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的言行就是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我在一家藥房做店員,做藥品的銷售工作。

這個行業充滿競爭,銷售和工資掛鉤,人人都是搶,就是打掃衛生沒人搶,每天為了利益勾心鬥角。廠家給店員的一些贈品,經常因為你多我少鬧意見。我看見就當沒看見,聽見就當沒聽見。給我,我就拿上;不給,我也不要。其實我也不稀罕,但是我不能拒人千里之外,我要和大家搞好關係,我還要救她們呢!

我對班那個組的人因為都搶著開票,常吵架,沒有人打掃衛生,店長就把我調過去,還說以後一個月一輪。我調到那個組之後,每天搶著打掃衛生,她們動作稍慢一點,我就把活都幹完了。看我這樣,大夥也都搶著幹了。說一月一輪,到第二個月我該走了,大夥都不讓我走,我就固定在那裏,也不再提一個月一換了。

大法弟子不能和常人一樣,不和她們爭利益,銷售時我站在最後邊,可我卻是大家公認的銷售能手。其實我根本不去搶,而是因為有師父的呵護,是我的不丟。

我們一個班三個人,我剛來時,站在最外邊,因為冬天門口很冷,她們都不願意去門口站,後來同事發現我每天賣的多,她就說我站的地方是「穴位」,她就搶去了。我也不在意,樂呵呵的站到最後邊去。可我依然不少賣,又有人要和我換位置,因為她有「月子病」,關節疼,她就換到最後邊。結果她賣的更少了,她又和我換回來。同事開玩笑,叫我「大拿」、「老大」。

我不與他人爭高下,其實我知道這小小的三尺櫃台是給我修身救人用的,那麼我就好好利用這個環境。店裏的同事,包括經理、採購人員,除了一個還沒「三退」之外,其他的人都「三退」了,還有幾個是全家人都退了。

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代表大法弟子的形像,只要你做的正,世人會看到大法的美好,不用你講太多,他就願意接受「三退」。我的活動範圍很小,我家離藥店步行十分鐘的路程。一次下班後,我和同事L一起回家,路上碰到賣玉米的,我想買點玉米,就問賣玉米的大爺怎麼賣,大爺說十塊錢六個。 L說十塊錢給七個吧?大爺說不行。他倆在講價過程中,我挑好了玉米,給大爺十元錢。大爺要給我多加個小的,我不要,指著L開玩笑說:「給她吧。」L笑笑說不要,意思是幫我講價。

我和大爺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意思是不佔別人的便宜),講「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問大爺「入過黨嗎?」大爺說入過。我說我給您起個化名退了吧?大爺點點頭。然後我和同事有說有笑的就各自回家了。前後一共五分鐘。

講真相貫穿在我的生活和工作中,每天買菜、理髮、洗澡、上街、聚會都是我講真相的地方。

去年夏天有一天晚上七點鐘,我正在上班,有三個民工大爺來買藥。我一看,他們都有六十多歲了,還出來幹活,多不容易呀。其中一個一進店就坐在地上,他的第四個腳趾下面的腳掌被釘子扎了,有一釐米深,疼的不能走。這種情況最怕感染,我家鄰居就是因為腳被釘子扎後沒當回事,結果感染,最後不得不截肢。這種情況到醫院,醫生要給病人打破傷風針的,可這個民工大爺買點藥還沒錢。

店裏的其他人都嫌他坐在地上擋道,影響生意,我把他們領到一邊,給他用雙氧水清洗了傷口,再撒上藥粉,然後用創可貼粘上,只花了四塊錢,然後我把他們三個人送出門口。在門外給他們講了真相,他們都說我說的在理,都做了「三退」,我給了傷者一個護身符,告訴他「誠念法輪大法好」,腳會很快好的。

第二天中午,我在市場碰到這位民工大爺,他腳好的很快,昨天穿拖鞋,今天能穿上高幫綠膠鞋了,走路只有一點跛,沒想到他好的這麼快。他說,我們受苦人沒有那麼多觀念,你讓念俺就念,這功真好。過了兩天,和他一起來的那兩個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來找我,要護身符,我當時沒帶,我讓他們過兩天來拿。之後我給了他們十三個護身符和幾本小冊子,讓他們把真相傳給親朋好友,他們如獲至寶,高高興興的走了。

還有一個大爺,七十多歲了,是附近的居民。他平均每隔兩天來一次,每次只買一盒藥,每次來了都要講價錢,藥品是不講價的,而且他每次都言語尖刻,店裏沒人喜歡他,誰都不接待他。我不嫌棄他。我想他每次只買一盒藥,是不是活了今天,不知道明天還在不在,我得講真相救他呀!

有一天,我在街上碰到他,正好我包裏有一個「法輪大法好」護身符和一盤《風雨天地行》的光盤,我給他講了真相,把護身符和光盤給了他。他就像插上電插頭一樣,很認同真相,退了黨。我告訴他經常念「法輪大法好」,天賜幸福平安。後來和他熟了,他才告訴我,他照顧腦梗癱瘓的老伴二十多年了,魔的他心情很不好。有一回,他說老伴的胳膊摔傷了,有塊皮膚破了,老也不結痂。我告訴他把活血的龍生蛭膠囊先停兩天。過了幾天,他說他老伴的傷好了,說我比醫院的大夫強。他和家人抬老伴去醫院,醫生還讓去化驗血糖,結果不是糖尿病,最後筋疲力盡,不了了之,胳膊還沒看好。

我說不是我比大夫強,是我熟悉阿姨用的藥。有時他還主動跟我要大法資料看,他來買藥,我就給他一些便宜管用的藥,每次也不多拿,吃完再買。如果我不在,別人專挑貴的賣,所以這個大爺一見不是我上班,就走了,專等我上班才來買。其實這個大爺消費的很多,他老伴腦梗癱瘓,他也有過腦梗,最後他成了我們藥店的最大VIP貴賓。

後來他的病情嚴重了,腳趾把不住地,小腦萎縮了,怕老伴沒人管,他吃的藥越來越多,把胃都吃壞了,人越來越瘦,過年都是在醫院過的。我想只有大法能救他了。我問他想不想看大法書?他說看。我給他拿去了大法書。他盡自己最大努力每天看書,吃藥吃的太多了,他也不想吃了。過了一段時間,他長胖了,臉上氣色非常好。

這樣的事很多,只要正法沒結束,我就按照師父的要求,踏踏實實的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完成自己的使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