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黑窩裏的人員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四日】一九九八年春,我有幸遇到法輪大法。在煉功點上學會了五套功法,請回了《轉法輪》這本寶書,我每天看三講,三天看完了一遍《轉法輪》。在法中我明白了當人不是目地,返本歸真是目地的法理。千萬年的等待與期盼,終於找到了我要找的師父。

記得當時,我只有一念:無論如何我都要跟師父回家,決不能半途而廢。自得法以來,我在心裏就是堅守著這亙古不變的信念在正念正行中穩步的跟隨師父走到了今天。

給勞教所獄警講真相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因為我發真相資料遭人惡告,在我和妹妹合資的藥店,被惡徒綁架到看守所非法拘留一個月。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五日,我被非法勞教一年,被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在七小隊。

當時只要是被綁架到七小隊的法輪功學員,幾乎沒有幾個不被「轉化」的。那裏的獄警和犯人多年以來都成了中共的幫兇與打手。我被單獨關在一個屋子裏,身邊被安排了兩個「幫教」,其中一個「幫教」多年在七小隊專門「轉化」法輪功學員。我來了以後,每天從早到晚,她都扯著嗓子對我叫囂她那些歪理邪說。不管她怎麼折騰,我就是不「轉化」,不寫「五書。」只在心裏默念發正念口訣。我反覆的念著口訣,甚麼都不想,當時我的腦海裏只有發正念口訣。十二月十三日,七小隊的隊長來上班。她見我還不「轉化」,就氣急敗壞的對我說:「你的藥店也別開了,讓你丈夫和你離婚。」說著就開始對我大打出手,一邊打耳光一邊罵咧咧的說:「那你就寫,給她紙給她筆。」我坐在凳子上,我的前面是做奴工用的桌子,七小隊的隊長站在我身後。我拿起了紙和筆,在紙的上方寫了兩句話:「按照宇宙最高法理真善忍去做,去做一個好人,去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下方寫上我的名字和日期。這便是我當時寫下的證實法的字據。我寫完了字據,她也打完了。當時我想:我不能給大法抹黑,只要我存在,我的信念就不會改變。她拿起我寫下的字據一看說:「你寫的太高了,我以後可能還不如你們法輪功。你恨我嗎?」從那以後,她再也不過問我「轉不轉化」,寫不寫「五書」的事了。

接出獄同修回家

二零一一年七月,我和A同修的妻子、二姐去監獄接結束四年冤獄的A同修回家。因我的怕心、顧慮心擋道,事情在進展中出現了干擾。

二零一一年七月一天早上,我們到監獄的門口,讓門衛往監獄裏打電話問甚麼時候放人?監獄回電話說:得「六一零」來接才放人。中午十一點「六一零」人員把A同修劫持到車上。A同修的妻子急忙衝了上去,坐在地上把車攔住說:「你們讓家屬來接人,昨天我們就來了,現在你們又把人劫走,你們公安機關就這樣胡作非為,執法犯法,天理不容啊!你們到底想把人弄到哪裏去?」

A同修再一次被惡人劫持到了洗腦班。在海內外大法弟子的整體配合營救中。A同修在洗腦班被非法關了六天後,於二零一一年七月七日被家屬接回家中。

派出所所長聽真相後放人

二零一二年冬,本市B同修被綁架到拘留所。我和另外兩名同修很快趕到當地派出所,找到辦理此案的副所長。其中有一位大姐同修就給副所長講薄熙來、王立軍等迫害法輪功都遭到了惡報、邪黨歷次運動殺了多少人、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販賣等真相,告訴他不要做中共的犧牲品、替罪羊。

到了B同修被非法拘留的第十四天,我們又去拘留所要人。我們在會見室見到同修後,大姐同修就問獄警甚麼時候放人?獄警說:「我給你們問問。」她撥通了派出所副所長的電話說:「你們放在這的人,十五天快到了。你們甚麼時間放人?」獄警問完後告訴我們說:「明天放人。」

對市「六一零」人員講真相

二零一三年十月,因被邪惡跟蹤,有很多同修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為儘快營救同修,在去營救同修之前,我和大姐同修交流:這次營救同修,首先咱們得擺正基點,就是講清真相救人。就這樣我和大姐同修達成了一致的意見。

倒了兩趟車,我們一行三人,其中有一人是大姐同修的同事(明真相)。第二天早晨八點多我們很快趕到了離市區很遠很遠的洗腦班。到了洗腦班的門前,大姐同修開始向門裏面的人講真相,並要求放人。裏面的人說進去請示請示。不一會,看見從洗腦班的樓裏面出來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人。他站在門裏面心驚膽顫的問:「你們是怎麼來的?你們怎麼這麼快就知道了?」大姐的同事就問他叫甚麼名,甚麼工作。他說是市「六一零」辦公室的。大姐同修就給他講:周永康、薄熙來等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等真相。

這時,大姐的同事又說:「你把門打開,讓我進去,我進去看看我的外甥女(大姐的女兒)。」他說:「你不行。」大姐的同事問:「為啥不行?」他說:「你看看你嘴裏還吸著煙,還從嘴往外冒煙呢。煉法輪功的哪有這樣的?這麼多年我還不明白這個?」他又說:「她倆是,讓她倆進來。」他邊說邊打開了門,把我和大姐關在了洗腦班的院子裏,把門又鎖上了。大姐的同事一看不對勁,趕緊返回市裏通知同修去了。

在洗腦班的院子裏,「六一零」人員開始追問我的姓名與住址。我對他說:「這個你就不用問了,我也不會告訴你。」於是他威脅我說把我如何如何。我微笑著用手拍拍他的肩膀說:「這個你說了可不算,我師父說了算。」我邊走邊跟他繼續說:「你應該為你自己的未來想想;為你的家人、為你的親人們想想,別再做這種害人害己的事了。」他只是重複著一句話說:「你別跟著我走,你別跟著我走。」他邊說邊打電話往樓裏走。

這時就聽有人大聲喊:「那兩個人是幹甚麼的?趕快躲開,別撞倒你們。」聽到聲音我一看,鎖著的鐵門已經敞開著。有一位老者坐在輪椅上向我們喊話,輪椅後面還站著一個人推著輪椅。其實,輪椅正對著敞開著的大門,我和大姐同修是站在門裏的側面。而且院子裏又沒有斜坡,還有人推著輪椅,又不是機動車,根本撞不到我們。當時我恍然悟到:這是慈悲偉大的師尊在保護弟子趕快離開。

就這樣我和大姐同修當天安全的回到了各自的家中。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