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成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日】我是一名從二零零五年開始和爸爸一起正式走入大法修煉的大法小弟子,如今修煉已經十三年了。在這十三年修煉過程中,從一個毫不懂事的孩子到今天已經成為一個高中生的大法小弟子。

證實大法是大法弟子的責任,修好自己是證實大法的基礎。我深知修煉是個漫長艱苦的過程,在迷中把握住心性就修得上去,把握不住就圓滿不了。這個世界對我充滿誘惑,顯示心、依賴心、嫉妒心、爭鬥心、怨恨心、害怕心、情、喜歡與不喜歡,都是執著心,方方面面的各種心成了我修煉道路上巨大的障礙,在去執著心的十二年裏,我有一些感觸想與大家分享一下,不足之處請大家慈悲指正。

一、修去顯示心

從小到大,我一直都能感覺到自己有很強烈的顯示心理。每當有點小小的成就時就急切的想要展示給別人看,得到別人的羨慕時就很開心,久而久之這個執著心越來越嚴重。當我得到稱讚時表面很謙虛,但心裏卻樂開了花,恨不得把自己做過的所有事情全部都拿出來供人稱讚。我也知道自己這顆心有多嚴重,可它就像魔咒般纏著我,身不由己的就想炫耀自己。

按理來說在意識到以後應該立即發正念清除,可每次我都是事後才意識到,每次都悔恨自己的行為,暗暗下決心下次一定要努力改正這一點,應該做到保持一顆慈悲、祥和的心態,這樣當我再次過關時就能做好了。前段時間,師父好像有意安排讓我提高了,學校的繪畫課要選出幾幅繪畫作品在紐約長島的一個對外公開的展覽會上進行展覽。我畫的是一副水彩自畫像,採用了兩種特殊的顏色,老師也非常認可。說不希望被選上那是騙人,但我儘量把心放平,沒多關注這件事情。之後有一天,在美術課上老師在念獲獎名單時竟然沒有我的名字,而一個和我名字差不多的同學卻選上了,看著她高興的向家人、同學炫耀的樣子,自己心裏有點失落。當時也知道應該去掉這個人心,就趕緊發正念清除它。

這還沒完,考驗一波接著一波,直擊人心。當我剛清除了內心的鬱悶,感覺輕鬆些時,老師卻告訴我其實是我的作品被選上了,因為老師讀我們兩人的名字發音模糊,就當成是那位同學了。聽到這個突如其來的好消息,當時我下意識的就升起了一股顯示心,心裏那個高興啊,想趕緊向那位同學證實一下自己,看還是我厲害!當這個思想剛剛升起時,我就立即意識到了,這不就是在去我的顯示心、歡喜心嗎?這不就是師父給我的考驗嗎?我當下就靜下來,在心裏發正念,清除它。幾分鐘過後,自己明顯感覺好像拋棄了一個一直長在身上的惡瘤,感覺一身輕。

二、修去依賴心這個根本執著

常人社會是個大染缸,在修煉過程當中我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很多心到現在還在努力去掉當中,依賴心卻是我的根本執著。

師父講:「人在世間帶著這些心嚮往著美好的追求與願望沒有錯,但是作為修煉的人當然不行。那麼你可以在此等思想的作用下入大法的門,然而在修煉過程中就要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在以後的看書、學法精進中認清自己入門時是甚麼想法走進大法的。修煉一段時間了,是不是還是當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這顆心才使自己留在這裏?如果是這樣,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這就是根本執著心沒去,不能在法上認識法。」[1]

修煉是嚴肅的,這句話直到長大才逐漸明白一點是甚麼意思。以前我對待法的態度就是師父所說的中士聞道、若存若亡。開始學大法是被爸爸帶起來的,學法,煉功都是爸爸督促下完成的。不管是出去證實大法、講真相,還是看明慧網上的交流文章,從小一切的事情似乎都是爸爸安排好的,我只管聽從他的指揮,像一個被牽線的木偶,沒有別人的操縱就是一堆廢木頭。我一直把這些當成理所當然的事情。二零一三年我和媽媽單獨來到美國以後,就是在這個根本的執著下,讓我「順其自然」的就徹底鬆懈了學法煉功,直到兩年後爸爸來到我的身邊。

記得爸爸在國內給我打電話時給我說過,夢中見到巨大的建築就像多米諾骨牌一樣成排的倒下,眼看就要來到我的身邊,爸爸飛奔著跑來叫我趕快離開。可我從來沒有真正意識到這個自始至終帶著的心──依賴心。不光是學法煉功,就是在家庭中、學校裏、社會上,我的依賴心隨著年齡的增長變得越來越嚴重。舉幾個對我而言最常見的例子:路癡,不敢和陌生人交流,不敢自己付錢,不願意做家務、甚麼都要爸爸媽媽幫忙,家裏的事情從來抱著一種不關我事兒的心態,能不管就不管。這些事情說大不大,說小絕對也不小。幸運的是,近幾年經過努力向內找和同修的幫助,已經好長時間沒聽到有人對我提依賴心了,我也漸漸開始獨立,雖然學法煉功還是時而不精進,但是我感覺的到每天我都在努力提高當中。

三、去嫉妒心

以前從來沒真正認識到自己的嫉妒心,就算有所察覺也幫自己找理由搪塞過去。隨著修煉,在向內找的過程中我發現了這顆從小就紮在心裏的執著心。開始我對嫉妒心的認識只停留在看不得別人好,前段時間看師父講法才發現原來瞧不起別人也是嫉妒心。這改變了我對嫉妒心的認識和理解,也終於知道為甚麼一直找不到這顆心,就是學法太少的原因,不過很慶幸自己已經發現了這顆心。

在學校裏,同學之間的關係,學習上的壓力,都讓我理所當然的想要發洩情緒,而這些情緒剛好體現在這顆嫉妒心上。舉個例子:英語不好,學習壓力大,成績不理想,看著別人考得好,心裏不舒服;上課對那些經常積極回答問題的同學保持一種不屑的態度,心裏還想:我也可以,只是不想和你搶!多大的嫉妒心啊,只是自己一直以來都沒有察覺到。

看不起別人本身就是很強的嫉妒心理,從小到大感覺最大的問題全都出在這裏,現在每當我發現這顆不好的心出來搗亂時,我就立即發正念去掉這顆心。每當不承認它的時候,我明顯感覺自己的心在一點點平和起來,謝謝師父一直以來的加持,讓我能這麼輕鬆的提高上來。

四、去爭鬥心

爭鬥心像是從小到大都埋伏在我身上的一顆隱形的定時炸彈,一直以來沒有發覺到它的存在。但每當矛盾來時,它總會顯現的一覽無遺。而最近我發現自己這顆心不僅非常嚴重,而且還有兩種不同的表現形式:一個是體現在不聽別人的勸告上,每次矛盾來時都以我有證據證明自己是對的為由,不接受別人的批評,以至於每次過心性關時最後都不歡而散。雖然事後都會意識到自己的不對,可每次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覺得非常委屈,心性卻沒提高上來。這種狀態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到最後不得不好好靜下心來找找自己的問題。那不正是要提高心性的時候嗎?覺得自己受了委屈就跟人家講理,這難道不就是赤裸裸的爭鬥嗎?跟人家講理,不就是拿人心看問題嗎?怪不得每次關難來時都很難跨過去。當我意識到這顆心時,感覺自己身上好像丟了一個大包袱,很輕鬆。

爭鬥心在我身上的第二個體現就是一些對利益的執著。我們在學校上體育課時總會玩一些競技活動,老師把大家分成四個小組輪流比賽,大家在玩之前會訂好規則,每當對面的隊伍貌似出界的時候,我總會在心裏想,太好了,我們隊又加分了!可我隊的成員卻總是互相謙讓,他們會說「嗯,應該是沒出界限」,「沒事,重新發一次球」,「啊哈哈哈,我們輸了」。同學們的這種舉動居然令我當時氣的牙癢,心裏暗想,明明是我們的分啊,怎麼搞的又讓給別人了。現在想想這種思想,連一個善良常人都比自己好。這件事一直對我觸動很大,讓我覺得自己在這些方面連常人都不如,確實應該加把油了。

在我的修煉過程中,外面的世界對我充滿了誘惑,影響也很大,也深知自己還有很多執著心沒有去,愛漂亮的心,貪玩的心,這都是自己眼前很嚴重的問題。但是我也很幸運自己能有這麼好的修煉環境,爸爸在身邊經常的監督、督促我,周圍的同修互相比學比修。我也深刻的知道,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把握得住心性,就能修上去;把握不住、放任自己,就圓滿不了。

希望自己在以後的日子裏,都能保持一顆慈悲祥和的心態,在證實大法的路上,趕上正法進程,多多救人,讓更多的人明白大法真相,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感謝師父,感謝同修,給我這個修煉交流提高的機會,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