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輪功 19年間逾兩萬人遭惡報(3)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一日】(接上文《迫害法輪功 19年間逾兩萬人遭惡報(2)》

(六)各級黨政系統

圖8:1999~2018年中共各級官員遭惡報人數統計
圖8:1999~2018年中共各級官員遭惡報人數統計

表9 各級黨政官員遭惡報人員所在部門分類統計

分類

總計

本人

殃及親友

殃及親友者

國級官員

22

22

0

0

省級官員

134

130

4

2

市級官員

304

264

40

29

市區官員

114

95

19

14

社區、街道

492

353

139

96

縣、縣級市官員

534

453

81

58

縣以下官員

2447

1821

626

419

合計

4047

3138

909

618


各級黨政官員是一個涵蓋面最廣的中共布控體系,它從中央到城市居委會甚至樓長,再到偏僻農村的一個小組長,無處不及,所以各級官員在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問題上,起到了助紂為虐的作用。

在這個體系中我們將其分為七大類,總體來看共有4047人遭惡報,其中有618個作惡官員殃及到909位親友遭惡報。

1、國級官員:在中共國級官員中有22人遭惡報。
2、省級官員:省級官員共有134人遭惡報,其中包括有2個官員殃及到的4個親友遭惡報。
3、市級官員:市級官員共有304人遭惡報,其中包括有29個官員殃及到的40個親友遭惡報。
4、市區官員:市區官員共有114人遭惡報,其中包括有14個官員殃及到的19個親友遭惡報。
5、社區、街道:社區、街道共有492人遭惡報,其中包括有96個官員殃及到的139個親友遭惡報。
6、縣、縣級市官員:縣、縣級市官員共有534人遭惡報,其中包括有419個官員殃及到的626個親友遭惡報。
7、縣以下官員:縣以下官員共有2447人遭惡報,其中包括有618個官員殃及到的909個親友遭惡報。

案例:

▼安徽省肥西縣袁店鄉大灣村惡黨支書遭報死亡

二零零五年五月初的一個早晨,孔凡勤散步來到大灣水閘門跟前,下面河裏突然出現兩條魚,孔凡勤彎腰去捉魚,當時跌倒在地,他家人當場把他送往醫院,他在半路上就死去了。消息傳開,很多人都說他是毒打、舉報法輪功學員遭了報。

在孔凡勤意外死亡之前的一個星期,他於二零零五年五月一日下午,和大灣村一個治安委員非法抓住一名在大灣村貼法輪功真相傳單的法輪功學員,孔凡勤當時解下腰中皮帶沒頭沒腦連續打了這個法輪功學員,把頭部打了個洞,血就從頭往下淌,穿的白褂子都被血染紅了。他又打電話給當地山南派出所,三個惡警把法輪功學員綁架送上警車,帶到派出所,又帶兩個惡徒去非法抄家,翻箱倒櫃,撬櫃撬箱。這個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縣看守所三十多天,被非法勞教一年。天網恢恢,善惡有報。一個星期之後,惡人孔凡勤遭報死去。

▼甘肅白銀市水川村村幹遭惡報並殃及家人

王金中(音),男,六十二歲,是白銀市平川區水川鄉水川村前大隊大隊長,在其任職期間,多次積極執行中共政策,迫害當地的法輪功學員。王金中參與騷擾迫害法輪功學員韓仲翠的母親、姐姐就是一例。

法輪功學員韓仲翠女士,自二零一二年七月中旬失蹤。白銀市平川區水川鄉水川村前大隊的家人經過長達一年的找人、要人,直到二零一三年七月三十一日,才在甘肅蘭州女子監獄看到了被迫害得皮包骨的韓仲翠。因此,韓仲翠的姐姐去向甘肅蘭州女子監獄要妹妹回家。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下午,王金中帶著水川鄉鄉政府的六、七個人闖到法輪功學員韓仲翠母親的家裏,找韓仲翠的姐姐,在屋裏,王金中肆意找來找去,東瞅西瞅,嚇得韓仲翠八十幾歲的老母親一天都沒吃飯。

王金中問韓仲翠的母親韓仲翠的姐姐去哪裏了,鄉「610」的人說韓仲翠的姐姐在甘肅女子監獄鬧事,氣的不行,要抓她,讓其以後哪裏都不要去了。

韓仲翠的姐姐見到王金中,說:「我妹妹被人冤枉,被抓,我不能去嗎?」同時告訴大隊長王金中,韓仲翠為甚麼修煉法輪功,以及江澤民是惡意栽贓陷害法輪功,法輪功無罪,妹妹韓仲翠無罪,必須回家。就是這樣一個大隊長,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他開的轎車停在路邊,裏面坐著王金中、其兒子、兒媳,以及小孫子。結果,一輛煤車經過王金中的轎車時,猛然間翻車,直接將王金中的小轎車壓在下面,等人們將車翻轉過來時,王金中和其兒媳已經死亡。

▼黑龍江雙城市邪黨書記李學良作惡殃及家人

李學良一向相信算卦,一次有一算命先生告訴他:你千萬不要迫害法輪功,這功厲害,將來會平反的。所以李學良在邪黨迫害法輪功初期沒有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可在二零零四年中央記者來雙城採訪,看到新興鄉上空懸掛的法輪大法好的條幅,回去反映給羅幹,然後羅幹命令李學良迫害法輪功,雙城市為了保官職,召開綁架法輪功的秘密會議。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全市進行大搜捕,幾十人被綁架,多人被勞教,法輪功學員肖亞麗、顧秀嫻幾天內被迫害致死。

不久,李學良兒子李樹勇駕車從哈市回雙城途中,鑽到路邊停著的大貨車底下,將頭皮揭蓋推到後腦勺,近似植物人,差點喪生。作惡殃及家人,使他後悔莫及。

▼吉林市濱江社區主任劉德潤遭惡報雙目失明

吉林市豐滿區濱江社區原委主任劉德潤邪惡至極,在九九年七•二零時積極配合派出所惡警對修煉法輪大法的法輪功學員做摸底調查。七•二零之後帶領派出所的惡警到法輪功學員家抄家,抄書,逼法輪功學員寫不煉功的保證書等。該惡徒還經常監視法輪功學員的行蹤,並自以為只要迫害大法和法輪功學員表現積極,可連任委主任,但在改選時不僅委主任沒當上,還繼續遭惡報,原本用來幹壞事監視法輪功學員的兩隻眼睛最近甚麼也看不見了,雙目失明。

▼河北省廊坊市李桑園村村長波會友說死就死

波會友,五十一歲,男。河北廊坊北旺鄉李桑園村村長。從九九年以來不停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又去綁架法輪功學員,並且嘴裏還喊著:「我就不信治不了你們法輪功,如果我要治不了你們,明天就讓我見閻王爺」。他的話還真靈,第二天早上七點突發心臟病死亡,死狀非常悲慘,滿臉青紫。

(七)宣傳、教育、演藝、媒體、軍隊、宗教系統

圖9:1999~2018年中共宣傳教育類人員遭惡報人數統計
圖9:1999~2018年中共宣傳教育類人員遭惡報人數統計

表10 宣傳教育類人員遭惡報的分類統計

分類

總計

本人

家人

殃及親友者

宣傳

95 84 11 9

文化教育

1009 816 193 134

演藝界

35 29 6 6

媒體

130 118 12 7

軍隊

49 42 7 4

宗教

14 13 1 1

 總計

1332 1102 230 161

宣傳教育類人員,共包括六個方面,他們總的惡報人數為1132人,其中有161人作惡人員殃及到230位親友遭惡報。

1、宣傳:宣傳類人員遭惡報的有95人,其中包括,由9個作惡者殃及到的11個親友。
2、文化教育:文化教育類遭惡報的有1009人,其中包括,由134個作惡者殃及到的193個親友。
3、演藝界:演藝界遭惡報的有35人,其中包括,由6個作惡者殃及到的6個親友。
4、媒體:媒體包括報刊雜誌類,書籍出版、電視廣播類等共130人遭惡報,其中包括7個作惡者殃及到的12位親友。
5、軍隊:軍隊中遭惡報的有49人,其中包括4名軍人殃及到的7名親友。
6、宗教界:宗教界共有14人遭惡報,其中有一人殃及到1個家人。

案例:

▼鄭州大學哲學教授呂鴻儒污衊大法嘴被撞爛

呂鴻儒,男,七十來歲,鄭州大學哲學教授(原河南省哲學會理事、鄭州市哲學會副會長)。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他賣力地配合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他利用自己的身份,狂妄無知地到處做報告攻擊法輪大法,並在河南電視台上大肆誣蔑法輪大法,為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搖旗吶喊。

二零零三年八月初一天,呂鴻儒攜妻女、女婿和十來歲的外孫女一行五人,開車回老家祭奠其父去世周年,途中在一零七國道上自撞在一大貨車車尾,造成老兩口、小兩口當場死亡,小外孫女受傷的慘局。更驚人的是呂鴻儒本人面部嘴撞沒有了。單位為其舉行告別儀式時,只好用塊白布把嘴蒙住。知道此事的很多人議論:「這是他攻擊法輪大法得的惡報呀!」

▼廣州市中醫大學政治打手惡報死亡

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在廣州市中醫大學有一個煉功點,有很多學生、工人、老師等在那裏煉功,但是中醫藥大學的副校長,他一經過看見大家在煉功他就把大家趕走,好像他憎恨法輪功學員似的。大約九九年九月,這副校長升為正校長了。這個人從來都很少有病,剛升就突然傳出他得病住醫院了,結果一入醫院就要開刀,開刀一看,全部內臟都腐爛了。醫生不敢動,馬上幫他縫起來,沒有解釋是甚麼病,用打吊針保著命,一直大約維持了六個月左右就死掉了,花費國家八十多萬醫藥費。這個副校長長期以來破壞煉功點,得到了應有的報應,請那些還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馬上收手,報應來時後悔晚呀!

▼山東省臨朐縣上林鎮的臨朐縣綜藝劇團多人遭惡報

坐落在山東省臨朐縣上林鎮的臨朐縣綜藝劇團,在當地小有名氣。可在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七日的一場特大車禍更使得人們議論紛紛。在這場車禍中,臨朐縣綜藝劇團團長張來信、副團長杜蘭玲、演員王紅霞死亡,其中杜蘭玲的兩個女兒(也是演員)、還有一名琴師,摔成重傷。這三死三傷的蹊蹺和突如其來,冥冥之中讓人覺得有一種天意。

知情人都知道,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和江氏邪惡集團迫害大法以來,在各部委上級的命令下,為撈取名利資本,其團置大法真實於不顧,主動配合上級惡令,編排誣蔑法輪大法的節目在全縣巡迴演出。利用人們的文藝喜好誤導、挑動民眾仇恨大法,不僅自身迫害大法,同時間接使民眾對大法犯罪,造成惡劣後果,雖人不明、不知、不信,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人不治其罪,天必懲戒!人多疑問,皆說:莫非善惡有報?!

最近一段時間,演藝界古某、高某某等的猝死,他們生前都有著歌頌惡黨、或誹謗大法的歷史,神佛慈悲於人,給人認識改過的機會,但時間卻不是無度的,生命也是有標準的。天災人禍連連,是神在警告迷中人類:善待大法,給自己留下未來。

▼《河南日報》報業集團董事長、社長楊永德葬身大海

《河南日報》報業集團董事長、社長楊永德積極追隨中共邪黨行惡,在其掌控的多家報紙上,大量刊載辱罵法輪大法的內容,散布謊言,毒害民眾。

其間,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反覆打電話勸善,遺憾的是,楊永德始終執迷不悟,放棄了神佛的慈悲救度,一步步走向絕境。

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一艘遊船在越南芒街附近海面航行。忽然,作為船客的楊永德的手機鈴聲響起,因嫌船艙內嘈雜,他步出艙外,站在船舷邊接電話。當時風微浪低,天氣尚好。不料,轉瞬之間,天上飄來一團雲霧,雲霧迅速籠罩了周圍的海面,能見度頓時變的極低。而遊船還在航行,楊永德的通話還在繼續。就在此時,忽聽「咚」的一聲巨響,遊船與一艘運煤船相撞。船身猛的一顛,將楊拋向大海。楊在冰冷的海水裏拼命掙扎。遊船緊急拋錨停航,沉重的鐵錨恰巧擊中楊永德的頭部,結束了他六十四歲的生命。

事情怎麼那麼巧?我們不該想一想嗎?用一朵烏雲、一個相撞的遊船、一個鐵錨,神就收走了楊永德的命。

▼湖北省黃梅縣五祖寺方丈誹謗大法雙目失明

見忍,俗名汪長元,男,四十三歲,祖籍貴州省貴陽市,出生於湖北天門市,先後任黃岡市政協常委、黃梅縣政協常委、湖北省佛教協會副會長、黃梅五祖寺方丈。汪長元曾和中共邪黨黨魁江澤民見面,被欺騙迷惑後,與中共邪黨沆瀣一氣,一直擁護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多次召集寺院僧眾開大會造謠誹謗法輪功。

積善余慶,積惡余殃。二零一零年三月,汪長元在參加中共邪黨的「兩會」後,兩隻眼睛甚麼也看不見了,只能在別人的攙扶下走路。把邪惡中共當上帝,那不就是瞎眼嗎?

(八)企事業單位

圖10:1999~2018年企事業單位各級人員遭惡報人數統計
圖10:1999~2018年企事業單位各級人員遭惡報人數統計

表11 企事業單位遭惡報的分類統計

分類

總計

本人

家人

殃及親友者

董事長、經理

193

165

28

15

政府官員

636

510

126

82

邪黨書記

350

297

53

39

保衛人員

303

247

56

37

一般職員

438

368

70

52

 總計

1920 1587 333 225


我們將企事業單位參與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人員分為六部份,從整體來看,遭惡報的共有1920人,其中225人殃及到333個親友遭惡報。

1、董事長、經理:董事長、經理一類遭惡報的共有193人,其中包括15人殃及到的28名親友。
2、政府官員:政府官員遭惡報的共有636人,其中包括82人殃及到的126名親友。
3、邪黨書記:邪黨書記遭惡報的共有350人,其中包括39人殃及到的53名親友。
4、保衛人員:保衛人員是各企事業單位的保衛科、公安科等對單位起保衛作用的人群,這類人群共有303人遭惡報,其中37人殃及到了56位親友。
5、一般職員:一般職員,是各企事業單位的無治人員或低職位人員,這類人群共有438人遭惡報,其中有52人殃及到了70位親友。

案例:

▼四川古藺兩惡警遭惡報

古藺郎酒廠經警隊惡警劉平,參與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凶殘賣力,對本廠法輪功學員進行大肆抄家、搜書,並非法監管法輪功學員劉代成等。二零零零年十月一天,惡警劉平騎摩托車過二郎橋,撞上一顆拳頭大的石子,即刻從車上摔到地上,當場斃命。

二零零一年,古藺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幾百法輪功學員,所長熊均經常毆打法輪功學員,遭到過毒打的人甚多。有一天他的手奇痛難忍,又是上藥又是包紮,吊在胸前。他滿腹疑慮不得其解,便問法輪功學員:「我打你你痛不痛?怎麼我打你我的手痛得很?」其實,這就是惡有惡報。

▼河北省棗強縣電力局局長把災禍帶給家人

河北省棗強縣電力局局長吳子沱在職期間,積極追隨邪黨誹謗法輪功,曾參與把本部門一法輪功學員送進監獄,後來又逼瘋一年輕法輪功學員,其次子車禍身亡。其次子開始在棗強縣電力局工作,而後利用其職權調入衡水市行政部門剛剛升任,就出車禍。

▼山東原勝利採油廠廠長譚章害人害己

積極執行江氏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指令,失去理性和人性的迫害大法和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六日下午,譚章親自指示和布置抓捕法輪功學員龍連景(採油二礦),因法輪功學員不配合它們,堅決不開門,譚章就指示用氣焊把法輪功學員的防盜門割開將人強行綁架走。結果它很快就得了一種見不得人的怪病(破了面相),真是現世現報啊。

▼吉林德大集團公司董事長王秀林作惡殃及五位家人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追隨江氏流氓集團,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修煉者,先後將數名法輪功學員開除工職、送拘留、送勞教。並在本公司小報上寫文章污衊法輪大法,法輪功學員對他講真相他置若罔聞,反而指使德大派出所抓捕、綁架法輪功學員。

善惡有報是天理,王秀林已遭到現世現報。他的弟弟原是吉林某大學的副校長,仰仗哥哥的權勢賺大錢,在倒糧時發生車禍身亡;其哥哥及其女婿也在此次運糧的車禍中喪生。最近王秀林的妻子又突發心臟病,離他而去。聽到嫂子去世的惡信,家住長春的王秀林妹妹立即趕到德惠,參加嫂子的葬禮。沒曾想,在嫂子的遺像前突發腦出血,不治身亡。

事後人們議論紛紛,有的說他迫害法輪功遭報了;有的說他撈錢撈的太多了,德損沒了,遭到現世現報,還殃及了親人。有人問:他幹了壞事,為甚麼沒死,還活得好好的?其實,人的肉身要是死了,一點痛苦都沒有,真正的痛苦是人精神上遭受痛苦。王秀林迫害法輪功學員,接連失去親人,神還在給其機會,如不悔改,將會有更大的災難降臨。

▼耒陽市耒水運輸公司灶士港口惡黨支書遭惡報死亡

曹花義,男,六十七歲。今年四月間,曹先後看到張貼在垟上的不乾膠條幅「天滅中共在即、退黨自救保平安」,他就大罵大法,大罵法輪功學員,見到救度世人的真相傳單就撕、就毀。結果不到一個月,曹花義得病喉嚨腫痛,住院查「喉癌」,於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日死亡。

(九)基層人員

表12 基層人員遭惡報情況統計

省、市

總計

本人

家人

殃及親友者

福建

2

2

0

0

海南

4

2

2

2

上海

5

2

3

1

浙江

2

2

0

0

寧夏

5

5

0

0

江西

9

8

1

1

新疆

14

9

5

3

廣西

13

10

3

2

山西

11

11

0

0

江蘇

15

13

2

2

雲南

19

15

4

3

安徽

24

16

8

3

陝西

25

20

5

3

天津

31

20

11

4

貴州

43

21

22

11

廣東

37

30

7

5

甘肅

45

31

14

6

內蒙古

44

35

9

7

湖南

78

56

22

12

北京

88

64

24

14

重慶

92

72

20

13

河南

139

117

22

19

湖北

175

135

40

25

吉林

208

177

31

26

某省

232

190

42

26

四川

260

207

53

38

黑龍江

347

270

77

51

遼寧

476

387

89

71

山東

495

391

104

80

河北

778

590

188

140

總計

3716

2908

808

568


基層人員包括城市的工人,社區居民,退休工人、幹部,農村村民,原法輪功學員但被中共轉化後的邪悟者等,這類人群共有3716人遭惡報,其中包括568人,作惡者殃及的808位親友。

從表12可見,河北發生的惡報最多,達到778人,其次是山東495人,遼寧476人,黑龍江347人,四川347人,吉林308人,湖北175人,河南139人等等。一下不再一一贅述。

案例:

▼德惠市岔路口鎮北長溝村後李家三村民矯國金把真相條幅摘掉後當褲腰帶紮,他老伴怕遭報應,不讓他紮,他不信。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送糧時讓三輪車把大腿撞壞,粉碎性骨折,得到了應有的教訓。

▼德惠市岔路口鎮北長溝村後李家一姓陳的農民經常撕大法材料,謾罵大法,有人勸他說:「別撕傳單了,撕了會遭報!」他說我撕那麼多也沒遭報,兩手也沒壞。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他到當地草場幹活時,讓壓包機把兩隻手嚴重壓傷,十指很難保住,並於二零零二年一月四日在長春醫大二院進行了第二次手術。在這裏奉勸世人要以此為戒,記住「善惡有報」是不變的天理!

▼二零零一年八月份,德惠市岔路口鎮北長溝村後李家村裏小賣店門前的樹上掛有真相條幅,掛了五天。村書記看到後告訴社主任把其摘掉,社主任就找來了村民陳思書,把條幅摘下來了。沒幾天,陳開車到地裏抽水,車在平道上無緣無故就翻水溝裏去了,他當時就醒悟了,知道這是自己摘條幅遭報了。後來,他看見一個燒真相材料的村民,就對他說:「以後可別燒了,我都遭報應了!」然後就跟這個人講他遭報的經過。

▼參與迫害者死狀慘

楊春林,五十五歲,二零零零年初,其人一直監視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七日,他舉報法輪功學員抓走十人。冬月二十三楊春林頭伸進雞架查看雞時,頓覺得五臟六腑被人揪去,昏死在地上,他媳婦將他弄回去,說完話已奄奄一息。其女兒在縣醫院工作,當晚送到縣醫院,照相,心臟模糊,都是血跡,看不著五臟,送往佳木斯市醫院的途中死亡。在此之前,楊身體非常健康。

▼湖北英山縣老護士王鳳英被神擊倒嚴重摔傷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一日,王鳳英跟蹤一個到她家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並叫人打電話通知公安局,後伙同公安局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無知中造下深重的罪業,還洋洋得意吹噓自己。

可是報應來時絲毫不差。二零零二年的一天,她站在自家大門口,腳像被人打了一樣,突然仰面朝天,跌坐下去,腰部跌成兩段,尾椎骨粉碎性骨折,同時手掌心被旁邊的尖石頭刺穿一個大洞,當時疼痛難忍,後久治不癒。王鳳英常常睡在床上對著窗外大聲的哭喊,求人幫助清洗(因為手心裏面長了蛆,又痛又癢,實在難受)。因為太臭,無人敢去,自造業自受罪,實在有點可憐傷心。

▼罵大法遭惡報 嘴被撞碎

這是一個現世現報的真事,遼寧盤錦東郭葦場劉三村,有一個叫孫世龍的人由於不理解大法,聽信了電視的欺騙宣傳,不顧一切的反對大法,還對他人誹謗大法。今年春夏之交孫世龍騎摩托車外出辦事途中和另一摩托車相撞,四肢未受傷,但把嘴撞爛,牙床被撞碎,手術時還從他嘴裏掏出幾片對方的眼鏡碎片,險些喪命。此事警醒世人不要盲目聽信電視對大法的誣陷宣傳,清醒地認清大法真相,制止邪惡,給自己一個好的未來。

▼黑龍江依蘭縣三村民遭惡報

二零零六年,黑龍江省依蘭縣宏克力鎮馬鞍山村愛民屯村民焦萬軍在哈同公路包了一段工程,並且雇了一些人給他幹活,正好有法輪功學員也在其中。打工的法輪功學員曾對焦萬軍說:我們在這兒幹活會給那些民工講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真相,你千萬不要阻擋和干擾。他當時說不反對。

有一次在金溝路段幹活,焦萬軍干擾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愛民屯村民許福軍也和他一起干擾。法輪功學員勸說他們千萬不要對法輪大法犯罪,會有報應的,許福軍卻說:我不信善報惡報,如果那麼靈就讓我進監獄。

還有一個叫閆華的愛民屯村民,法輪功學員多次和他講真相勸三退,他不但不信還罵法輪功,並且往法輪功真相資料上抹牛屎。

二零零六年九月八日,焦萬軍雇的民工在北勝村路段幹完活後,坐四輪車回愛民屯,當車行至哈同公路305至306路段中間時突然翻車,四輪車上十幾個人,只有二十七歲的閆華被當場砸死,其他人只受點輕傷住幾天醫院就出院了,因為他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開車的許福軍被送進依蘭縣看守所關押七天,這次事故,使焦萬軍損失了十幾萬元。

(待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