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與大法擦肩而過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我從小就有一個毛病,就是不讓人說,只要誰一說我不好的,我當時不反駁,可回家後就開始哭,真是哭的昏天黑地的。

一九九八年我和兄弟媳婦先後接觸大法,去當地煉功點煉功。後來,被一同修說了,心裏過不去,離開了大法。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我還把請的大法書和煉功帶等都燒了。每天做生意掙錢,忙的不亦樂乎。

二零零五年,我因感冒去一個診所打針過敏了,馬上被送去鎮醫院搶救,在半道上我就休克了,大小便失禁。第二天又被送去省醫院搶救,半年時間搶救了六次,花去了十多萬元。醫院確診我患的是罕見的高度過敏症,腎衰竭。表現出來的症狀就是喘,上不來氣,四肢無力。後來醫院強制我們出院,不給治療了。我丈夫找我娘家人交代了我的後事。娘家人走後,當天晚上我的病復發了,休克數次。稍微清醒的時候,我聽見丈夫和兒子在商量我的後事。裝老衣服都給我準備好了,放在我旁邊。

我那時真是百感交集,突然想起了大法。心裏說:李洪志師父,我錯了,您救救我吧。這個「忍」字我今後一定能做到,給我安上個尾巴,讓大家把我當馬騎,我也能忍住。這樣想著時,我緩過來點了,能說出聲來了,我就喊:「法輪大法好!」

我兒子聽見我喊,一下子就跪在地上說:「師父,救救我媽,我一定感謝您,以後我一定為大法做事,我一定報答您!」我丈夫和兒子都跟著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喊著喊著,我又漸漸的睡著了。

第二天早晨,我就感覺餓了,要吃的。一下子喝了一碗粥,吃了一個雞蛋,我就感覺有勁了。我讓丈夫幫我穿衣服,我要找人教我煉功。我丈夫說,我找人來這兒教你吧?我說不行,我得親自去道歉,人家叫我來煉,我拒絕了人家,耽誤了六年,這是我的錯。

我就坐車去了呂姐家。因為我那時一氣之下離開大法走了之後,呂姐一直找我勸我,沒有放棄我,可我沒有聽她的。有時她來我家敲門,我假裝聽不見不給開門;有時開了門也帶搭不理的,呂姐也不往心裏去,就是往回拽我。我得親自當面給她道歉。

我到她家後,就休克了,她一邊給我捶後背,一邊求師父救我。我醒後,她說:我們師父說了,重病號是不收的。我說我沒有病,這都是假的,假相,我一定能煉。她給了我一本《轉法輪》,我放在懷裏。出門碰到一個朋友,我們一起走了一里地,到了家。

因丈夫出去找我,家門鎖了,進不去,我就坐在外邊道上看《轉法輪》,看了二十三頁。第二天丈夫扶著我開始煉功,煉了三天,丈夫把我扔在地上,不願意扶著我了。我上炕把褥單子絞成條,拴在門框上,然後那頭綁在我身上煉功,煉了一週後,我自己能做飯了。

煉到半個月後,一天家裏來了七、八個警察,來查防火和煤炭專營的事,因為煤炭得有專賣許可證。他們進屋看見了我的大法書,說這不是法輪功嗎?就拿我的書。我一點都沒害怕,跟他們說:你們不讓我煉,我身體有病看病花錢你們給我報銷呀?我現在都花了十多萬了,你們給我報了,我出國去看病,你們給我拿錢,我就不煉了。我還說:我要是你的親人,你怎麼辦?我要是你媽媽,你能讓我挺著等死嗎?你咋給我解釋?誰家沒有父母兄弟姐妹?正在爭執的時候,進來一個當官的說,咱們別管這事,咱們不是來管這個的。他們把書還給我就走了。

從那以後,我真正走入大法修煉中,直到今天,已經十三年了。這期間,我一片藥也沒吃過。雖然身體還有點小症狀,可我根本不理它,不把它當回事,甚麼也影響不了我做法上的事。我現在悟到了,我身體上還有點小症狀是因為我還有甚麼東西沒有徹底放下,比如說我雖然走回大法中了,可是我不讓人說的這個根子上的東西,還是沒有徹底去掉,有時還和同修發生爭執。一次和同修發生爭執,我躺在炕上兩個月沒起來。

一次我正做飯時,開始流鼻涕,我用衛生紙堵住鼻孔,覺的不適應,很癢,我用胳膊一抹鼻子,結果紙球進入鼻腔裏,出不來了,家裏人把我送到省級醫院。檢查結果,說紙球有,在鼻腔裏面;並且說我滿腦子都是瘤。大夫問我,你沒有感覺嗎?我說沒有。醫生說得馬上住院做手術,我說:我先不住,回家湊湊錢再說。我們就到了候診廳。兒子說你們等著我,我去辦住院手續。我說先回家再說。我兒子說:我這有卡。我說:你有錢投在證實大法、救人的事情裏。我信大法一信到底,我師父讓我活我就活;我師父讓我死我就死。然後我就衝出大廳,回家了。

回家後,同修幫我發正念,和我一起學法,到現在好幾年了,腦袋甚麼感覺也沒有。如果滿腦袋都是瘤的話,我還能挺到現在嗎?如果腎衰的話,我能活到現在嗎?那不都是假相嗎?

我和大法差點擦肩而過。這麼好的大法,要是擦肩而過,那真是不得了了,我這輩子就白活了。更重要的是,我來世間的目地沒達到,我那世界裏的眾生怎麼辦?他們還能不能得救了?他們將怎樣看我、評價我?我將來怎麼面對他們?怎麼交代這個事?我和師父簽的約怎麼履行?這一系列的問題,有時越想越害怕,要真的離開大法後果不堪設想。

我感謝師父沒有放棄我,在我那樣對待法輪功的心態和情況下,師父都沒有嫌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我有時痛哭流涕,無言以報,深切體會到了師父的佛恩浩蕩。

最後,我勸那些得了法、在迫害中迷失了方向的學員,接受我的教訓,快回來吧!萬萬不能和大法擦肩而過。沒有很多時間了,也不會再有第二次這樣的機會了。

我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一定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回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