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師護我度劫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九日】我早就想把自己的修煉經歷寫出來,雖然我文化程度低,但我仍然鼓起勇氣把我修煉過程中所發生的那些神奇的經歷寫了出來,旨在證實大法的偉大、大法師父的偉大。

父女因緣得大法

從我記事起,我爸的身體就不太好,老是咳嗽,還有風濕病,胃也不太好,吐痰帶血。一九九七年的四月末,我早起時,發現我爸出現腦血栓的症狀,四肢不聽使喚了,身體起不來,嘴歪眼斜,不能吃飯也不能喝水,說話不清楚。我爸那年才五十多歲。

經過我叔叔、姑姑們的再三商量,決定不送我爸去醫院了,他們覺得上醫院也沒用,又沒有錢。我二姑和我爸說:「不如你就煉法輪功吧!我家樓下就有很多人在煉法輪功。」我在一旁一聽就點頭,覺得行。

從那天開始,我爸就煉法輪功了。幾天的時間,我爸就能吃、能喝、能自己走幾公里到煉功場上去煉功了。當時我因女兒小,交通又不方便,不方便老回娘家,我爸怕我擔心他的身體,一個月後就騎自行車帶我媽到三十公里外的我家,證明他身體完全好了。

他們在我家住了三、四天,我爸每天都煉功,我一看動作簡單易學,就非常喜歡,就這樣我也開始煉法輪功了。

師父護我脫險境

一九九八年六月末、七月初,我與公公、婆婆帶著我四歲多的女兒到玉米地裏去追肥。中午十二點多往回走,半路上我想給豬挖點兒野菜,我順手從驢車上拿了一個化肥袋子向河邊樹林走去。剛走不遠,我就聽見婆婆喊我說:孩子跟你去了,她說給你做伴,我不讓她去找你,她就哭。

我抱起女兒來到樹林邊,把她放在樹蔭下,我環視了一下四週,靜靜的,除了河水、樹林,甚麼都沒有。我對女兒說:「寶貝,你站在這兒,等媽媽,千萬不能亂走。」確定沒有危險,我才走進樹林裏開始挖野菜。我挖了半袋子後,還想再多挖點,不知甚麼時候,我女兒突然騎在我拿著的袋子上了,她小聲跟我說:「媽媽,你別挖了,你快抬頭看看,那個人拿刀想殺誰呀?」我一抬頭,就看見一個和我年齡相仿的男子站在離我三、四米遠的地方,只見他一米七左右的身高,頭上戴著紅色涼帽,瓜子臉、略黑,身體不胖不瘦,他左手拿著一把五、六寸長黑色手柄的尖刀向我走來。

我心裏一驚,拉著女兒就跑。我和女兒手拉手跑出莊稼地,又跑到大路上,我左手背著袋子,右手拉著女兒跑,那個人一直在後邊追,腳步聲聽得清清楚楚的,還有呼吸聲,當時我和女兒都沒有害怕,女兒邊跑邊問:「媽媽,師父在哪兒呀,我怎麼看不見哪?」我堅定的告訴她:「師父就在身邊,我也看不見。」

樹林離我家有一里多遠。我們一直跑到家,一點兒不累。試想如果不是師父保護和加持,我拉著四歲的女兒、背著野菜袋子能跑多快?怎能跑得過一個輕手利腳的年輕男子?怎能最後化險為夷?

師父救我出火險

二零零四年四月初的一天,天氣暖暖的,沒有一絲風,我一個人在山上溝裏燒花生葉子,葉子很少,一點著火就燒沒了,我又掃了一小堆葉子,還沒等點著呢,我不經意間一抬頭就看見離地邊幾米遠的地方著火了,火苗很高。我急忙去救火、用力撲打著火,火卻越燒越大,我嚇得大叫:「快來人呢,著火了!」當時火勢很大,一會兒就燒了一大片,有的火已經燒上樹了,幾米高,燃燒的樹枝「喀喀」作響!

我拼命救火,火勢太大,我漸漸的支持不住了,倒在火堆中,渾身一點勁兒也沒有,呼吸困難,臉上很疼,不停的咳嗽,眼前全是紅通通的火苗亂竄,我大喊:「師父、師父快救救我吧!」我喊完之後,火勢明顯變小,也不再往外擴展,火都回到井邊的空地上,再看被火燒過的地方,火炭灰有一尺厚,紅紅的。

我不知道哪來的勁兒,小跑著跌跌撞撞回家拿來一隻水桶打水救火。這是我們夫妻在山溝裏用石頭砌成的一個圓形井。打水的時候把繩子一端拴在水桶的拎手上,繩子另一端拿在手裏,用力往水裏扔,再用力擺繩子才能把水桶裝滿,再把水桶提上來。平時我打一桶水都很費勁兒,今天我已經精疲力竭了,可是我一桶接一桶的打水,居然把火滅掉了,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這個時候我才覺得臉上很疼,用手一摸更疼,回到家裏一照鏡子,自己嚇了一跳,嘴唇腫了很厚,露著牙,整個臉熏得黑紅色,起了幾個很大的泡,鼻子也腫了,左鼻孔短了一點,顯得鼻孔翻著,眉毛睫毛都沒有了,頭發燒掉一大塊,自己老是聞著有燒肉皮味兒,很刺鼻,嗓子乾咳嗽,膠鞋底燒變形了。一個月後我爸來我家,看見我,他也哭了。

那麼大的火是非常可怕的,著火的時候,我甚麼都看不見、聽不見,精疲力竭,更別提滅火了。這一次又是恩師保護了我。恩師啊恩師,我無以回報您啊,用盡人類的語言也不能表達我們對恩師的感激,我們唯有學好法,精進實修,才能報答師恩。

師父幫我淨化身體

我以前有便秘的毛病,只要是著急或者著涼都會便秘。嚴重的時候,我只好用手幫著排便,有時會肛裂出血。記得那是二零一一年的夏天,我差不多有一兩個月沒怎麼上廁所了,每次排便都不能排乾淨。情況嚴重時,不能坐著,站著下身也疼,總感覺有一根東西在肚子裏,每天我都很痛苦,自己偷偷嘆氣。

我沒有跟丈夫說,怕他著急。他在工地上幹活,每天幹活十多個小時,還要往返三十公里左右,早出夜歸,披星戴月的,非常辛苦,我不想讓他為我擔心。但我心想,我的一切都由師父說了算,我不會給自己留下遺憾。我每天照常送丈夫到大門外,晚上看見他回來就急忙去給他開大門,做完家務就按時到地裏幹活。

有一天,我一個上午不知往返廁所多少趟,也沒便出來,下午我實在是不舒服,就又去廁所。身子蹲不下去,只能半蹲著,很長時間也排不出來。那種痛苦說不清楚,無法用語言形容。我站不起來,就在廁所裏半蹲著,手扶著牆,突然就排出一根長長的東西,足有一尺半長,當時我嚇了一跳,這是甚麼呀?我仔細看了又看,也沒看清楚它是甚麼東西,就像風乾了的東西,上邊有很多皺紋。從那以後一直到現在,我的身體非常舒服,再不便秘了。

師父又一次救了我。

師父護我闖過生死關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早上,我想洗幾件衣服,就對丈夫說:你先吃飯,我洗完衣服再吃。我剛把洗好的衣服放進甩乾桶裏就甚麼都不知道了。

當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我看見丈夫抱著我,我告訴他沒事,就不能再說話了。丈夫把我抱到炕上,不停的叫我的名字,我聽的見,但不能說話。我在炕上昏迷了四個整天。醒來後,我問丈夫我這是怎麼了?他告訴我:「你讓我先吃飯,你說你洗幾件衣服,我剛吃幾口飯,就看見你要倒下,我急忙去接你,沒接住,你的後腦勺摔在地上像破瓢聲,可把我嚇壞了。我抱起你的頭用手一摸沒碎,你睜開眼睛告訴我你沒事,我才放心一點。」

這次我摔得很重,躺著、坐著都覺得天旋地轉,想吐又出不來氣,胸口悶得慌,心跳時快時慢,後脖梗子腫了一大半,嗓子也腫了,脖子後邊的脊椎骨也腫了,耳朵裏疼,後腦勺裏有東西晃盪,只要我一動就想吐;腦袋抬不起來,坐著不行,躺著也不行,不敢睡覺,一閉眼睛就會暈過去,晚上睡覺都是睏的實在不行了,我才會坐著,懷裏抱著枕頭,把枕頭放在窗台上,把臉輕輕放在枕頭上慢慢試著睡,要暈就抬起頭。

通過學法煉功,我慢慢的又恢復了健康。如果沒有師父的保護,這次我是不可能活過來的。

我的願望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我一生不會忘記的一天。那天中午,突然聽到村上廣播有關法輪功的事。我當時就愣住了,眼淚不停的流,心想:師父,這是怎麼回事呀?我們只是煉功人,只想做更好、更健康的人,為甚麼這樣對待我們?我五歲多的女兒在屋外正和幾個小朋友在玩兒,急忙跑進西屋,看見我就說:「媽媽不哭,媽媽別怕。」她也在哭,嘴裏不停的說:「媽媽快收拾書、相片,咱們快送去奶奶家。」

由於江魔頭發動的迫害,有多少大法弟子有家不能回,親人不能團聚,孩子沒有父母無法上學。有多少世人受中共邪黨謊言的矇騙而對大法和大法弟子持有偏見,有多少公檢法司的人員因受江澤民犯罪集團的裹挾而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他們當中有很多人都是可憐的替罪羊。

我寫出這些我在大法修煉中所發生的神奇的事情,就是想要證明大法的偉大,大法師父的偉大,使所有被矇蔽的世人和對大法犯罪的公檢法司人員快快清醒,明白法輪大法是正法,善待大法弟子,希望他們在明白真相之後能有個好的未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