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參加九天班後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在二零零九年很幸運的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得法之前,我身體很不好,失眠很嚴重,我的胃吃米飯、肉類,只要是不容易消化的食物就堵在胃脘下不去,而且懷孕很不順利,一直在看中醫,吃中藥。

記得剛得法時,有一次我住在親戚的家,晚上我經常失眠睡不著,親戚同修說:「如果睡不著就看看書。」我覺的挺有道理。有一天晚上,我睡不著,就順手拿起床邊桌子上幾頁紙讀了起來,很神奇的是,我讀完後,很快就睡著了,睡的很香,後來我才知道,那是師父的新經文。

我得法之後,很快的,大概三個月就懷孕了,而且胃病也好了,懷孕時胃口很好,甚至像糯米這麼難消化的食物我都可以吃,我感覺我的體力恢復到了二十多歲的時候,有時熬夜了,第二天,好好睡一下,很快就恢復了體力,有時身體也會不舒服,但是煉煉功,學學法,很快就好了。可是在得法之前,累了或者熬夜了,感覺怎麼休息都恢復不過來,身體總是很不舒服。

兒子出生後,我經常會放師父的講法錄音給他聽,有時會放大法音樂《普度》、《濟世》,他很少生病,有時發燒,可是很快就好。每個星期天我會帶他去明慧班和小弟子們一起學法煉功。

在他很小的時候,有一次,我在客廳抱著他,在心裏默默的念法輪大法好,就在這時他突然在胸前雙手合十,我很驚訝,這孩子怎麼知道我在想甚麼呢?!

兒子今年九歲了。去年,有一天他跟我說:「媽媽你的生日快到了!」我說:「那你要送媽媽甚麼禮物呢?」我知道他很寶貝他的儲錢罐,就跟他開玩笑說,要不用你儲錢罐裏的錢買一個禮物給媽媽吧。他很緊張,說「不要!」當時大紀元在本地舉辦了一場教育講座,邀請了一位同修,是一位教育專家,很有幸,同修見到我的孩子,她跟我孩子說,回家聽五分鐘大法音樂《普度》,然後把你看到的景象畫出來給我看。我孩子很喜歡這位同修,很認真的對待這個功課,第二天,我打開《普度》,他很認真的聽,還不到一分鐘,就用手跟我示意說可以關掉了,然後接著就鄭重其事的畫了起來,畫的很認真,很專注,畫完後,我一看,很吃驚,雖然他沒有畫畫的技巧,可是那卻是一幅正邪大戰的畫面!後來我建議他寫上日期,很巧的是日期剛好是我的生日,我想這可能是孩子明白的那一面,想送給媽媽最好的生日禮物吧!

孩子雖然從小就接觸大法,可是卻不喜歡學法煉功,他覺的很悶,甚至不是很相信大法,他經常跟我說他的同學大多數都信基督教,為甚麼他信的神跟他們不一樣!他的同學跟他說只要信就可以去天國,為甚麼我們還得學法!還得煉功!

他一向很崇拜英雄、超人,他希望長大了做一名警察,可以抓壞人!他問我:「為甚麼中國的警察打同修?」我說:「警察也有好警察和壞警察,好警察抓壞人,壞警察呢抓好人!」

今年六月學校假期,我帶兒子參加了本地舉辦的九天班,雖然他坐不住,但是師父的法他聽進去了,連續九天都堅持下來了。孩子從小就很好動,很難靜下來,上了小學,很明顯的讀書專注力很短,不能夠集中。有一天九天班在學打坐,他夾在大人中間,他也跟著學煉。

回家跟我說:「媽媽我剛才打坐時覺的我的頭一下子去了這邊(他指他身體的左前方),一下子又去了那邊(他指他身體的右前方)。」我心想這也可能就是他專注力很短的原因吧!

九天班之後,我決定帶他去煉功點和同修一起煉功,煉動功的時候,他很認真,有模有樣的,可是打坐的時候,他就坐不住了,東看看,西看看,煉完功,他跟我們說,剛剛打坐的時候,他看見天空有一個手指指著他,他說那個手指很大,有人的身體那麼大,我們問他:「你覺的這是甚麼意思呢?」他想了想說:「一心一意!」他知道是師父在點化他。

有一次在明慧班,小弟子們一起打坐,打完坐,他跟我說他剛剛打坐時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並跟他說「好好修煉!」他想了想很肯定的說:「是師父的聲音!」孩子很興奮,很激動,他回到家脫了鞋子,迫不及待的一進屋馬上打開煉功音樂,坐在客廳地板上打坐,很認真,一動也不動,他從來沒有這樣過,這還是頭一次,而且竟然可以打坐超過半小時,他平時從來都是坐不住的,連幾分鐘都坐不住,看著平時很好動,一刻也靜不下來的孩子,居然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有模有樣的坐在那裏打坐,我和先生都樂了。出定之後他說打坐的時候感覺後腦勺有一股力量往下壓。

他學法的時候經常不專注,我就跟他說,學法不專注也是對師父不尊重的,他一聽很緊張,馬上認真起來,就在這一瞬間,他說他看到三個字變成一隻眼睛。

一天,我們一家三口,出去度假,在路上我跟他閒聊說他認識的有些小弟子天目看過師父的法身,他聽了好羨慕,一直念叨為甚麼他看不到,很難過。第二天清晨,我們站在一個河邊,一道黃色的光映在水面上,他跟我們說,他看到那道光的顏色和我們看到的是不一樣的,他看到是紫色和藍色在一起,而且那道光是立著的,一直在旋轉著,後來他再看地上的鳥說是綠色的,可是那隻鳥明明就是土色的,他再看他的鞋子,他說也是綠色的,可是當時他穿的鞋子是黑色的。

回到酒店,坐在床上,還差一些時間要發正念了,我跟他說:「跟媽媽學怎麼發正念吧!」他就跟我學了起來,可是到點要發正念了,他卻躺下來了,我勸他起來發正念,可是他不願意起來,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說:「媽媽我看到師父了!」他說師父穿著袈裟,袈裟很亮很亮,師父敞著一個肩。 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師父的法身,很興奮,很激動,我跟他說師父讓你起來發正念,於是他坐起來開始發正念,我跟他說你認真發正念,師父會鼓勵你的,他跟我說師父已經鼓勵我啦,我說怎麼鼓勵你的,他說,他看到很多黃色的書飛來飛去!

我們吃飯的時候,他挑食,他盤裏有一個食物他不喜歡吃,我跟他提四桶餿水的故事,於是他就吃了,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說他感覺他的後腦勺在動。

回到家,他總是說很希望他的房間布置的像酒店的房間一樣。一次在客廳他突然說:「媽媽我看到天堂了!」我說天堂甚麼樣子啊,他說:「很亮!很亮!」我說裏面有甚麼,他說:「有寺廟!」我於是上網查了一些寺廟給他看,他搖頭說不是,我突然想到神韻,就找了一張神韻的一張天堂景象的圖片,裏面很多宮殿,他說:「對!就是這樣的!」 後來他告訴我他不再執著那間酒店了。

接下來他經常會看到另外空間美好的景象,他經常看到師父的法身,有時在學法的時候,他一抬頭就看到師父的法身站在書桌上,有時看到師父的塑像從天門飛出來。有一次坐車指著前面很小的一塊位置說看到天女在散花,有時打坐時天女帶著他飛到天上去看天上的景象,有時還聽到天女在唱歌,煉動功的時候經常看到黃色的書飛起來然後慢慢的落在桌子上。有時也會看到《轉法輪》裏面的字閃閃發光。他很喜歡看師父的照片,每次看師父都覺的很親,他說每次看師父的照片,師父都對著他笑。總是問我師父能不能來我們家住幾天。那段時間他幸福極了!

有一次,他跟我一邊走路,一邊問了我很多問題,我用我學過的法和對法的理解跟他解釋,走了一路他流了很多汗,我們停下來我用紙巾幫他擦臉上的汗,就在他閉上眼睛,我幫他擦臉上的汗時,他跟我說,媽媽我看到一本黃色的書,我跟他說,師父在鼓勵你多學法。

有一次帶他去公園煉功,煉功的時候,他煉一會兒就跑出去玩一會兒,玩一會兒又回來跟著煉,後來他說他看見一條龍下來了!第二天,他在家裏客廳,剛打開播放器要聽法,他馬上跑去廚房跟我說:「媽媽昨天看到的龍在我們家外面,是兩條龍,他們在講話,外面還有天使,還有神仙,外面還有法船。」

那段時間我經常晚上在家裏放師父的講法錄像,一開始他連續兩天看到有神仙來我們家一起聽法,有兩位坐在地上,有一位在半空中。他還時常看到他的房間有梯子,有時他在客廳玩著,就跟我說:「媽媽我去房間看看梯子還在不在。」於是他進了房間大聲的說:「媽媽梯子還在,你看就在這兒!」

他知道中共不好,可是他的阿公經常看邪黨中央電視台的新聞,他總跟我說:「怎麼辦!怎麼辦!」他很著急,有幾次他放了學我讓他直接去阿公的家,當我去接他的時候,在屋子外面就聽到《九評共產黨》的聲音,原來他進了阿公家迫不及待的就放《九評》給阿公看,我都沒交代他這麼做,這可能是他明白的一面,希望他的阿公可以得救。

有一次我勸他和我一起發正念,他不是很樂意,我就跟他說你發正念,邪惡的生命就會被滅掉,他勉強的坐了還不到一分鐘,他突然說,媽媽我看到一隻小小的紅龍在風扇上,我一發正念,它就解體了。

還有一次他在床上用被子蒙著頭,出來跟我說:「媽媽我看到紅龍了!」 我說:「你怎麼不滅掉呢?」他哦了一聲又蒙住頭,然後出來說:「我把它滅掉了。」

自從參加了九天班以後,他看到了很多另外空間美好的景象,雖然隨著溶入到常人社會,他沒有再時常看到這些景象,一切都淡了下來,可是這對他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進步,他相信了大法是真的,師父在管他了,天堂是真的,地獄是真的。

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感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一九年新加坡法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