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用正念幫助魔難中的同修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日】隨著正法進程的快速突破,即將被消滅的邪魔開始最後的掙扎,大法弟子修煉中被邪惡干擾的情況也越發複雜,尤其是「病業」假相的干擾。

「行百里而半九十」,我們感受到正法修煉最後的重要及嚴肅。

據個人了解,被「病業假相」干擾的同修普遍有兩方面的問題:「信師信法不夠」和「向外求」的問題。有人由於正信不足,在信師信法上打折扣的,沒能否定「病業」這一假相,有的到醫院去過關,一邊學著法煉著功,一邊吃著藥看著病,試圖用各種辦法把「病」去掉,結果給舊勢力可乘之機,被加重迫害而長期走不過來,這是修煉中非常嚴重且較普遍的問題。

「人能不能夠在關鍵的時候放下生死,放下怕失去所謂的幸福,走出那一步,放下這顆心那不就是給你設的關嗎?」[1]大難面前能不能放下生死是常人與修煉人的區別。甚麼是實修?法中說:「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2]。帶著怕心、放不下生死,是學法不得法,做不到法的要求,何談實修?師父說:「根本上對法還不堅定,那甚麼也談不上」[3]。

而幫助的同修卻覺得他自己要走那一步,就說:誰能說不讓去醫院?誰能說不讓吃藥啊!這不是正念而是人心,是怕得罪人,就是幫助也是不負責任的走形式。雖然不能強行制止去醫院,但要真心幫助同修走出魔難,回歸正路,我們必須首先找到他誤在哪裏?哪裏才是真正需要幫助的?她的思想或行為哪裏不符合法的要求?抓住主要問題或明顯的執著心,站在法上去交流。用相關法理引導幫助其歸正思想或行為。坦誠的直指他的誤區,要求同修正視自己的執著,歸正其人心,才是發自內心的相助,而不是眼看著他誤在那裏,不接觸實質問題,只是動用大量的人力發正念而已。

「向外求」的同修一是渴求師父把「病業」給拿掉,二是強烈依賴同修幫助。有的同修感到魔難來臨,立即住到同修家中,甚至想不起「向內找」的法寶,而是借助同修的場要求同修陪同學法、煉功、發正念。當然同修幫助是應該的,但有的給指出執著心不願接受,甚至反感,還有認為指出不足是給他加不好的東西等。儘管有大量同修長時間發正念,卻長時間難以突破。

師尊還告誡我們:「修乃自身之事,無人可代之」[4]。

修煉是嚴肅的,魔難中同修要堅定正念,通過向內找提高上來,主觀上不能依賴同修。而其他同修也要用正念在法上幫助,同修自己能做的事,不能在情中事無巨細,有求必應,甚至越俎代庖,助長他外求的人心。他自己不想動,他越來越依賴外力,不但幫不了他,很可能事與願違,幫了倒忙,加大他的魔難。

另外,修煉路不同,幫助同修的方式不可千篇一律。

當然,魔難中的同修是需要鼓勵、理解、包容。但因修煉路不同,同修所在心性層次不同,所遇魔難的大小不同,所處的環境不同,幫助的方式也要因人而異。如果把直指同修的人心執著,善意指出認識的誤區也當作對同修的傷害,會起負面作用,給他加不好的東西等,那你如何引導他在法中歸正?不在法中歸正讓他如何走出魔難?

也有人說,整體幫助同修目地是各自都找自己,不能說同修的缺點,幫助的人都提高上來,要的是這個過程,不求結果。我覺得這是把不同的個例與方法公式化。比如同修甲身體突然出現危機狀態,他心態不穩,又沒發現有明顯的執著或原則問題,幫助的同修應該鼓勵他強化正念,加持他穩定心態,大膽闖關;但對於沒能正念正行,而在誤區中長期難以自拔甚至危及生命的同修乙而言,幫助的同修是在和舊勢力搶人,就一定要抓住要害問題,耐心引導、啟發,通過法的威力助其歸正人心,走出魔難,跟上師父正法進程,這就是我們要達到的目地。而不能把對甲同修鼓勵、包容的方法直接套用在乙的身上。整體上(包括魔難中的同修)實修與提高的過程決定著最後的效果。魔難中同修的修為都沒歸正,其他人豈不都是在同修的魔難中修?而且幫助的人和被幫的人都缺乏正念,抓不住實質問題,長期不見起色,只能枉費時間,何談整體提高?

粗淺見解,旨在和大家切磋,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加拿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3]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為誰而修〉
[4]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堅定〉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