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功學法幾天 身上的怪病消失了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四日】以前我是經商的,在一次結伴與同事到外地進貨過程中,在貨場,遇到了七、八個小偷,他們錢沒偷成,就把我們倆人堵在候車室裏不讓走。當時的治安很亂,沒人管,我倆的貨已過磅後放車上了,可我倆人就走不了,嚇得我身體直哆嗦。怎麼辦?又沒人管。

就在這時,我看到了一個工商所工作人員,五十來歲,我就過去說:「大叔,請您幫幫俺們吧,我倆被小偷盯上了,上不了車。」這位大叔說:「好,我把你倆送車上吧。」就這樣,我倆在小偷眼皮底下逃了出來,平安回家了。

到家後,我的身體開始浮腫,沒有氣色,睡不好覺,後來越來越嚴重,整日整夜不能睡覺,連眼睛都不能閉,一閉眼睛,心就慌的不行了。還怕聲音,我母親做飯都不能有一點聲音,都得輕輕的,有點聲音,我的整個身體都跳起來了,心馬上慌的不行。期間一直醫治,就是治不好,醫生說:你這是神經性的病,沒法治。那時的我,飯吃不下,覺不能睡,人瘦的皮包骨。

這時有人告訴我,說:「氣功能治病。」我就學了氣功,我練啊、練啊,練了大概五個月的時候,有一天早上,我突然起不了床了。第一次起,就覺的身體很不好受,但心裏很不甘心,我連著又起了兩次,也沒起來,當時我的心情很不好,就覺的我很快就要死了。生活都不能自理,全靠母親照顧我。

後來教我氣功的人來我家,說給我發氣能治病,讓我坐起來,就這樣,我被家人非常艱難的扶了起來,可仍然沒有任何轉機。從那以後,我就整日整夜倚坐在牆角,用棉被四處圍著,還是白天晚上都不能入睡,有時說不好就不好了,渾身冰涼,從心裏涼,有時身體像被辣椒水辣的,整個身體火辣辣的,當時想,這就叫等時辰,死不了,活不成,度日如度年。心想,死了算了,遭夠罪了。

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姨來到我家,叫我學法輪功。當時我很排斥,因我已學了氣功,教我學功的當時也說怎麼好怎麼好的。可我一直在練,還吃著藥,我的病也沒好。我姨說:「這個法輪功可好了,我學了功,我的坐骨神經病都好了。」我說我不信。電視上打的廣告「藥到病除」,可我的病都沒好。我姨再三叫我學,我就是不學。最後我姨說:「我教你學,你學會了,你再教你娘。」就這樣,我勉強跟著我姨學了五套功法。一個小時學會了,當時我做了筆記。我姨說:「我也不能經常來,你們自己在家學吧。」

我姨走後,我就趕緊把這功法學煉一遍,就在我學煉中,煉到第五套功法時,我的整個身體從頭到腳被能量通透了。我只是做了第五套功法的第一個加持動作。我的身體感覺好像也跟在向左邊轉,身體那個舒服啊,當時我的心情非常激動,我想真是神了。

我趕緊叫我娘過來看看我,我娘看到我說:「你快睜開眼睛,看看你自己吧。你的頭向左邊歪著呢。」當時我真的不捨得睜開眼睛,因整個身體太舒服了。我睜開眼睛,看到我的頭歪著,身體向左邊轉。我當時就說:「我不學那些氣功了,我要學法輪功,這個功太好了。」我當時就把前邊學的氣功的東西全部清理掉了。

後來我聽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我聽著聽著,我明白了:師父不是給常人治病的,師父是給真修弟子淨化身體的。當時我就對著錄音機說:師父,我就是真修弟子,我的身體就交給您了。

就這樣,我天天聽、認真的聽,煉功我也重視。七、八天的時間,我身體的全部病不知不覺全都好了。

當時我不知道學法的重要,《轉法輪》這本寶書,我姨在教我功之前,就給我了,但我從來沒看過。我的身體好了,我的心情也好了,我那個高興啊,我想這法輪功真不是一般的功法。

從那以後,我開始讀《轉法輪》這本書。沒想到我煉到四個月零七天時,我的子宮瘤掉下來了,我當時的心情真是無法用人類的語言來表達。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謝謝師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