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學法 堅定正念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八日】我是一名九零後大法弟子,自小與法結緣,但修煉路上磕磕絆絆,狀態時好時壞,這些年一直堅持下來就是學法,從中獲益匪淺。

小時候跟著媽媽一起學法修煉,因為學業輕,媽媽還會要求我每天背一小段法。後來進入初中媽媽不再管我,我就只是偶爾看一下桌上的大法書或《明慧週刊》,心裏由衷覺的師父真好、大法真好。初三學習壓力很大,每天早上看一會師父講法再出門,就感覺心胸開闊、神清氣爽,似乎甚麼煩惱都被大法溶化消散了。高中離開家,準備了一個MP4,裏面下載了師父的講法錄音和電子書,每天晚上睡覺前看。後來上大學,有了手機電腦,學法就更方便了,午休時學法,晚上做完事後也會看法或者上明慧網看交流文章。

要說我是從哪一天開始正式學法的,我也記不清楚了。只知道在我成長的路上,一直是師父在引領著我,大法歸正著我。人世間有很多誘惑,我在其中磕磕絆絆,但心底始終記的師父,記的要堅持學法。有時思想中產生很多雜念,學法難以入心,很著急,知道這樣的狀態不行,想背法也背不下去。想起師父一直強調學法的重要性,只好開始抄寫《轉法輪》,一邊讀一邊寫,雖然進度慢但心能靜下來了,而且注意力也能集中了。抄完一遍中文的後又開始抄寫英文版的。因為我英文水平不是很好,所以要先看一遍中文再抄,這樣抄寫的時候就感覺師父一句句話都在腦海浮現,增加了我學法背法的信心。

很長一段時間裏,我都停留在對法的感性認識上。大一的暑假剛開始,我就迫不及待的去找在長春念書的同學玩,因為知道長春是師父的故鄉,而我一直十分嚮往七﹒二零之前大法洪傳的盛況,感覺去了長春就能身臨其境,就能離師父更近些、對法感悟更深些。在火車上看同修們的回憶文章,突然發現原來我現在所在的大學就曾經舉辦過師父的講法班,難怪我每次經過禮堂前,都感覺門口的石獅有種與眾不同威嚴,看著卻又親切。驚奇驚喜之後,又很羞愧。我知道,我又在向外求了,自己修煉狀態不好從來都不是外在的原因,跟不上正法形勢也不是通過外在途徑就能趕上的。總是在給自己的執著心找藉口,明知道三件事都沒做好,卻還總是推遲:等我讀大學有更多的自由時間了要好好學法背法,等我工作了有經濟來源了要開朵小花,等我學會技術有資料點了要好好講真相,等我有時間看完《解體黨文化》和《九評共產黨》了要給老師同學們講三退,等我修煉狀態更好了要跟媽媽一起學法煉功……這些其實都是在掩蓋自己的安逸心、懶惰心、怕心,不願改變現狀,沒有實修自己的心性。

比如我之前講真相一直不知怎麼開口,不知道從甚麼話題引入好,講起來總是扭捏繞著彎來,別人聽的也是雲裏霧裏。有一次我看到我們村的同修老奶奶,跟另一個常人老奶奶很熱情的打招呼,然後很大聲的告訴她要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報!怕她沒聽清還教她多念了幾遍,我聽了一震──這才是大法弟子的模樣啊!坦坦蕩蕩、堂堂正正的講真相。而我自己講真相效果不好還總是歸因於自己知識不夠、性格太內向,其實就是念不正,怕心、保護自己的心、做事心等都夾雜在一起,怎能發揮出法的威力呢?而當我敞開心扉後,帶著希望人得救的願望去講,聽的人比之前容易接受了,有的會開心的說謝謝,有的會表示支持說加油。想到師父說的:「甚麼都鋪墊好了,就差你去做,就邁不出去那步了。」[1]感覺很愧疚,師父為我們做了這麼多,路都鋪好了,自己卻遲遲邁不開步子,因為這種不精進的狀態和對執著心的放縱,錯過了多少講真相和提高心性的機會啊!

在物慾橫流的當代社會,越來越多的人對人生感覺到迷茫,彷彿患上「空心症」,做甚麼事都不能去除內心的空虛,繼而懈怠不振,或者不斷的尋求刺激感。作為一個青年大法弟子,今生得遇大法,知曉人生的真意,唯有好好珍惜,並把大法的光明與溫暖傳遞給身邊人,一旦稍加懈怠就會被舊勢力鑽空子。

我從小就喜歡看電視,一旦追上某個電視劇就飯也不想吃、覺也不睡。明知道這樣很浪費時間,有時候就是管不住自己,即使強制不看心裏也還惦記著。有時看的時候沉浸其中,看完後十分懊惱,發現對電視的癮也不亞於酒癮,而那些邪惡爛鬼看到我沉迷其中也在嘲笑我;然後為了節省時間,我就只看劇情簡介;後來發現常人電視劇帶有很多不好的因素,就都不看了,轉而看新唐人電視台,看久了感覺也不對勁;有時要點開視頻時,想起了自己是大法弟子,現在時間分分秒秒都是師父的巨大承受換來的,這樣就能抵制住誘惑。但又過一段時間後,有人給我推薦某部電視劇時,有的我出於禮貌性的跟她看幾眼也沒問題,心想,常人不就是那些事嗎,愛恨情仇,因緣果報;但有的時候又會被劇中某個人物某個場景吸引住,我又會沉迷進去。反反復復好幾次,自己也很苦惱。一邊發正念,一邊向內找,發現自己心裏還是有對常人中美好生活的嚮往,被劇中人物吸引住是因為其符合了自己的觀念,而這些觀念又在看電視的過程中不斷加強,讓我難以分清主意識和觀念。再深一層,又發現自己沒有嚴肅對待自己的修煉,在不忙的時候就陷入一種空虛懈怠的狀態,從而讓舊勢力有機可乘,加強我的執著心。電視劇始終是電視劇,即使給我裏面最好的故事安排,我也不會快樂,因為人中的一切都不是我要的。想到這些,我果斷的把視頻軟件都刪了。

初中的時候,和同學的交往中,我就發現自己的「情」比較重,陷在其中感覺身心俱疲。後來每當這種念頭出現的時候,就不斷的否定它、排斥它,不斷的默念「我不要情,要慈悲」。我知道,情是為私的,只有修出慈悲,才是更好的對待身邊人。慢慢的,我對「情」的執著也就淡了。但是後來在大學又在這方面栽了一個大跟頭。由於之前看過大法弟子寫的一部小說,是一個女孩因為男孩(修煉人)而走入修煉並共同精進的故事,心裏不知不覺對此產生了嚮往之心。而且我身邊一直沒有同修,也希望能有一個可以互相交流互相督促的人。當時沒意識到這也是一種有求之心,所以在我跟身邊的一個異性朋友講真相後,他表示理解,並願意深入了解時,我的執著心得到滿足便開始和他交往,但相處的過程中越來越感覺不對勁。我發現他沒有真正相信大法,而且總跟我談論政治馬克思,最後甚至還說出了對師父和法不敬的話。我突然發現自己犯了一個多麼大的錯誤!趕緊懸崖勒馬,希望保持正常關係,無論對方怎麼勸說或者中傷我都不動心,保持清醒和理智向他解釋清楚他對大法的誤解,最後他也平靜下來,沒有說甚麼了。從此我更加謹慎與異性之間的交往,清除自己給自己安排道路的想法,不再追求遇見志同道合的同修。我相信,師父安排的就是最好的、最適合我的修煉路,我要做的只是好好實修,不斷向內找提高心性,做好三件事。

去掉這種追求常人中的幸福、希望有人理解交流的執著後,我發現自己似乎又陷入了另外一種「無情」的狀態。日常與常人朋友間的交往讓我隱隱的感覺到負擔,那期間尤其有一個朋友每天頻繁的找我,我開始是禮貌性的回覆、後來婉拒,有時不予理睬,有種會耽誤了自己學法修煉時間的想法,殊不知這正是我修煉的環境、是提高心性的機會。想到師父說我們是不同於以往的修煉功法只注重個人圓滿的講法,我知道自己這種想法不對,是私心的表現,但有時負面情緒上來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冷漠。後來看了明慧交流文章《體會大法的洪大、圓容和嚴謹》,明白自己又走極端了。想起《憶師恩》裏同修們對與師父在一起的日子的描述,無論世人如何對待,師父呈現給我們的一直是溫暖與光明,師父為我們為世人承擔了這麼多但從來沒覺的我們是負擔,這種洪大的慈悲讓人感動的落淚。師父珍惜每一個世人,我有甚麼理由不好好珍惜呢?想起師父慈祥的笑容,再想想身邊的人,他們都很苦的呀,我怎麼能拒人於千里之外呢?

即使有人在人中表現不好,我們也不能因此對他有成見、放棄他、看不起他。有時遇到常人中評價不好的人心裏也會不自覺的帶著看法,擔心這樣的人會不會不好講真相。也許本來是他明白真相的機緣,這一念反而增加了阻礙。而且這種自負心理也會伴隨著自卑心理出現,尤其越長大,社會的這種階層觀念影響越明顯。比如我在大學裏身邊幾乎都是家境好、學習好、人緣好的同學,有時也會產生一種自卑的心理。有一次和室友一起報了一個比賽,本來只是抱著嘗試的心態,沒想到一路初試、複試都過了,看到決賽名單上只有我一個人是普通班,而彩排時其他人強勢和出色的表現也讓我更加自卑,都不敢上台說話了,在休息的時間裏一直背《洪吟》才平靜下來,想著應該很快就可以淘汰下台了。結果沒想到我一直站到了最後。我感覺自己的表現並不比其他人好,怎麼會這樣呢?我先是想到了《轉法輪》裏師父講的辦公室裏一個能力差的人反而當了能力強的人的領導的例子,是他們命裏沒有嗎?

我繼續往下想,想到了師父的這段講法:「大法弟子在迷的社會中與常人生活在一起,最容易在思想上、最起碼在某一方面隨波逐流。如果你做事情不能用大法來衡量自己,你如果做事情不能夠用正念思考問題,碰到問題不站在法上,你就是個常人,沒有任何區別。」[2]「你要不能用正念去指導你,你不能像個大法弟子一樣用修煉人的標準衡量自己、衡量世界、衡量別人,那你就是跟常人一樣。」[3]

對啊,我不就是用常人的標準來衡量自己和他人了嘛!所以會因為這些外在的表象而自卑或自負,忘了生命的本質才最重要,忘了把自己當作大法弟子、法才是唯一的衡量標準。能夠修大法是莫大的榮幸,是多少輩才修來的福氣,我竟然還為那些微不足道的事感到自卑。應該感到羞愧的是自己沒有按照大法弟子的標準來做好這件事才是。後來由於自己時間不太合適,便把比賽的獎品──名企的實習機會讓給其他人了。同學為我感到可惜,我卻感覺很坦然,樂呵呵的。我自知自己的表現是不足以拿這個獎的,師父是藉這個來點醒我吧。破除掉人的階層這個觀念,就像衝破了一層殼一樣清爽。

師父說:「階層是人類社會形成的一種社會形式,它不是生命的階層。所以生命都不簡單,別看人的外表怎麼樣。有的時候你看那個揀垃圾的,往前推,你會發現他以前是宇宙中巨大的一個神,可是在迷中、在輪迴轉生中,他完全迷失了,迷的甚麼都不知道了,甚至於很多生命在輪迴中對自己的處境憤憤不平,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來這幹甚麼。」[3]

前段時間在夢中夢見自己在考場上做題,好多不會,十分著急,最後要交卷了,感覺不能及格,不敢交卷。最後大家都交了,看了別人的發現自己也不是想像中的那麼差,但我沒敢交卷,所以沒有分數,老師和同學們也只能惋惜……這幾天又想起這個夢,正視了自己不敢交卷的心,雖然自己修的不好,似乎沒有甚麼可寫的,但我也始終沒有放棄,而師父也一直呵護著、引導著我,又看到同修們的鼓勵,想起自己修煉路上的磕磕絆絆,也希望能給同修們提供一些前車之鑑,從而少走一些彎路。

如果有和我一樣在修煉路上跌跌撞撞的同修,請不要放棄自己,不要沉溺在自責中,那樣正符合了舊勢力的心意,要知道師父比我們自己更珍惜我們呀!師父還在等著我們的好消息,抓緊時間跟上師父的步伐,珍惜正法的最後時期,堅持學法,提高心性,堅定正念,精進實修,不負師恩,完成來世使命。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甚麼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