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恩師回家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二日】我是二零零七年為祛病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年輕女弟子。

修煉前,我得了一身病,必須在醫院做手術,我第一次手術失敗,醫生偷偷割掉了我的左卵巢,我多病的身體受不了再次手術,再做手術的話,我的子宮和僅有的右卵巢也保不住了。在當今醫學這麼發達的時代,彩超都照不到我的肚子裏長了甚麼東西,我的肚子就像皮球一樣又硬又大,見到我的人,都認為我又懷孕了,像七、八個月的孕婦,病痛的厲害。例假來了二十天都不走,特別是早上起床去廁所,這個過程別提多難受了,我家裏沒有廁所,必須去公共廁所,從我下床去公廁的過程,我必須雙手抱著肚子,緩慢行走,肚子都痛得特別厲害,到了廁所,大小便不敢用力,一用力肚子都痛的我承受不住,大便七、八天都解不下來,越解不出來,肚子越痛越難受,我承受疼痛到了極點。

因為病的原因,不能憋尿,所以每晚上小便好多次,從得病以來沒有睡過安穩覺。我是吃不進飯,吃一點點就難受,成了上下不通的重病人了。醫院檢查說,又多了一個卵巢囊腫,必須手術,不然有生命危險。我知道我的生命已到了垂危,我就跟丈夫說:「我不做手術了,如果讓我活命,我就回家煉法輪功,生死都交給法輪功。因為我姑姑就煉法輪功, 她所有的病都通過煉功煉好了。」當即我倆就回家了。

回到家,我就學《轉法輪》,一口氣學了兩講《轉法輪》,看完八十頁書,我肚子裏那個又沉又脹又重的東西一下子沒有了,身體非常舒服,非常輕鬆,從來都沒有過的那種舒服,簡直太神奇了。從那一刻起,我下定決心堅定修煉法輪功 。

修煉路上,闖過病業關也是對信師信法的考驗,幾次深夜我都噁心的特別厲害,我怕影響丈夫和孩子,就去了公廁,蹲在那裏,我雙手握拳,頭仰向上空說:「你來吧,我就使勁吐,因為我堅信師父。」寫到這我已是淚流滿面,弟子無言寫出對師父的感恩,唯有好好精進。我知道是師父給弟子淨化身體,消業呢,幾次幾次,也不知道多少次,就這樣闖過病業關。

記得有一次,令我終生難忘。那一次月經來了,我上吐下瀉,可是呢,吐也吐不出來,瀉也瀉不下來 ,那個難受真是別提多難受了,就這樣我吐一陣子,煉一陣子功,瀉一陣子就去煉一陣子功。那時是煉第一套功法,就這樣我堅持著煉,來回幾次,我整個人已是虛脫了,渾身是汗。在腹前抱輪時,師父給我灌頂,從頭頂到胸前,那股熱流真是暖暖的,讓我感受到神奇。然後我在心裏和師父說去睡覺,這一覺醒來,身體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全身的病都沒了,甚麼婦科病、肺氣腫、咳嗽、坐月子落下的腿疼、頭疼、頭透氣、神經性皮炎、卵巢囊腫、便秘等,所有的病全好了。

在這十一年的修煉歷程中,不管多少關多少難,我就是信師信法,從不會修到會修,在恩師的看護教導和同修的幫助下,我從一個自私強勢、脾氣暴躁、不會忍讓、有仇必報、好打好鬥,從不會為別人著想的自私之人,完全改變了,變成一個按真、善、忍做人,處處事事為別人著想的人。在這裏,我感謝師父把我從地獄撈起,洗淨我,選擇我,看護我,幫助我,讓我一步步走過坎坎坷坷,教會我做一個無私為他的生命,我的身心從裏到外都得到了淨化。我知道了做人的真正目地,就是返本歸真。我要在修煉的路上跑起來,飛起來,勇往直前,決不後退。

我曾跟姐姐說,給我全世界我都不要,就要煉法輪功,在修煉的路上,助師正法的路上,救度眾生的路上,永不放棄,堅修大法到底。我還要跟全世界的同修說,我們是最幸福最幸福的,因為師父選擇了我們,今生我們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真是太幸運了,我們只有做好三件事,學好法,實修心性,以後的事由師父做主。用盡人間的語言都無法表達我對師尊慈悲救度的感恩。同修們,讓我們一起精進吧!跟恩師回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