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大法小弟子的修煉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九日】我是十六歲的大法弟子,我出生在遙遠的澳大利亞西部城市珀斯,雖然身在西方社會,父母不斷的讓我和姐姐學華語和講華語。從小教我們學《洪吟》,四、五歲就開始學《轉法輪》,也開始煉功。漸漸長大了,到中學的時候基本上放棄了修煉。但是八年級的時候,奶奶聽說我放棄修煉的時候就在假期常常打電話給我提醒修煉的事。奶奶的不斷提醒,加上媽媽給我買了英文《轉法輪》,讓我從新走上修煉的路。

其實我從小就比較笨,學習比較慢。在大組學法的時候,每次都是爸帶著姐姐跟大人學,媽帶著我自己學。以前讀《轉法輪》對我來說只是學習華文,沒有去想或者思考內涵。加上很多生詞,懶得問父母,沒有真正的學法。學了英文的《轉法輪》大大的提高了我的思想境界,讀的時候是學整個書的內容,而不是讀字。神奇的是,以後讀中文《轉法輪》的時候不是像以前一樣讀的磕磕巴巴的,而讀的比較容易,也得到思想的提高。

學校假期的時候我去參加市中心的洪法。一開始我是跟爸搭火車去,但是因為爸要上班,平日我就得自己去,我就一早起來,爸會帶我到火車站,我自己坐火車二十分鐘、走十分鐘到洪法點,待一整天再自己回家。平時週末的洪法,我也會參加。洪法有苦、也有甜,站的很久腿會疼,心也會煩。但是每當給一個人講真相的時候或者拿了資料的時候,我感覺力氣和精神恢復,還能堅持下去。

以前覺的跟靠近的人講真相的時候很不願意,藉口是很不順口,覺的突然跟他們講他們會覺的很奇怪。但是靠近我們的人都是有緣份的,都是等著我跟他們講真相。現在覺的跟哪一個人講真相都行。談生活方面的事時,就可以找機會讓他們了解真相。在學校經常跟朋友講真相。

在學校我常常會學師父的《論語》或讀明慧網上的文章,因為能夠使我增加正念,使我有正念去對待學校中的矛盾。每天放學以後我得走十五分鐘回家,我就趁著這個機會想想我今天做的怎麼樣?哪裏遇到了矛盾,自己有在法理上嗎?沒做好的地方下次怎麼能做好,應該怎麼去對待?當然也會看哪裏做好的地方能不能再進步。

修煉中最常常遇到的問題是妒嫉心。師父講:「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能夠修圓滿的問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1]

感謝師父給我很多機會去掉這關鍵要去的心。我的妒嫉心表現在很多地方,但是都是心裏的反映,常常表現在朋友與朋友之間。比如朋友跟另外個朋友很好的關係呀,得的分數比我好不會為他們高興。有時覺的真是妒嫉的不行,不能起善念,心裏也會很煩,不知道怎麼去。多學法和向內找悟到,這不是我的心,要強制的抵制它。同時也得把一切事情放淡。

師父講:「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那我就想我不能抱著要保護自己的東西和利益的思想,因為我不用保護,如果真正是我的我不會丟,那不是我的我也不要。真正能達到這種思想的時候覺的心裏真平靜,輕鬆和舒服多了。

修煉中慢慢的提高,很明顯的感覺到了變化,思想上和身體上提高了很多。悟到了很多理,智慧也加深了。越覺的常人與修煉人的境界離的很遠。在學校,如果老師多給了我分數,我會跟老師說。但是朋友覺的我很笨,為甚麼會做這種笨的事?那我就問他們講真話錯嗎?答案對重要還是分數重要?有一次數學考試,我得了第一,但是老師多給了我幾分。去改分數後,我變成班上第二。但是因為我告訴老師我真正的分數,要求她改,考第二的人也告訴老師她的分數被加錯了,所以我又變成第一。我就跟班上的同學說做好事會有好的後果。

修煉中常常遇到的矛盾是跟朋友之間,自己覺的被欺負了,或者是被冤枉了。有幾次朋友突然間對我出言不遜。當時沒悟到,沒把自己當作修煉人,生了怒氣。但是真正再去學法的時候,才悟到這是師父特別設給我提高心性的機會。雖然悟到,但還是有不服氣的心,所以就加強發正念清除這種思想。向內找發現了很多:第一是,這是師父設的難為了提高心性,也是為了消業。第二是,有一個證實自己、自己被冤枉了的心。第三是,我是修煉人我怎麼能恨或者怨她呢?她是幫我提高心性。她不開心和難過,我還怪她,我修煉人的慈悲心、善心去哪了?發現這些後,下次又出現同樣的矛盾的時候,儘量用善心去對待。師父在《洪吟》的詩「做人」幫助我很多。

以上交流的只是修煉中的一小點,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各位同修,謝謝慈悲的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