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書怎麼寫的這麼好?」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四日】我來說說我的妻子是怎樣從一個無神論者走進法輪大法修煉中來的。

妻子從小受無神論的毒害,甚麼都不信,她的人生觀是不受任何事物約束自己,瀟洒走一生。

我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上的慢性病都好了,感到法輪大法真神奇,就對妻子說:「法輪功神奇,你也煉吧。」她說:「我可不讓約束,不煉。」那時她對我修煉法輪功既不反對也不支持。

但邪黨打壓的厲害了,我的親人們都怕我被迫害,鼓動妻子和我吵架。這樣有時妻子用頭撞牆說:「你煉功我就撞死。」有時妻子睡在地上不搭理我。後來她把我的大法書藏起來了,並撕毀了我抄寫的經文。我有點急了,說:「你不要做傻事,會有報應的。」她氣憤的說:「世上就沒有神佛,我也不怕報應,如有報應就報應我吧。」

妻子時常喊報應她,喊到大概第三年,我們家就不順了。回家過年騎的摩托車前後輪胎一起爆胎,從此摩托車一個多月大修了四、五次 ,我家的水管在地下不知跑了多少水,妻子差不多每天早上醒來都說做的夢不好。一天妻子早上醒來說,她夢見樓上掉下來的杏砸到了她的後背上,這不是背興(土話意思是走霉運)嗎?

第二天下午,妻子騎摩托車一出門就和大車撞上了。 妻子滿臉是血,渾身發抖。送醫院時我摟著她說:「以後可不要說報應自己了,快念『法輪大法好』,師父能管好你。」妻子當時不知是怕,還是在危難中信我,念了三遍「法輪大法好」。她的胳膊斷了一根骨頭,額頭縫了好幾針,晚上麻藥勁兒過後,她沒有感到怎麼痛。我對她說:「這真是奇蹟,出車禍的哪有不痛的,師父管你了。」她「嗯」了一聲。傷好後,妻子感慨的說:「世界上真是有嗎(意思是真有人看不到的東西)?」

妻子出車禍前常做不好的夢,現在不做噩夢了。從此後她再也不說報應自己了。我對她說:「老天爺真是對你不薄,現在有許多人壞事做的多了,報應來了,死了都不知道有報應,有神佛。而你出了那麼大的車禍,沒少胳膊沒少腿的,臉上多了點疤,卻明白了一件事 ,必有後福。」

但是妻子好了傷疤忘了疼,她還認為法輪功不好,她時常約束我不要和別人說法輪功,一次我去同修家回來有點晚,她把《轉法輪》燒了,脾氣越來越大。之後她的心臟開始不舒服。到醫院一查是得了心臟病。我知道得了心臟病沒有幾個能好的,大多早早去世了。我勸她煉法輪功。她說:「不煉,我不能被約束,現在醫學這麼發達,吃一年的藥還能好不了?」我的表哥是位名醫,她就去找我的表哥看病。

頭一年,一個月就拿十幾塊錢的藥,到了第二年,妻子心臟病越來越嚴重,甚麼工作都不能做了,家務活也不想做。她去找表哥給她開點特效藥,心想吃了就能好的那種。一個月三、四百元的藥就這樣頂著。到了第三年,妻子吃藥就像吃毒藥一樣,藥刺激著胃受不了。不吃藥心臟就跳的受不了,苦不堪言。一天晚上她感覺沒了空氣一樣喘不上氣來,那種感覺像是快要死了,她害怕了。

親戚、朋友、同修都勸她煉法輪功,她也感到沒有其它的出路了,就對我說:「煉功我還得吃藥。」我說:「師父沒說不讓你吃藥,煉吧。」

開始她只煉一、三、四套功法。煉了三天,她就說心臟跳的正常了,心裏很好受,不用吃藥受罪了。我說:「那你受益了,看書學法吧。」她說:「我先煉著功,以後再看書吧。」我知道她心裏是怕書中的事約束她,她不想被約束。

煉了大概有半個月的時候,妻子給欠我們一千元的客戶打電話要錢,那個客戶說就給五百,愛要不要,不要拉倒。說的話特不入耳。妻子當時就氣紅了眼,心裏難受極了。我趕緊找那個人要了錢,還真就只給了五百。回來跟她說算是兩清了,但她就是生氣。因心臟病怕驚嚇、怕累著,最怕的就是生氣,一生氣藥量就得加大。我的心裏七上八下的。第二天,妻子醒後很興奮的說:「我夢到佛了,佛閃著金光,非常清晰。」我說:「你真與佛有緣,好事,那你現在的心臟怎樣?」她說甚麼事都沒有。我說:「那你好好煉功,把書看了更好。」她還是說以後再說。

大約又過了半月,妻子認為我做了錯事,生氣的說:「不煉了,你沒做好。」我說:「我沒做好我改,可你煉功煉好了病,別不煉。」她說:「我的病不是煉好的,是我淨吃好藥,藥效上來了就好了。」我無語了。

一個月後,妻子的心臟又不正常了。她想想沒有別的出路,只有煉功。我說:「這回你可得真修煉啊,大法書你得看,五套功法全得煉,不然你這麼反覆,師父不一定管你。」她說行。晚上我們一起煉第二套功法時,我的心裏很擔心,剛開始煉第二套功法是很費力的,心臟病怕累著,她會不會癱在地上?我擔心的把功法煉完,妻子立刻激動的說:「這回我可真正的相信法輪功了,我堅持不住時想,死也得煉,突然感到一下輕鬆了,很美妙,兩個胳膊輕鬆的抱著一個球,我的思想在球上暢遊,我從來沒有遇到這麼美妙的事!」

第二天。妻子開始看大法書,前七十頁她有點看不懂,但以後師父的話句句入心。她連看了三遍,邊看邊說:「這書怎麼寫的這麼好?你怎麼不讓我早點看?」我太詫異了。以後她的表現更是讓我感到像是在做夢。

從那時起,妻子的病全好了,至今已經六年沒有吃過一次藥,現在每月工資是四千多元。她的脾氣也變了,以前我們的兩個小孩子都不願理她,現在都願意和她聊天兒了。以前我們做買賣進貨時,她總是抱怨人家這樣那樣,時不時的跟人家吵一架,現在買菜時不再挑揀,賣菜的說她怎麼這麼好。

妻子開始反思:「難道以前做錯了?」我說:「人之初性本善,隨著長大,社會的污染,尤其今天全民道德下滑,人們只顧自己,以這種思想做事,傷害他人,人人也在受傷害,其實人人被這種後天社會觀念約束著。現在你通過法輪大法找回真正善良的自己,才會擁有美好的人生。」現在我們倆經常一起證實法,妻子每次都會有美好的感悟。

經過妻子這件事,我能更好的和迷途中的人們講清真相了,現在的人受無神論的蠱惑,非常多的人敢惡狠狠的罵天罵地、罵神佛,以前我感到震驚,不知怎麼說,現在碰到這樣的事我就會說:你怎麼和我的妻子以前一樣?然後將妻子的故事講給對方。我感到聽我講這故事的人沒有了天不怕地不怕的這種惡念了。

法輪功給我們全家帶來了健康快樂。可是在中國還有許多不明真相的人們,他們聽信了邪黨謊言,對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法輪功卻是反對與仇恨。但是大法師父無量的慈悲,無論人對大法怎麼誤解,只要你還有一點善念,哪怕你以試試的心理,師父都會牽緊你的手幫你走出魔難,走回美好的家園。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