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女子監獄共十二個監區,集訓監區(原九監區)和八監區(原十一監區,號稱魔鬼監區)仍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監區。黑龍江女子監獄是十惡俱全、扭曲人性的黑窩,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精神上、肉體上、經濟上的殘酷折磨。現任監獄長孫玖傑,副獄長史庚輝、楊麗斌。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所有被非法入監的法輪功學員都先到集訓監區,五樓是專門轉化法輪功學員的,一組到八組。未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被分配到九組到二十組中間,和「新收」(應該是新入監的犯人)在一起,不允許與「新收」說話,由包夾單獨看著。其中十五組有一位法輪功學員未轉化,包夾就趁該學員上廁所或洗漱時,偷偷往該學員的水杯裏下藥,白色小藥片。該學員喝水不長時間後,就呼呼睡著了。有一次打飯,該學員說菜多了,吃不了,就給了一位剛來不久的「新收」,讓包夾看見了,趕快搶過來給倒了,又重新打了一份菜給「新收」。由包夾的緊張神態,可斷定該學員的菜裏被她們下藥了。包夾的藥從何而來,一定是大隊、警方給她們的。包夾用酷刑毒打法輪功學員,警察示意她們要躲著點監控。有很多「新收」都看到過包夾毒打法輪功學員,可誰也不敢說話。集訓監區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大隊長叫王姍姍(大家都稱呼她「小王隊」)。

中共體罰示意圖:長時間罰坐
中共體罰示意圖:長時間罰坐

原十一監區二零一八年末改為八監區。原來的大隊長王曉麗;副隊長戈雪紅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首惡。犯人中最殘暴、最惡最狠的,都能被戈雪紅看重,選做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無期吸毒犯人陳洋、高清豔,殺人死緩犯人范秀梅,經常在晚上,把新進去的或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弄到庫房嚴碼、坐小凳,並強制看污衊大法的錄像,不看不聽就扒眼睛,拳打腳踢逼迫寫三書五書。法輪功學員孫淑傑在二零一七年七月被這樣嚴碼半月迫害。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現改為八監區的大隊長姓岳,副隊長牟寧、郭林林、所媛媛 。殺人犯范秀梅,是迫害法輪功學員楊立華所在樓道的道長。新來的八監區警察,不了解犯人的情況,都聽范秀梅惡人的。違紀的犯人也討好范秀梅,給她買吃的買穿的。此人經常連蹦帶跳喊著「我就不怕下地獄,我打你了,罵你了」,還告訴其他犯人:對法輪功學員打別留痕跡,狠狠的罵,罵的想不開,死了算自殺。她的惡行反受到警察的慫恿與獎賞。

一、精神上的迫害

1 強迫穿勞改皮:帶斑馬條的勞改皮,上衣褲子的前後都刻印上(犯)字。法輪功學員不穿,就遭受毒打,包夾吸毒犯人李莎莉,用衣袖子猛勒法輪功學員孫淑傑的脖子。法輪功學員楊立華每天被犯人包夾,給她上衣套兩層勞改皮,外面一層扣子在後面繫,被反穿著。上廁所包夾按著她的脖子,拽著她的袖子,使楊立華脫不下衣服。這樣的事每天都在發生著。

2 利用電視迫害:自一七年,每天五或六點得隨范秀梅的心情,至晚十點16個小時不停大聲放電視。監獄還規定每晚六點,嚴碼坐小凳,聽邪黨新聞。法輪功學員不聽不看不坐小凳,必遭犯人毒打。李莎莉用笤帚打在孫淑傑的頭頂,五天後鼻子還在流血,(一八年七月,監獄組織檢查身體,發現她頭內有裂痕,並低血糖很重。)在這一時間裏,經常聽到隔著牆壁,楊立華正在被犯人毆打聲。

3 利用相互隔離迫害:法輪功學員之間不准見面,廁所與洗漱間,只允許一個法輪功學員在,另一個有便得憋著,也不許上。否則,就遭犯人的毒打和謾罵。每天都是這樣。

4 關起門來的迫害:犯人包夾已習以為常的,每當看到組長一點頭,馬上領會立即關門,這就開始打法輪功學員了。法輪功學員喊:法輪大法好!他們並不是怕警察聽到,而是怕其他的監室裏的法輪功學員聽到,引起集體反迫害。在這種情況下,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上廁所洗漱的權利就沒了。這也經常發生。

5 利用點名迫害:每天早晚兩次點名,點到誰誰就得低著頭蹲下,法輪功學員沒有罪、不配合,就被犯人毒打。楊立華每天都經受挨打。

楊立華
楊立華

二、肉體上的迫害

小倉庫嚴碼的迫害:法輪功學員不配合邪惡的任何無理的要求時,就被犯人包夾扭送到小倉庫,遭受更大的精神與肉體的雙重迫害。畫地為牢坐小凳,聽看邪惡謊言錄像,否則,狠毒的殘暴的打罵不迭:摳眼睛,拽耳朵,腳踩頭部,踢陰部,踹肚子,嘴被膠帶繞頭纏一圈封住,逼迫法輪功學員寫三書五書。賣淫吸毒殺人犯對法輪功學員任意謾罵毒打,不堪入目入耳。法輪功學員孫淑傑在二零一七年七月被迫害半個月,臉被打腫了,腿也腫了,腰痛的直不起來了。

孫淑傑
孫淑傑

蹲小號的迫害:經過小倉庫嚴碼的迫害;再經受蹲小號的迫害。在小號吃不飽,半個饅頭半碗粥,又潮又冷,還上刑具。法輪功學員譚桂英被非法關了五次小號。身上的傷痕一茬接一茬。

體罰的迫害:犯人包夾可任意隨意,對法輪功學員施用迫害手段:不讓睡覺,連續幾日幾夜不讓睡覺是常有的事。常有發生。

三、經濟上的迫害

監室的組長陳洋拿法輪功學員孫淑傑的錢卡給其他人買水桶;孫淑傑的衣物被監室的組長陳洋送到倉庫說保管,後來用的時候和陳洋說取出來,陳洋卻說找不著了,其實就是不給了,直到出監時也沒給。

每個人每月補助12元錢:孫淑傑的補助費在二零一五、一六、一七年的上半年,被警察趙翰嬌扣留,給了監室組長陳洋,說陳洋替交醫療保險用了。

警察來上班,監室組長要提前給準備好,水果啊早餐啊各種好吃的東西。

法輪功學員不准傳遞東西,吃的東西有的時候委託犯人傳遞時,不小心被范秀梅或組長發現了,就要被扣留吃掉。

法輪功學員的錢卡,不給自己保管,出監時錢卡中的錢,會被所在監室的組長扣留或被轉賬給其他人。孫淑傑的卡有一千七百多元,出監時僅給一千二百多。犯人范秀梅所為。

法輪功學員譚桂英(二零一八年出監), 李愛英(二零一九年十月出監), 孫淑傑(二零一九年六月出監),楊立華,這些法輪功學員一直堅持反迫害,受盡了兇狠殘暴的監獄犯人肆無忌憚的迫害,罄竹難書。李愛英被打成股骨頭粉碎性骨折,不能自理癱瘓在床,四年堅持絕食反迫害,經常挨打受罵;譚桂英被罰蹲五次小號,臉上身上青一塊紫一塊,一茬接一茬;孫淑傑被打的嘴常流血,昏厥在廁所多次。楊立華被迫害致死,她所在監室的道長范秀梅、組長王書、組員以李立那為首19個犯人包夾,主要打手還是這三人。邪黨的監獄變成了,犯人隨便行惡的黑社會,對法輪功學員越兇越狠越殘暴的犯人,能得到警察的獎勵。這是中共邪惡集團毀滅人性的真實罪證。

黑龍江女子監獄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楊立華後,所有的那些迫害行徑一直都在繼續進行著。吸毒犯人高清豔、李莎莉已出監,其他的責任人還在獄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