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觀念 在壓力下走正修煉的路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三日】一九九七年我退休後到公園看到煉法輪功的群體,那動聽的音樂,優美的動作吸引了我,從那時起我走進了法輪功。雖然沒抱甚麼目地,可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多年的產後風,漏風眼,扁平足,灰指甲等等,都不翼而飛,心靈上也得到淨化,精神面貌大有改觀。以前有爭鬥心、脾氣不好、愛生氣、自私、妒嫉等等,這些壞毛病,逐漸改掉了,每天都心情愉快,像換了個人似的。

修煉一開始,就是每天學法、煉功、洪法,那時真是甚麼也不想,每天和同修們一起那個高興啊!可是煉第五套功法,盤腿成了一大關,兩條腿像兩個棒子,費了好大勁,盤上兩腿也高高的向上翹。一天盤腿過程中師父讓我看到,從兩條腿上冒出密密麻麻的黑東西,象頭髮一樣往上長,當時腿痛得很厲害,心也鬧的慌。後來在盤腿過程中,我心裏背師父講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終於闖過了這一關。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江澤民邪惡集團對法輪功開始了滅絕人性的打壓,並且株連九族,搞的單位與家庭都不得安寧。大法弟子紛紛進京上訪,為大法和師父討公道。我和同修買了進京的車票,在火車站就被610的警察(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邪惡組織)截回,送進拘留所。

回家後,親朋好友紛紛而至,說甚麼的都有,甚麼:「小胳膊扭不過大腿」呀,「人家政府不讓煉,就別煉唄」;「咱們是回族,信伊斯蘭教,跟我去寺院禮拜吧」等等。

我們住在少數民族小區,說道很多,這個民族的壓力也很大,親戚朋友不想與我們接觸,鄰居也敬而遠之。那時我在小區裏走,路邊就有仨一夥,倆一塊的,瞅著我議論著,當我走近他(她)時,就都不吱聲了。丈夫壓力也大,怕我再出事(因為他身體不好);孩子在外邊也受歧視,回家不說話,不愛出門,怕被嘲笑。

那時的我,真是難受極了。我想這個國家怎麼了?學真、善、忍做好人怎麼就不對了呢?幾年來對大法的了解,在大法中的受益,我堅信大法沒有錯,我師父沒有錯。為了讓世人知道真相,我和同修用各種方式,每天都出去講真相,用筆寫,用粘貼,小報,小冊子,掛橫幅等等,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反覆學習《轉法輪》後,認識到我的修煉中牽扯到不二法門的問題。師父說:「修煉要專一」[1],「在高層次中修煉,要講一個專一的問題」[1],「我是給煉功人講法,不是給常人隨隨便便講如何生活的。」[1]師父的話給我敲了警鐘,這些法理和我有直接關係,如何把握,如何選擇,師父講的再明白不過了,我不能失去今生的機緣。這些年在大法中受益,師父給我淨化身體,讓我擺脫了名利情的束縛;我丈夫丟掉了藥罐子,孩子逐漸明白了事理,並增長了智慧,這些常人想求都求不到的事情。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甚麼都不要,就要堅修大法,就走這一條路。從那以後我寺院不去,念經不聽,宗教的事不參與,甚至每年過節都不知道,只要違背大法的,悟到了我一定不去做。

為了讓親朋好友鄰里之間明白大法真相,不給大法造成負面影響。我明裏暗裏給他們送大法真相資料,光盤、小冊子、台曆等,儘量多和他們接觸,和他們講甚麼是法輪功,我為甚麼要學法輪功。時間長了,他們也了解了,有些人還成了活傳媒,有的主動要大法真相資料。

這些年來和我接觸過的人基本都做了三退。一次,給一個街道幹部做三退後,她說:「其實你的事,我們都知道,只是沒和你說過。」就是說沒找過我,我表示謝謝她們。還有人當警察向他們調查我時,他們都很正面的說:「那個法輪功(修煉人)挺好,盡做好事。」還有的說:「她老頭不知煉沒煉功,反正人家氣管哮喘都好了。」

師父一再講救人的重要性,所以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不管走到哪裏,在路上、公園裏、商店裏、菜市場、公交車上都能和有緣人講真相,勸他們幫他(她)們三退,這也是每天必做的一件事,大約計算一下三退人數超過一萬人。

二十多年的修煉中,師父把一個滿身業力、自私、無知的我,從塑成了一個懂得真、善、忍,知道如何做個好人、更好的人。這個過程多不容易呀!弟子在此叩謝師父救度之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