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了我 我去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我生在農村,家裏孩子多,爸爸是木工,還是個陰陽先生,整天在外面跑,沒事時也找理由不回家,所以家裏的重擔都落在我媽一個人身上。我媽壓力大,有氣就撒在孩子身上,對我們不是打就是罵,孩子有病了也不當回事。我們姐幾個沒念幾年書,就幹活了。那時我覺的活著真是無聊,一心想離開這個家。十七歲時,我去了黑龍江舅舅家。我二十多歲就結婚了。婚後三個弟弟也來了。爸媽離的遠,他們也不聽話,一有事就找我,我壓力也大,得了抑鬱症。

我地煉法輪功的人特別多,丈夫為了讓我找個樂趣,天天勸我去煉功點煉功,我鄰居家正好就是個煉功點,就這樣我得了大法。

當時雖然按時去學法點,但是對大法的認識還是很低,以為就是祛病健身的功法,每天學法就像完成任務似的,也不懂得修心性。後來開大型法會,因我市煉功人特別多,票又少,就讓我們剛得法的新學員去了,這樣我有幸參加過四、五次大型法會,法會人多時兩千多人,少則幾百人。參加交流的同修,有跟過師父班的,有重病晚期煉功後重獲新生的,還有不識字的老人,在夢中師父教認字後醒來就會讀書的,還有小孩開天目的。交流時,有的同修哭著講述自己修煉後身心受益的感人故事。聽完以後我才認識到,大法這麼博大精深啊!我一定要精進實修。

一九九九年三月份的一天,我下班正要去對面街坐公交車,剛走到馬路中間時,開過來一輛中巴車,接著我就甚麼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來時,是在醫院,但我腦子一片空白,朦朧中只聽有人說:「醒了,快問家裏電話,不然再過去了就找不到她家人了。」當時我沒記憶了,奇怪的是卻能記起電話號碼。他們打了沒人接,又問我還有親人嗎?我又告訴了我婆婆家的電話號碼。我頭疼的厲害,七竅流血,聽見一個女人說:快給她擦擦,不然家人來了看見了受不了。

當時是六點多,我暈了三個多小時。七點多吧,我的兩個弟弟、同事、小叔子和妯娌都到了,丈夫和婆婆後到的。大家心裏很急,因為交警說人夠嗆了,來晚了就見不到活的了。

我的頭還是痛的厲害,還總是吐,但我心裏一點沒怕,心想我是法輪大法弟子,我有師父,一定沒事。這時我要去衛生間,兩個女的走過來扶我,她們很怕,原來是她們姐妹倆包的車、雇的司機,司機已經被扣押起來了。我安慰她倆不要怕,說:我沒事。我妯娌當時氣的罵我:煉功煉傻了,人都啥樣了,還說沒事。那姐倆說:不然私了吧,給錢。我和丈夫、還有弟弟都說:我們不要錢,人沒事就好,真要有事給錢有啥用。

醫院各種檢查都做了,我甚麼事也沒有。就後腦勺一個大包,很軟,和豆腐似的。他們不放心,第二天又檢查一遍,還是沒問題,一切正常。我們就辦理出院回家了。

大弟去交警那給我取東西,交警問他是我甚麼人,是不是人不行了,弟弟說人沒事,已經出院了。交警特別驚訝,說當時他正在執勤,整個過程都看的很清楚,說把人撞飛後落在擋風玻璃上,又掉到地上,是後腦勺重重的摔在地上啊。他看的特別清楚,擋風玻璃都被砸碎了。交警震驚的說:真是太神奇了。

出院時,我丈夫去打車,司機問往太平間拉嗎?說出事時他正好經過,說我當時穿的是甚麼衣服,頭上的卡子在後腦勺都被壓壞了,當時就七竅流血了。丈夫說:沒事了,這是接她出院的。司機說真是太神了!旁邊的人問對方給了多少錢?丈夫說:我們沒要錢,可是人家實在過意不去,硬要給我們兩千元。看熱鬧的人都說:撞那樣最少也得幾萬。你沒頂事的人?還是有信仰的?丈夫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大家說:難怪啊,還是煉法輪功的人好啊。

感謝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不是因為修煉了大法,這次命肯定是沒了。

救人

二零一四年秋,我和朋友找了一個伺候病號的活。這是甘肅來的一家四口人,兒子和兒媳是賣樓的。大爺七十八歲,大姨七十歲。大姨腎壞了,他們那裏的醫院和北京的大醫院都治不了,只好回家了。大姨躺在床上,也不說話,渾身腫的不像樣子,起來、躺下都需要人扶。我倆換班伺候才兩天,朋友嫌太累,受不了就不幹了。大姨不能吃幹的,只能喝湯,吃飯時我就把湯一口口的餵給她。老太太也怕死,問我怎麼辦她的病才能好。我說:只有煉法輪功你的病才能好。這得靠你自己。她為了求生,當時就答應了。我本來也不打算幹了,但為了救她,我留下來了。

第二天,我給她拿真相單頁看,再後來就給她看寶書《轉法輪》。但她都是偷著看。大爺是退休的文化廳廳長,很固執,對大法不理解。一次大爺看見師父的經文後,就對他兒子兒媳婦說,我伺候的很好,衛生也打掃的很乾淨,甚麼都好,就是煉法輪功。他兒子當時就對我急了,說他爸媽都是幹部,他也是當兵出身的,在他家不能煉。我給他們講真相也不聽。大姨說信仰也不耽誤幹活。他爺倆都不讓我煉,我說不讓煉我就回家了。他兒子開車送我時,我給他講天安門自焚偽案,還有煉功人為甚麼不吃藥。我以前身體很不好,煉功十多年沒吃藥身體很好。他聽明白了說:姐,我要是找不到合適的人你還能來嗎?我說我師父就是要我們做一個比好人還要好的人。

兩天後,大姨的兒子打電話讓我去,說他母親離不開我。我說要我去就一個條件,不能不讓我學法煉功。他爺倆都說行、行。這次去了後,我幹完活就給大姨念大法書,讓她坐著煉功。

一天晚上,大姨做了一個夢,在夢中一個聲音告訴她,早上自己起來。到早上她就對我說:別扶我,我能起來。說完自己就起來了。她兒子兒媳回來後得知此事都覺的太神奇了。從那以後她家人開始支持我陪老太太學法煉功了。

隨著學法煉功,老太太的腫消了,能拄著拐自己上衛生間。她家人也都做了三退。她的大兒子是大學老師,過年回來時看到母親這麼大的變化,明白真相後也三退了。現在老太太的身體越來越好,也能出門了,在小區大門口坐著曬太陽,小區的人都過來看,因為之前她的壽衣都準備好了,鄰居們都知道,問她怎麼好這麼快,她笑著跟大家說:多謝大法師父,我就是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好的。

四個月後我回家了。再去看她時,她都能自己擀麵條了,大爺每天拉著她去菜市場買菜。我告訴她:要繼續學法煉功,要感謝師父在死亡線上把你拽回來了。她說:好,謝謝師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