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懷根被樂山嘉州監獄迫害致死的情況補充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成都市天府新區程懷根修煉法輪功絕處逢生,2015年5月13日在小區懸掛條幅「世界需要真善忍」,後被綁架、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樂山嘉州監獄,於2017年5月29日被迫害致死,年僅54歲。

程懷根大約在2016年6月被劫持到四川省樂山嘉州監獄九監區,7月份被送到成都警察醫院,11月份回到九監區,身體都沒有康復正常。

程懷根多次被九監區管理的大組長犯人張衡要求寫所謂「四書」,程不寫。2017年1月下旬,程懷根被嚴管,吃「秒飯」。這種「秒飯」和明慧已曝光的生產監區的嚴管吃的「秒飯」「二三三」不一樣,這個「二三三」是早上二兩,中午和下午三兩飯,沒菜,菜少。

而九監區的「秒飯」是早上「一級嚴管」只有兩口米湯,而這個米湯不是家裏做飯的那種糊狀的米湯,而是昨天剩下的飯,放到開水裏煮一下,沒有開水那麼透明而已,喝完米湯後都看不到碗底一粒米,中午和下午的兩餐聽說警察規定的是20秒鐘吃完一碗飯,但實際上張衡只給吃15秒鐘左右,據吃過「秒飯」的人說,吃得快的,飯到嘴裏不嚼,只管往下咽,能咽下四口飯,吃得慢的人只能咽下二、三口飯。如果張衡叫停不放碗的人,就要被延長吃「秒飯」的天數,一般違規的人吃「秒飯」的時間為三天、五天、十天、十五天不等。但是程懷根從2017年1月下旬直到2017年5月中旬,吃了三個多月的「秒飯」。

2017年2月初,九監區成立了「整訓組」,是把不遵守紀律的人集中在一個小組,這個組人多的時候有十多個人,少的時候有六、七個,一般的犯人被整訓三天、五天、十天、十五天。

「整訓組」一般在九監區操場走操,齊步走和跑步,上午有一次休息,時間是十五分鐘。有一次上廁所時間,中午在飯堂學習兩個小時,下午有兩次休息時間,但是「整訓組」是沒有休息時間,從早上8點到下午5點40分,除中午的午餐時間大約30分鐘,全天都是不停的齊步走,或跑步,就是年輕人被整訓十天都叫苦,十五天下來一般人都被整變形了,特別是5月樂山市的大太陽,中午吃完飯在操場上集合20分鐘左右的時間,每個人的衣服都被汗水濕透,可以感受到在這樣的操場不停的齊步走或跑步的痛苦。

而程懷根被「整訓」了三個多月,下午18點過後在回監區還要站,不准他坐,要站到十點過才能睡覺,睡覺後,專門有兩個人在監室裏不睡覺看著他,不准他煉功和吃東西。

大約在2017年4月份的一天,九監區教導員邵凌和年輕的林警察,林警察提著電棍,叫張衡把程懷根叫到樓梯間,又叫5、6個組織喊操的人,那裏沒有攝象頭,將程懷根按住,強行在「四書」上簽字和按手印。

到了5月份,程懷根已瘦得皮包骨頭,天天還吃藥。 再加上「整訓組」長時間消耗身體能量,使人的身體沒有能量補充而日漸虛弱和消瘦,知道內部情況的人說,「秒飯」和「整訓組」都是為了整大法弟子而組織的,表面上是體罰違反紀律的犯人,但是一般的犯人違紀只有九天時間,最長的十五天,然後又補充另外一些違規的人,這些人一個多月分下隊,又重新送進另外的人,就出集訓組也不吃「秒飯」了,而大法弟子被迫害寫「四書」,不寫就長期嚴管,不准出「整訓組」,長期吃「秒飯」。實質上嘉州監獄弄一些違規的犯人到「整訓組」也只是為了掩蓋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不讓人看出那是他們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而已。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