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真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四日】我的女兒是我得法後出生的,用同修的話說:「這孩子在娘胎就得法了。」女兒出生後,就在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我每天都抱著她聽同修讀法。

中共對大法的殘酷迫害開始後,那時女兒才一週歲多點,警察經常來我家騷擾,我們發正念,我就教女兒也發正念,她很聽話,一聽到警車響,或有陌生人來我家,她就坐那發正念,同修說,這麼大的孩子哪有正念?開始我心裏也沒底,可是看到一篇交流文章中一老年同修帶孩子講真相,小孩就在小車裏單手立掌發正念,我悟到大法小弟子思想單純,發正念也是有威力的。

記得有一年冬天特別冷,我去給父親過生日,有點資料我想帶著,那時邪惡迫害大法很嚴重,過安檢時有時會翻包,我的怕心很重,覺得把資料放哪也不放心,女兒在一邊看到我收拾著東西,突然說:「媽媽,你放進我的棉襖裏吧。」說著就把棉襖兜掏出來,原來兜底是通的,可以放下一些資料。她說:「從這裏裝進去最安全。」

也不知道她當時哪來的智慧,裝好後,我囑咐她別折了,也不能叫別人看出來。我知道她是怕把資料折了,直到晚上睡覺,才把棉襖脫下來,疊好,放在沙發上。

天剛濛濛亮,我準備起來去發資料,她也趕緊起來穿衣服,說她一直惦記著甚麼時候去發呢,都沒敢睡著覺,我心裏很感動孩子的一片心,我一直把她當小孩,沒想到她的心那麼單純。

到了外面,我發正念,她小心的把每一份資料放在每家的大門口。回來後,天也漸漸亮了,她突然說:「媽媽,咱們出去把資料拿回來吧。」我知道她是害怕了,就說:「現在人家都拿回家看去了,沒事的,我們發正念吧。」我們倆就坐炕上發正念,她平時不能雙盤,這次卻能雙盤了,是師父在鼓勵她。

還有一次,我倆回姥姥家,帶了很多護身符,在車站外,聽到大喇叭在喊把大包小包都打開,要檢查,原來是安檢帶壞了,我看到四、五個警察在翻旅客的包,我的怕心就又出來了,女兒說:「媽媽,你把護身符放我褲兜裏,我的褲兜很大,多少都能裝得下。」裝好後,我們來到門口,他們看了看我和女兒,卻沒有翻包和箱子,我知道是我的怕心招來的。

漸漸的女兒長大了,學法時,大多數都是雙盤。有一次集體學法,她捧著書,雙盤兩個多小時,她的這一舉動,對我們學法組的同修促進很大,我們學法小組儘量雙盤學法,有一同修盤腿堅持時間不長,看到小同修的表現很受鼓勵,也堅持雙盤。

女兒從不多言多語,力所能及的做她該做的,她編出的玻璃球特別漂亮,因為她是用心在編,希望看到的世人能得救。訴江大潮,女兒用真名實姓起訴了江魔頭。

本地同修遭迫害,我們二十四小時接力發正念,有兩個小時是空缺,我們正準備看看哪個同修能承擔下來,女兒突然放假了,正好彌補了這個空缺,甚麼事都沒有偶然的,這是她的使命和責任,是不可替代的。

每次我們去發資料,只要她在家,就鼓勵她參加,她也很願意配合。一次,她和一男同修一組去發資料,遇到干擾,女兒就機智的挽起男同修的胳膊,就像攙扶著父親一樣在走路。智慧的化解了一場不該發生的干擾迫害。

真的為女兒高興,她的智慧是從大法中來,她不但身體好,學習成績也一直很好,為了節省家裏的開支,她從不亂花錢,也不去補課,就靠自己的努力。

一次,我和女兒去城裏買東西,剛下車就下起了雨,人們都跑到樓下避雨,我們也在那避雨,那天我們拿了雨傘,樓和樓之間有一條路隔著,有一個穿著打扮都很講究的女士沒有拿傘,想到樓那邊去,女兒說:「媽媽,你在這等我一下,我把這位阿姨送過去就回來。」這位女士很感動。

過馬路時,女兒就給她講大法真相,這位女士很驚訝,她認為學法輪功的都是老人和病人,沒想到眼前這位懂事漂亮的小姑娘也學法輪功,她很高興的退出少先隊,女兒回來高興的和我說這件事,我看到她的臉從未有過的白裏透紅,知道是師父又加持了她。

現在女兒已經上了大學,回來和我說有時晚上就著急,心想家鄉的同修是不是又去發資料了,自己卻去不了,我囑咐她別忘了「本」(即自己是大法弟子的身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