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那個表象不起作用了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昨天我去兩個專賣店,為丈夫和我自己各買了衣服。在第一個專賣店,我給丈夫買了一件毛衣,付錢時,我拿出一沓真相幣對服務員說:「我這些錢上面全有『法輪大法好』行吧?」服務員拿著我給她的錢問老闆:「她都是這個錢,收不收?」

沒等老闆回答,我就藉機講:「我出兩次重大車禍毫髮未傷,學大法二十一年沒吃一粒藥,事事順,這錢誰花誰有福,誰花誰買賣興隆。」老闆聽後把胳膊朝天一舉說:「好!」服務員高興的對我說:「沒有事。」都收下了。

這時,裏面一個中年女性(好像顧客)問我:「你這錢是你用機器印的?」我說:「誰有那麼大本事啊?」 她不吭聲了。我拿著衣服走出去以後,心想還沒給她們勸三退,就又返了回去。見老闆娘正在門口跟那位中年女性說話。我說:「你們都知道三退保平安嗎?」老闆娘嚴肅的說:「你還敢講,她要抓你了!」我剛要拍著那個中年女性的肩膀講,她很不友好的推開我的手,和老伴娘打了個招呼就走了。

我又去了另一個專賣店,給自己買了一件衣服。付錢時,我又那樣說了。而且那兩個服務員都已經三退了。可是,我往外走時,看到門口有一個女的好像裝著在看衣服,很可疑。

我回家後,腦子裏老是回放買衣服時,那兩個可疑女性的鏡頭。特別是第一個中年女性的問話和老闆娘說的話,老是在腦子裏出現,壓下去,又翻上來,揮之不去。心想:看來老闆娘認識那個女的。我抄一會法,就下去問問,這個女的到底是幹甚麼的?可又一想:不能去問,大法弟子花真相幣都嚇成這樣,這些常人以後還敢收真相幣嗎?

我知道這是怕心、顧慮心、疑心在作怪。就在心裏發正念滅掉它。可心裏還是有些忐忑,我就拿起筆抄《轉法輪》(這已是第五遍了)。當抄到這一句:「如果能把那個心放下之後,那個物質的本身並不起作用,而真正干擾人的就是那顆心。」[1]就覺的這句話在說我。

我放下筆,反覆讀這句法。是啊,真正干擾我的就是怕心、顧慮心、疑心,如果沒有這些心,另外空間的邪惡不就起不了甚麼作用了嗎?還存在迫害嗎?如果我放下了怕心、顧慮心、疑心,那個物質的本身──另外空間的邪惡和被邪惡操控的人,就不起作用了!根本問題是針對我的怕心、顧慮心、疑心來的。

師父說:「你的心不動,其它表現都是假的,形式是假的。」[2]「在思想中顧及的很多問題啊,這些事那些事的,其實一想就已經是掉了境界了。甚麼都不要想,甚麼都不用管。師父是慈悲的,一定會給你安排的最好。」[3]

就這樣,在這個問題上,自己的怕心、顧慮心、疑心在反覆默念師父的法中消失了,沒有影了。自己的空間場亮堂了,再想起那兩個可疑的女性時,感覺與我沒有任何關係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