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前醫院院長李灼日遭惡報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海南報導)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二日,海南省人民醫院原院長、黨委副書記李灼日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日前正接受審查和調查。

李灼日,男,漢族,一九五九年十月出生,湖南安仁人,一九九二年八月至二零零二年七月,歷任湖南省人民醫院主治醫師、副主任醫師、院長助理。二零零二年七月至二零零五年九月,任新疆吐魯番市人民醫院黨委副書記、院長。二零零五年九月至二零一零年八月,任湖南省人民醫院副院長。二零一零年八月至二零一八年九月,任海南省人民醫院院長、黨委委員或黨委副書記。二零一八年十月,被免去黨委副書記職務。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二日,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審查。

據醫院官網等公開資料顯示,李灼日擅長肝膽胰外科,從醫三十年,施行肝膽胰手術4000餘例,包括肝、腎移植手術,網頁明確提及李灼日的肝移植術8例,腎移植術11例。由此可知,李灼日並非只是主持行政工作的醫院高官,他在二零零五年至二零一零年,在湖南任職期間,從事肝膽外科實際臨床工作。

李灼日在轉往海南省人民醫院後,據報導,自二零一零年,李灼日主持之下的海南省人民醫院,「填補了省內無肝移植手術的空白」,其中一場手術發生在二零一五年,即海南省人民醫院為一極危重病人鄭南生換肝。

二十天找到配型肝源

據相關報導,患者鄭南生時年四十四歲,曾是汶川地震醫療隊的隨隊醫師。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鄭南生病重入住海南省人民醫院治療。二零一五年一月九日晚,院長李灼日親自主刀,為鄭南生手術。

到二零一五年四月一日,鄭南生再次出現消化道大出血等病症,轉入重症監護病房,多個科室聯合會診,醫生認為肝功能衰竭和門靜脈血栓形成是鄭南生再次大出血的主因,只能做肝移植手術。到四月二十二日,海南省人民醫院的器官移植團隊,與中山大學醫學院的移植醫生,給鄭南生做了肝臟移植手術。

鄭南生這起換肝手術在器官移植醫療上的真正罕見之處,是僅僅二十天,獲取配型供體器官。

一般人都知道,要進行肝移植手術,肝源是最大的難題。鄭南生移植的肝從哪裏來?海南省人民醫院肝膽外科副主任陳勁松說:「鄭南生是幸運的」,經多管道聯繫肝源,終於在省外找到了可以移植的肝。

在關注中國器官移植新聞的人不難發現,陳勁松的說法令人耳熟,也是幾乎每起公開報導器官移植案情的典型情節,重大危急病患需要器官移植,供體器官不論肝、腎,說有就有,而且取得時間之短,在移植醫學上明顯不合理。

質疑供體器官來源不明

這就讓人合理質疑供體器官來源不明。如眾所周知,國際長期指控的中國境內至今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被「按需殺人」取器官,那麼每個移植器官恐牽涉另一條無辜人命──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據海南人民醫院官網介紹,在李灼日二零一零年八月起擔任院長開始,積極開展肝、腎移植手術,至二零一五年這五年來,已移植40例。那麼包括鄭南生在內的這些肝臟、腎臟等供體器官來源哪裏?這無疑是比經濟腐敗更應該交代清楚的問題。

李灼日分別在湖南省人民醫院、海南省人民醫院任職約15年和8年。這兩家醫院都是大陸的三級甲等醫院。因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海外的相關追查組織曾對兩家醫院和李灼日發出追查通告。

據對公開資料的不完全統計,截至二零一四年,海南省人民醫院、海南省農墾總局醫院、海口市人民醫院等海南6家醫院共實施腎移植至少323例,肝移植至少9例,角膜移植至少76例。

如李灼日任海南省人民醫院院長期間,二零一零年十二月至二零一三年一月,該醫院進行了6例肝移植;二零一一年至二零一二年,該醫院有腎移植手術9例,基本都是活體移植。

李灼日擔任湖南省人民醫院肝膽外科主任醫師時,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日至十二月八日曾參與實施3例全肝原位移植。

李灼日擔任湖南省人民醫院副院長時,二零零六年四月下旬,該醫院曾通過湖南官媒發表了「免費進行20例器官移植」的消息,稱將免費為20人換肝換腎,患者可通過熱線報名等。這些供體的來源是否合法,令人懷疑。

'活摘器官示意圖'
活摘器官示意圖

這一樁樁一件件器官移植背後的活摘內幕令人驚駭,李灼日發表的論文、主編的著作、擔任的職務、移植的器官都沾滿了法輪功學員的鮮血。

美國人權作家葛特曼(Ethan Gutmann)調查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被摘器官的《屠殺》一書最近在台灣出了中文版,再次引起人們對中國器官移植黑幕的關注。

自從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這些被稱為「白衣天使」的中共醫生追隨元凶江澤民的迫害政策,為一己之私,泯滅良知,助紂為虐,對這場迫害的延續,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