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標語一定要清除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九日】

清除邪惡宣傳牌

去年剛入冬的一天早上,我帶了幾份真相想出去發了。坐著公交車漫無目地的看著路邊的小區,就是不知從哪下車,心裏想師父給我安排吧。走了一段路聽到報站說到了某某站,我突然一念,這個小區很久沒去了,在這裏下車吧。就進入了小區,發了幾份資料,院子不大,可是出出進進的人還是很頻繁的。在發的過程中感到這裏的場不是那麼舒服,有點怯的感覺。直覺告訴我這裏的居民明白真相的可能不多。

往出走的時候一抬頭看到小區門口處有兩處宣傳牌,寫著影射誣蔑大法的詞句,很顯眼。我很是一驚,這麼多年講真相,邪惡因素很少了,怎麼還有這樣邪惡的標語呢?讓我看到就不是偶然的,我得清除它。

到了跟前才看到宣傳牌很高,我只能夠到底部,而且沒有工具,心想叫個同修一起來清除吧。走到出口處就看到離門口較近的一個牆面上一個宣傳牌,也寫著影射誣蔑大法的很大的字,而且裏面還有漫畫,用影射的詞句叫人遇到講真相的大法弟子要報警等。

我找到一個同修說了這個情況,她說現在主要以講真相救眾生為主。標語只要不提法輪功,就不理它。她勸我從受迫害的心態中出來,我們不是邪教,不用理它,理它反而向別人證明自己是邪的。我說服不了她,就是心裏覺的應該清除,因為它的背後有邪靈的因素,它在散發毒素。

雖然觀點不一致,同修還是同意幫我發正念。一天晚上我和同修約好去了小區,那兩個宣傳牌很亮,裏面有廣告燈,門衛處也燈火通明,不時還有人走動。同修在外面發正念,我進到小區,避開幾個行人,走到宣傳牌下面,拿出美工刀,劃破塑料廣告布,可是聲音很大,我擔心門衛聽見,急匆匆的在每個牌子的下面劃開幾個口子,割掉了一部份,沒有完全毀掉。門口處的那個大的宣傳板離門衛很近,裏面進出的人很多,找不到機會清除。我出去和同修說了,她說這個宣傳牌她來時看過了,提的都是其它邪教,沒有說法輪功,不必花費那個力氣了。我只好心裏對師父說:「弟子盡力了。以後看時機吧。」

就這樣過了幾個月,我的心裏盼望著天氣冷一些,可是一天天過去了。直到今年過完年,我說不能再等了,我求師父下個雪。

一天半夜裏突然下了一場大雪,我決定第二天晚上去。那個同修還是認為沒必要清除,另外一個同修也說沒有必要,說像這樣的不提法輪功的標語都不要管。這兩個同修都是在面對面講真相上做的很好的。

我從同修那裏出來,心想也許同修說的對,我對此太執著了?是不是正法形勢變了?我該在面對面講真相上下功夫了?

晚上我先學法。我不想失去這次機會,以後天氣會越來越熱,外面人多更不好清理了。我決定還是去看看,一切聽師父安排。

進了小區我看到門口的燈光竟然不太亮,保衛室沒有像平時一樣燈火通明,似乎是師父都安排好了。我先進入樓房發了幾份真相資料,心想如果不能清除也不白來。發完出去時,有三三兩兩的人從外面進了小區,我在樓頭避開他們的視線。幾分鐘後我正念出來了:我做的是正事,我要去清除它。我往門口宣傳牌處走,發現門衛從門衛室出來了,還看了我一下,我心想:讓門衛離開多好。結果門衛就真的很快離開了。我擔心他回來,很快糾正自己的念頭:「不允許他回來。」

我拿出刀子割起塑料廣告布來,還是有很大的撕裂聲,遠處有人過來了,那時我沒有一點怕,心裏穩穩的,我停了下來站在那,等那些人過去,那三、四個人像沒看見我似的。我心裏很平靜,不像第一次清除時膽膽突突的,好像在做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廣告布完全割下來後,我感到身體被一種奇妙的物質包圍著,暖融融的一種祥和的場,是師尊在加持。想到今天的條件這麼好,一定是師尊給我創造的,看來這個清除是師尊肯定的。

我費力的用小刀把那些漫畫一個個摳掉,裝在兜裏打算回去燒掉。過程中,我求師尊不要讓那個門衛回來。期間也有一兩個路過的人,我就停下來,看他們似乎都沒人看到我,根本不向我這邊看。我做完後,就朝門口走去,那個門衛這時回來了,我立即從門口出去,一點都不緊張,沒有和他照面,那個門衛站在欄杆旁似乎被抑制了。我平靜的離開了,一直到家,身上都是被強烈的能量包圍著。

通過這件事,我知道該去自己的依賴心了,別的同修在講清真相上都有自己的強項,既然標語是我發現的就是應該我自己去做,我依賴其他同修反而受到干擾。

慈悲的師父一直保護弟子加持著弟子,才讓我順利完成了這個光榮的任務。如果沒有師尊的保護,我一個人根本沒有勇氣在那樣看似危險的環境中做這樣的事情。

我的思考

記得迫害初期,看到這類標語,只要是大法弟子都是毫不猶豫的把它們清除了。可是為甚麼今天很多同修都認為沒有必要?

我個人認為,這類邪惡宣傳牌雖然沒有直接提到大法,但是內容是影射大法弟子的,比如真相幣、懸掛標語,都是針對大法弟子講真相,特別是那幾幅漫畫。而且這邪惡宣傳牌的背後散發出的黑氣就毒害著世人,危害不小。因為我們忽視它,才讓這些邪惡宣傳牌得以保留,繼續毒害世人。

同時我也看到有很多同修不願意清除,是因為覺的風險大,不如面對面講真相來的快,能夠一下子看到救人的效果。

從《九評共產黨》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我們知道邪黨幹任何事都是為了它的利益和它的政權,它是為迫害大法而生的。所以任何以污衊、影射大法的宣傳欄或宣傳牌都是阻止世人得救的,所以是凡出現這類諸如「反對邪教,崇尚科學」的東西我們都一定要清除,沒有甚麼含糊的。

以上是個人的一點認識,請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