。我們都沉浸在證實法的喜悅中。

一段時間後我和丈夫之間又出現了矛盾,具體是為了甚麼現在我已經想不起來了,只記得當時我倆各執己見,都覺得自己的做法好,誰也不服誰,很苦惱。學法的時候就看到當有弟子問:「全家都是大法弟子的情況下,一些矛盾長期不能解決,感到很困惑,也很痛苦。」[6]師父的回答是:「大法弟子修煉中肯定會有矛盾反映出來。如果都不能向內去找,不管你是一家人,還是同修之間,都會使矛盾不斷加大,拖很長時間關也總過不去。怎麼解決?都得向內找。誰能先做到,就會使這些事情出現緩解。都能做到,就解決了。」[6]我就向內找,苦惱的是找不準自己的問題在哪兒?心裏既著急又內疚:著急自己總是提高的很慢,不會修自己,好不容易提高一點,一段時間後又徘徊在某個地方,走不出來,讓師父操心。心裏不免又求師父點化。

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大鐵門被一個鏈子密碼鎖鎖著,鏈子上的密碼從上往下能看到的是0100001,只要相鄰的兩個數一樣就能打開密碼鎖的一節。夢醒後我一下子明白了:兩個人,一個是1,另一個是0,如果是1變成0,那麼進展就比較大,一下子就是5步,如果是0變成1,那麼進展就比較慢,得1步1步地向前走,也就是說,修煉人遇事要相互配合,只有兩人意見一致了才能把事情做成。

師父說:「坦蕩無執出明見」[7]。當我放下自我,主動去配合同修時,有一天,我突然意識到:原來,這麼長時間以來的問題根源是在我這兒。幾年前,還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的時候,有一陣子我糊塗得厲害,也是以常人的夫妻關係去干擾丈夫對大法的堅定,甚至還邪悟了,那個大跟頭把我摔醒了。現在,我深深的認識到了大法的珍貴,認識到了修煉的嚴肅性,才能時刻關注自己的一思一念是不是符合法。

可是在家庭環境中,我都覺得丈夫常人化的言行難以接受,可想而知在勞教所那種環境下,我曾給他造成了多大的壓力,給他留下了怎樣的心理陰影,難怪他擔心我不理智,擔心我的安全。想到這裏,我心裏對丈夫充滿了愧疚,之前的對丈夫的種種不理解蕩然無存。想到師父說的:「碰到任何矛盾,我得想想我自己哪錯了,真的想明白了,跟人家說聲對不起。」[8]

於是我趕緊來到丈夫面前,誠心誠意的對他說:「我和你說個事,前一段時間,我總是埋怨你太常人了,可是今天我才找到真正的原因,以前在勞教所我也是那樣常人式的干擾你,給你造成了深深的傷害,都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心促成的,是我錯了,是我對不起你!」同時我也向丈夫曝光了我心裏隱藏的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邪惡因素。這時我看到丈夫笑了,但是他眼裏分明噙著淚花。看到他這樣,我也含淚笑了。

此時我心裏充滿了對師父的無限感恩和崇敬,感謝師父用大法打開了我們的心結,善解了我們之間不知道埋藏了多深多久的恩怨。現在我能更深刻的理解師父說的:「我不只是為你們,我為所有的生命操盡了心,我為所有的生命幾乎耗盡了我的一切。」[9]但我更明白,無論怎麼理解,也只是在我所在的層次境界中而言的,也只是滄海一粟。越精進越明白師父為自己付出了多少,越精進越能感受到師父慈悲無量,越精進越覺得大法內涵無邊!

後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發表以後,我一遍遍的聽,這時,我更明白停留在自己思想中的「恨」 的來源,就是在自己糊塗時被舊勢力鑽空子灌進了共產邪靈的因素。師父說:「多少人間亂事 歷經重重恩怨 心惡業大無望 大法盡解淵源」[10]。

看清過去,展望未來,弟子能做的就是多學法,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來彌補過錯,回報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5]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8]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9]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10]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解大劫〉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