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兒子變得超常聰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十日】我今年七十五歲,出生在中國大西南一個偏僻的小山莊,苦難和飢餓伴隨我長大,只上了兩年小學。在我不滿七歲時,父親積勞成疾,離開了我們,小腳多病的媽媽拖著幼小的哥哥和我過活。生產隊嫌我家是累贅,不互助。

用天目給人看病 自己身體越來越差

七歲的我給生產隊放牛,下身圍著破蚊帳遮醜,赤著腳踏遍了山村原野,渴了就喝井水解渴,地裏的花生和紅薯是我充飢的好食物,當時我不知道偷盜有罪。七歲的我曾經為解饞,往返七十里山路到姐姐家吃一頓餃子,從早上太陽出來一直走到太陽落西。

為了能吃飽飯,十七歲那年我報名當了兵,從此走出了大山。我復員後參加工作,全身都是病,非常無奈,八八年我練了好幾種氣功,天目開了。

我用天目給許多人透視看過病,在當地小有名氣,幾十里外都傳說我。越看身體越不好,風濕纏的我走路非常艱難。

一天一個勞動局的同事來找我,他說:聽嫂嫂說有一位大師在傳法,你用天目能不能看到他?我說:他太高了我看不著他。他說:那咱就找高的。於是嫂子給買了五張票,我們一行五人,參加了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師父在廣州辦的最後一次傳法傳功班。

參加師父傳法班 一身病不翼而飛

師父傳法傳功班設在廣州體育館,大約五千多人參加,最遠的有新疆來的,有黑龍江來的,最遠路程有八千多里地。室內坐不下,外邊也人山人海。我們五人聽課的座位和師父隔五排遠。當時我沒有錢,跟同去的小李借了一千元錢,九天裏大部份都吃方便麵。

短短幾天,我的身心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師父給我們淨化身體,把好的留下、壞的去掉,師父叫我們跺腳,並在心裏想一想家裏親人哪有病。九天班下來, 我的天目看的更清楚了,痛苦多年的胃病和風濕腿疼不翼而飛,頑固多年的皮膚過敏症也消失了。

同去的保衛科長因抓小偷,被小偷打斷鎖骨,當場就接上了。同去的小李從小肺不張,能上來了氣,呼吸也正常了。我們很高興,從內心感到師父真偉大,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真神奇。我們真的得到了高德大法。

從廣州回來,我身心發生很大變化,判若兩人,臉色白裏透紅,走路生風。師父鼓勵我,打坐時,我去了三次法輪世界,看到了殊勝美好的景象,房子建築金碧輝煌,建築物上都有法輪圖形的標誌,很美妙。

我身體這麼好,親戚、朋友和我一起練過其它功的有緣人先後都走入大法中修煉。

智障兒子變的超常聰明

兒子腦袋受三次傷:生他時難產,他是被大夫下產鉗取出來的,傷了腦骨;三歲多送托兒所,阿姨沒看住,他從二層床上大頭衝下摔在水泥地上,大腦受了嚴重創傷;五歲時得了腦膜炎;長到七歲時,都分不清男女,在學校的成績幾乎都是零分。兒子的這狀態讓我和老伴都發愁。

兒子十五歲那年,讀了大法書的當天晚上,剛起床就喊:媽媽,我在古堡裏走了一夜。我看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打沉的大船在哪了。從此,師父給他開了智慧,再也不發呆了,眼裏有神光,變的超常的聰明。

兒子上了兩個大學,唱歌,繪畫,設計,都超常,在學術上得了亞太地區金獎,成了名人。

全家四口人先後都走入大法修煉。多年來我倆擔憂孩子的心病沒了。

老伴開智唱歌、作畫

我在廣州參加師父傳法班還沒有回到家,師父提前給我老伴消業。當時我只請來一本書《法輪功》,又不知讓誰搶走去看了,老伴還沒有看到書,只知道去執著心,這句話是我學給她的,這樣她發了六天高燒,從此她的哮喘、咽炎、腿風濕、神經衰弱等病全部消失。

老伴今年七十四歲,年輕時一身病,主要是哮喘,別說唱歌,連說話都上氣不接下氣。但奇蹟發生了,一天晚上她上天上去找師父要求唱大法歌,師父把她的嗓子打開。從此她能唱出優美動聽的歌。

老伴從來都沒畫過畫,師父給她打開了智慧,她的繪畫幾次在明慧網上發表。

七十五歲的人二十歲的心臟!

今年我已經七十五歲,一次體檢時一個青年醫生拿著我的心電圖大聲的招喚他周圍的大夫,快來看看哪,七十五歲的人二十歲的心臟!

一段時間我的耳朵嗚嗚響。記得一天晚上我半睡不睡時,師父來了,教我把耳朵擰下來,一圈一圈擰下來,像螺絲扣一樣,放在桌子上磕,磕的桌面嘣嘣響,磕出了二兩多耳屎後,師父又叫我把耳朵一圈一圈的擰上。從此耳朵再也不響了,別人聽不到的微細聲我都能聽見。

我的禿頂漸漸的也長出了新髮。認識我的人都說我像五十多歲,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的覺。有使不完的勁。

大法的神奇在我們身上顯現的太多太多,無法用語言表達師父的偉大,無法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