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雞西市趙春豔被迫害致死(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雞西市恒山區法輪功學員趙春豔,遭受五年冤獄折磨,在黑龍江女子監獄被迫害得奄奄一息,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六日被家人用120急救車接回家後,於七月二十八日凌晨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五歲。

趙春豔被迫害前
趙春豔被迫害前
趙春豔被迫害後
趙春豔被迫害後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一日早七點多鐘,雞西市恒山區公安分局國保警察徐孟飛、雞西市公安局於某等十一個人闖入趙春豔家中,非法抄家,並將她綁架到雞西市看守所。二零一三年十月,中共人員以政法委找談話為名,把趙春豔騙到一個後院,恒山區法院的法官直接宣讀判決書,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趙春豔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九監區,九監區是集訓區,被劫持到女子監獄的法輪功學員近半數都被非法關押在這裏,是強行轉化法輪功學員與迫害最嚴重的監區,在這裏獄警很少直接參與迫害都是幕後指使刑事犯迫害法輪功學員,這裏的刑事犯成為邪惡的幫兇,比豺狼虎豹還凶殘。

酷刑演示:碼坐
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

剛到九監區,刑事犯杜曉霞就開始積極迫害趙春豔,逼迫她「嚴碼」(一個姿勢不准許動坐在小板凳上),第二天開始從早五點到晚十點逼迫趙春豔「嚴碼」六十多天。

趙春豔生前說:「二零一四年二月六日,大慶的刑事犯田豔茹指使王寧毆打我,衣服掛打折兩個,掃床大塑料刷打折一個,用大塑料刷子刷我的臉,臉像被雞啄的一樣,全部腫起來,第二天田豔茹說,你這一夜臉都變花了,用保鮮膜的紙筒打人外表是看不出來傷,就用紙筒狠命抽打,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如果上廁所就把我強行拖回尿在褲子裏。」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

「二零一四年三月,王寧等人揪住我的頭髮,往裝滿水的盆子裏浸,用一盆一盆的涼水從頭到腳澆下去,那時東北還很寒冷我穿著毛衣,渾身上下濕透,凍的直哆嗦也不讓換衣服,『碼』在那裏不讓動。她們經常以談話為名強行把我拖到便衣庫(除囚服外放衣服的房間),在這裏監控拍攝不到,每次都是多人對我毆打,被打多少次已經記不清了。」

田豔茹、王寧等人受惡警的指使,為達到能轉化而立功減刑的目的,殘忍地迫害趙春豔,抓住她的雙肩揪起來往下墩,把臀部全都墩爛了,血肉粘在短褲上,再逼她「嚴碼」。

九監區還在精神上折磨法輪功學員,慣例是寫上師父名字放在地上讓法輪功學員踩踏,放在床上讓坐上面,寫師父名字的紙往褲子裏塞。

趙春豔經常遭到毆打、折磨、羞辱,二零一四年二月六日,被毆打的蒙頭轉向不知東南西北,二十天不讓睡覺,在神志不清的狀態下在所謂「四書」上簽了字。二零一四年三月六日看到有紙和筆,趙春豔就寫「嚴正聲明」,聲明在神志不清時在 「四書」上簽的字全部作廢,把聲明給田豔茹。田豔茹不接,開始按著趙春豔打,之後又「嚴碼」並八天不讓睡覺。問她寫聲明的紙筆是哪裏來的,就開始搜她的行李箱。

因為獄警不接聲明,趙春豔就用衣服的紐扣寫在牆上,這樣所有人都能看到。警察氣急敗壞地罵,說把牆都弄髒了,就「嚴碼」迫害趙春豔,一直折磨到她不能進食,已經很瘦了,吃甚麼就吐甚麼,只能吃饅頭泡水。

趙春豔被迫害得骨瘦如柴

趙春豔生前說:「他們打我時說我有病,強行灌藥,我的牙被捌掉一顆。警察肖淑芬(警號2303055),天天看著我,灌完藥不讓上廁所、不讓吐,肖淑芬灌完藥讓我張開嘴看嘴裏還有沒有藥,一天兩次灌藥,灌了多長時間也記不清了,也不知道她們給我灌的甚麼藥,每次灌完藥之後都是腹瀉不止,後來就不能吃東西了,田豔茹說有粥你不喝吃饅頭泡水,我說這都是你們給造成的,把我迫害成這樣的,牙都被捌掉了。」

趙春豔被迫害的吃甚麼都吐,身體嚴重缺營養,身體越來越差,後來送到醫院檢查發現肝囊腫,這時她是一口東西都吃不了了,精神恍惚沒有時間概念。開始住院做了手術。

趙春豔被劫持到黑龍江女子監獄後,家屬曾到監獄探望過她,獄警都以趙春豔不轉化為由,不讓接見。二零一六年十月末,監獄突然通知家人趙春豔病危,讓家屬速來。家人急忙趕到哈爾濱中心醫院,見病床上的趙春豔骨瘦如柴,已不能行走、不能進食、呼吸困難、口齒不清、生命垂危!獄警利用親情逼迫趙春豔的家人簽字,交納搶救費用,還讓家人快點辦理保外就醫,可是黑龍江省司法局不給辦理保外就醫。

九監區隊長王珊珊給趙春豔兒子發信息要錢,用微信打款多次,家人每次接見時都給她現金,還給過獄警朱學明。獄警對她家人說拿錢可以放人,給了二萬六千元錢也沒放人,還向她家人要陪護費(一天一宿260元),說如果不拿陪護費就讓家人去陪護,家人要去護理時,她們又不答應了,出獄前還向家人索要手術費六萬元(未得逞),趙春豔在監獄時卡裏的五千元也被她們扣下一直沒給。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六日出獄時,趙春豔已經被迫害得奄奄一息,不能行走,原來一百零二斤,出獄時只有六十七斤,家屬用120救護車從哈爾濱把她接回到雞西市恒山區的家中。回家不到二週,趙春豔於七月二十八日凌晨含冤離世。

趙春豔被迫害致死是中共迫害善良的真實寫照,是中共邪惡本質的縮影。事實上,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會,提升大眾道德,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應該受到表彰;法輪功學員根本就不應被抓、被起訴、被庭審。法輪功學員堅持正信、講清真相,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社會良知,也是應當受到憲法與法律保護的。

趙春豔女士是在一九九七年秋修煉法輪功的,煉功後風濕病、心臟病、神經衰弱都好了。沒想到為祛病健身煉功,卻慘遭邪黨的多次迫害,先後被非法勞教二次三年零十個月。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九日,趙春豔被恒山奮鬥派出所所長孫夢山和許片警綁架關押二十四天。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趙春豔又被奮鬥派出所警察綁架關押了五十二天。剛回家三天,就被所長孫夢山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萬家勞教所。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趙春豔本著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去牡丹江旁聽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庭審時,在馬路上被警察綁架,被恒山國保警察強制勞教一年半,在黑龍江女子戒毒勞教所被非法加期十六個月零九天。

中共本性「假、惡、鬥」,自篡權以來,殺戮不斷,通過周期性的各種政治運動,迫害了中國一半以上的家庭,害死了八千萬無辜的中國民眾。這個死亡數字,超過了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特別是對法輪功的迫害,更是時間長(自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至今,十九年)、迫害面廣(迫害了上億的法輪功修煉者)、迫害手段下流慘烈(強姦、性侮辱、電棍電、刑具打、地牢、死人床、打毒針等等,無所不用其極),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牟利。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於監獄、勞教所、拘留所、洗腦班等黑窩中慘遭肉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無數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致殘、致瘋。在中國,目前還有許多的法輪功學員還在非法關押之中,遭受酷刑、精神折磨等迫害。

中共江澤民集團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顛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惡,敗壞了社會道德,同時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給中國社會帶來了無法估量的損失,從今日中國「假、惡、鬥」遍地,道德淪喪,貪污腐敗,就可以看出來。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許多人覺得中共迫害法輪功和自己無關,這是錯誤的認識。在這場善與惡、正與邪的較量中,沉默其實就是縱容邪惡,沉默就是邪惡的幫兇,因此保持沉默,保持所謂的中立是沒有選擇,其實質是幫助了邪惡,助長了邪惡的氣燄。現在天災人禍不斷,就是一種警示。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眾多的法輪功學員遭到慘烈的迫害,迫害法輪功「血債幫」的部份主要成員:周永康、薄熙來、 徐才厚、郭伯雄、王立軍、李東生、蘇榮、周本順等相繼被捕,表面上是貪腐,究其根本,是因為迫害法輪功遭到天譴。正告還在迫害法輪功的各級官員,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將功補過,別讓他們的今天成為你們的明天。

參與迫害的單位及責任人
黑龍江女子監獄
九監區隊長:王珊珊
朱學明13313624688
刑事犯:杜曉霞、田豔茹(大慶)、王寧
恒山區公安局國保
恒山區檢察院
恒山區法院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