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的路越走越寬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二零一二年我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現在把自己修煉的點滴體會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用手機講真相

得法的第二年,我開始用手機撥打語音電話,那時得戴耳機聽,沒有錄音功能,有人同意三退時,必須當時給起化名否則就錯過機會了,所以不能溜號也不能分心。我每天帶著兩部手機,兩個耳朵上戴著耳機,一走就是一下午,能打完一張電話卡,我一路上發著正念,心無雜念的走在路上,希望世人都明真相,都能得到大法的救度。接聽的人聽得時間都比較長,每天平均都有五、六人甚至更多人同意退出。

那時心很純淨,也很用心,每天出門前都會跟兩部手機溝通:你們是我救人的法器,也要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要用心去講,讓世人明真相,三退保平安,你們就是在幫助我助師正法,你們也是有功德的了。這兩部手機很有靈性,我心念純淨時,它們狀態很好,救人也多。如果我打電話時在想常人的事,或做常人的事時,它們也會被干擾。

一次我走到一外貿商場,心想順便進去看看,剛進去沒走多遠,電話就沒聲了,我就停下來,怎麼擺弄也沒聲,很鬱悶的走出商場,可是一出商場,手機就自動恢復正常了。我知道是自己錯了,打電話救人是多麼神聖的事啊,我趕緊道歉說,救人要專心致志,不能分心,只有用純正的心才能救得了人,謝謝你們的提醒。

過了幾天,我和它們溝通:我要去哪家商場買生活必需品,需要你們配合。我又走進那家商場,購買了商品,過程中電話救人一切正常。還有一次走在公交站點,看到地上有兩張五元新錢,我就撿了起來想用來購買電話卡,可是沒走幾步,兩部電話都不響了,我就關機重啟也不好使。我想手機不工作一定是點悟我撿錢是不對的,即使是用於講真相救人上也是錯的,我把錢重新放回到地上,再重啟手機,又一切恢復正常了。真是萬物皆有靈,此話不虛,尤其大法弟子的法器更是如此。在此把它們的神奇事寫出來,同時也感謝它們幫我修心性。現在改用智能手機,這兩部手機雖然不用了,但我一直珍藏著,因它們伴隨我走過了那段證實法的歲月。

語音電話改用智能版手機後,我買了三部,每天背著它們走在大街小巷的路上,有錄音功能不用戴耳機了,把它們放包裏就行。每天一出門就和它們溝通,一路發著正念,背誦師父的法,每天都很快樂、充實,每天晚上整理手機,一週最多退出有四十八人,少時也有二十多人,有一通電話退出八人,平均一通電話退出三至五人的情況每週都有。

手機是我救人的法器,我也很愛惜它們,天熱時用毛巾包上冰袋放在手機邊上,天冷時做棉袋放包裏,我的包也經過改制,讓它們呆著舒服,它們也不是一般的生命,能做大法弟子的法器,講真相救世人,也是有功德的。它們現在還在發揮著作用,我還用它們給公檢法司人員發真相短信,救度這些受矇蔽最深的群體。

面對面講真相

記得剛得法不久,我就想出去給世人講真相。一天走到一家醫院附近的公交車站,看有一個同修面對面的講真相,我就站在旁邊靜靜的聽她講。第二天我又去了,她們就說,你別老站著,去跟有緣人搭搭話,遇到有問路的人,我就詳細的告訴怎麼走,他們會說:你人真好,善良。我就告訴他們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天天都去,師父看我有救人的心,就安排同修幫我。一天一個老年同修過來,我們並未見過面,她直接就說:「你來幹啥的?你不是來救人的嗎?那邊站個女士你去給她講講。」我硬著頭皮就過去了,問那位女士:有人告訴過你三退保平安嗎?您戴過紅領巾嗎?入過團嗎?她說只戴過紅領巾。我說:那您就退了吧,她說:行。我說:那您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記住了。我心裏這個高興啊,我也能給人講真相了。同修說:別生歡喜心,這是師父鼓勵你。

漸漸的,我能跟常人很自如的搭上話,找到他們感興趣的話題和切入點,用平和善良的語態跟他們講,一般效果都很好。

一天,有一對年輕人在等車,我上前說:看你們這麼青春有活力,阿姨為你們高興,祝你們天天快樂、甜蜜,有人告訴你們「三退」保平安嗎?你們聽說過法輪功嗎?法輪功是佛法,你們對法輪大法要有個正確態度,不要反對他,就是在給自己擺放位置。他們說:我們不反對。為甚麼要三退呢?你們上學時不是學過女媧用泥土造了人嗎,人是神造的,人得敬神,可是從小都入了無神論的組織,從小都戴過紅領巾入過團,你們入過黨嗎?男孩說入過,女孩說入過團,我說:黨章中都寫著把一生獻給它,為它奮鬥終生,這個誓言是毒誓,我們的生命是父母給的,還得為父母奮鬥,為你們的未來奮鬥,心裏動一念,這誓言不好,不要了,退出吧。他們說好。我說: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說:謝謝阿姨,我說應該謝謝李洪志大師,是我師父讓我告訴你們的。接著我又告訴了他們天安門自焚的真相、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牟取暴利等真相。這時車來了,我送給他們一個翻牆軟件和真相護身符,他們說謝謝阿姨就上車了。

還有一次,迎面過來一位大叔,我上前打招呼:老人家身體硬朗多大歲數了?他說八十二歲了,我記性不好,想不起來你是哪位了,我說我們見面就是緣份,送您一本書看,他說是法輪功的嗎?我就喜歡看法輪功的書,我送他一本《九評共產黨》,他問還有嗎?我又給他一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他說我要這本,《九評》我有。你們都是好人,你們一定要堅持,我支持你們。我說謝謝大叔,那一刻我的眼眶濕潤了。

又有一次,在公園裏一位大叔在那坐著,我走了過去說,大叔好,在這嗮太陽哪?他說是啊。我說送您一本天書看,他瞅瞅我說,不看,眼睛不好。我又問,大叔有人告訴您三退保平安嗎?他說你是法輪功吧,不聽。我說,大叔我只是告訴您福音,不宣傳信仰,法輪功是佛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您這個歲數的人甚麼沒經歷過,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餓死了四千多萬人,文化大革命我們死了七百多萬人,他一聽就說,何止四千萬呀,歷次運動我都經歷過,我被打成右派,吃的那個苦就別提了。我說,我們吃了那麼多的苦,共產黨搞假惡鬥,文化大革命砸寺廟、破四舊,把中華民族五千年傳統的東西都給破壞了,共產黨在毀人哪,把您入過的黨退了吧,共產黨是無神論,當官的算卦、看風水,不叫老百姓信神,還要它幹啥?退了吧,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您用化名「康壽」退出行不?他說,好。送給他一個護身符也接受了,我說老人家這本書你看看吧,他說那我就了解了解。我說,大叔這本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是本天書,您看了就知道了,這是大法弟子自己花錢做的,要珍惜看完了送給其他的有緣人。他說你放心吧,我不會扔的,我說,祝老人家晚年幸福、快樂,健康平安。

每天遇到很多的有緣人聽我講真相後都能三退,我真為他們發自內心的高興。我勸退的人中,有年輕的學生,有農民工,還有公務員、警察、教師等各行各業的人都有,我們每天走在大街小巷,搜救著有緣人,有說好的說謝謝的,也有反對的不聽的,甚麼樣的人都有,我們就是不動心,不受干擾。因為我們知道,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在講真相中善待眾生,把美好傳遞給世人,叫世人明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擺正自己的位置,真正的得到大法的救度。同時也是修煉自己昇華自己的過程,在講真相中同修之間也有過心性關的時候,有時自己也會反映出不好的執著心,在救人中修好自己這也是我們的修煉之路。

向內找,不斷昇華提高

我們學法小組上午學法,下午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我和A、B倆位同修一直配合的很好,很默契。

一天,我們在一個十字路口,A同修給一個中年婦女講真相,我配合發正念,A同修瞅瞅我示意讓我給旁邊的小伙子講真相,講完後小伙子高興的三退了,這時又過來一位女士,我又接著把她講退了。再回頭找倆位同修時,不見了,我也沒多想就往前走。走了一段路看見她倆在前面等我,A同修一看見我就說:「要注意安全,不要在一個地方呆太長時間。」我當時人心就上來了:「不是你讓我給小伙子講的嗎?你怎麼還怪我,知道要注意安全,你怎麼不在跟前看著點兒,配合發正念,還走那麼老遠。」 B同修提醒我別動心,別被舊勢力鑽空子使同修之間產生間隔。我當時心裏很不平靜,忿忿不平,面部表情已經不好看了。

晚上學法時,我看到師父說:「我告訴大家,無論出現甚麼樣的矛盾,出現甚麼樣的情況,那肯定是我們自身有漏。那這一點是肯定的。如果沒有漏,誰也鑽不了這個空子。」[1]我心裏一驚,師父這不是在棒喝我嗎?向內一找,發現自己有很強的埋怨心,不能被別人說,一說就炸,這不是爭鬥心嗎?有這麼強烈的執著心,我還不自知,這哪是修煉人呢?我心裏暗下決心要修掉這些不好的人心。

第二天我提前到達我們約好的地點,心想一會兒和同修見面時先打招呼,說聲「我錯了」。可是看見同修時,道歉的話卻沒有說出口,這樣我們一路講著真相,卻感到倆人之間好像隔了一堵牆,心裏很難受也堵得慌,分手後就分別坐車回家了。在車上我向內找發現了自己的愛面子心和妒嫉心,回首和同修配合講真相這段時間以來感到很踏實、很放鬆,心也比較純淨,講的過程中很自如,在師父的加持下,感到我們周圍有一個慈悲的場,世人一般都能被勸退,每次勸退人數在十幾人、二十幾人以上,不知不覺中對同修有了依賴心和情,也有歡喜心和顯示心,這些心埋藏的很深,不向內心深處去找甚至感覺不到。我想人要修成神多難啊,各種人心攔著,在這剜心透骨去執著心的過程中,我的心在痛著。

晚上做了一個夢,夢中很多人都在往前走,可我的腳下卻出現了一個門檻,我的腳一邁就過去了,還看到同修在對面衝我笑,表情非常祥和,我很感動,就醒了。我知道師父在看護著我,鼓勵著我,並點化我這個坎能過去。師父說:「所以今後遇到矛盾的時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為矛盾產生的時候,會突然間出現,可是卻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2]我明白了我和同修間出現的矛盾,那是為了讓我們提高心性修去執著心而設的,同時也對師父的法「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有了更深的理悟。

最近同修又指出我的不足,說我有些自我,做事欠考慮,不注意安全,多次指出也不改。我聽了以後很平靜,面對同修的批評能坦然面對了,我要修去不好的人心,歸正不好的言行,把自身不好的物質全去掉。師父說:「所以你嚴格要求自己,發現自己的不足,不斷的去掉它,你這就是在修了。」[3]通過這次小小的人心摩擦,找出了我的各種執著心,妒嫉心、歡喜心、顯示心、埋怨心、依賴心、一說就炸的爭鬥心。

這次小小的摩擦,雖然事兒不大,可確實磨了我好一陣,在去執著心的時候也是多次出現反復的,有些心明明覺的去掉了,覺的能坦然面對同修了,可是見面後又返上來了,表面上好像去掉了,可心裏還在翻騰,經過這樣多次反復修心的過程,才達到心如止水,坦然面對。師父說:「修心最難過」[4]。我以後一定會在修心上多下工夫,遇到矛盾無論自己對不對,無條件的向內找,看看自己還有甚麼人心沒有去掉,在救人的路上一定要修好自己,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我們的路才會越走越寬敞。在這裏真誠的謝謝同修。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國首都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