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都是好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1]

我們大法弟子目前要做的事情就是證實法、救度世人。在做證實法的事情當中,要保持從正面慈悲看問題,才能證實了法。就是說,你不要只從眼前發生的這一件事情是壞事,就把它確定為壞事;而是真心把它當成好事和好機會,做出自己提高了心性、同時讓世人明白了「法輪大法好」這樣的正面結果。我個人理解,這就是師父說「都是好事」的原因的一部份。

比如說,警察上門把同修綁架了,大法東西被抄走了,人被綁架到派出所了,從眼前來看這就是一件壞事。但是你用正念看問題,就按照師父說的「將計就計」[2],你不是把我抓到派出所來了嗎?那我就在派出所裏證實法救度眾生,發正念清除這裏的邪惡,講真相救度這裏的警察。當你把警察救下來之後,他明白了真相,就會釋放你,並且還會把抄走的東西還給你,這樣一個來回下來,你就把警察救了,他們以後也不會再綁架大法弟子了,最終成為了一件好事。在實際修煉中,有些做的好的同修,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有時一次沒有做到位,派出所的全體人員沒有完全徹底明白真相,下次還可能綁架同修,那就繼續用慈悲善念,跟上一次一樣做,直到把派出所裏的人都救下來了,以後就好了,當地的證實法環境就開拓出來了,以後就隨便證實法了,就可以堂堂正正做證實法的事情了。

下面舉個例子,明慧網上有位大陸大法弟子在文章《一心一意救人急 師尊呵護神路行》中寫到:

「九九年七二零後,剛開始打壓的時候,大隊幹部在邪黨的指使下非法關押了我兩次,我都是堂堂正正的證實大法。從此之後,我逢人就揭露江澤民一夥的惡行,走到哪就講到哪,半點怕心也沒有。」

「我除了種地,逢集還去賣糖葫蘆,不騙人,不摻假,寧願少掙錢也不害人。我在大集上顧客都願買我的,並願意聽我講真相,我從製作糖葫蘆到賣糖葫蘆的過程就是證實大法證實真善忍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救了很多人。在集市上堂堂正正的救人。有的同修可能出於安全的考慮,來勸我,不讓我這樣式的講真相,我總覺的無私才能無畏,放下私心放下怕心,只要我們的心在法上、在救度眾生上,就是安全的。」

「實際警察很尊敬我,總覺的我是為他們好。我和他們說:『作為一個國家主席,他就得愛百姓!大家小家都一樣啊!我作為一個母親我就得愛孩子愛丈夫!當老師的就要愛學生啊!當廠長的就要愛工人啊!警察就要愛人民啊!道理是一樣的。』警察說:『你要注意安全啊!』我說:『不要緊啊,我是為你們好啊!』」

「零九年,我們當地二十多個大法弟子被抓,在家的同修怕心重,怕被跟蹤。我還是照樣堂堂正正講真相,有的同修就懷疑我,我也不動心。我認為:被抓就講真相就是了,師父就在眼前,誰怕誰啊!同修叫我去要被抓的同修,並提醒我有跟蹤我的。我說:『不用怕啊!這是師父安排叫我救他們。』 」

「在和同修的配合上我不封閉自己,我的家就是同修的家,我的大門向每一位同修敞開著。鄰村的一個同修,她丈夫受邪黨謊言毒害,不讓她煉功,把她打得死去活來,她就離家出走,跑到同修家,別人不敢留,我就把她留下來,和她共同學法,幫她解決生活上以及方方面面的問題。

我到派出所給警察講真相就像在自己家裏講一樣,但對很多同修來說,可能都有顧慮,怕遭到惡警的迫害。對這些同修而言,能夠去派出所講真相就是一個很大的突破。有一次,我正準備到一個派出所講真相,剛好一個同修到了我家,我說了我的打算,她一下來了正念,說:我也去。我暗暗的為同修的提高而高興。

我們買了些水果,到了派出所,我就照著一個警察去了,給他辦了三退。一個老警察就問跟我同去的同修:『你也學?』同修就說:『我也學啊,這法輪功可好啦,這法輪功對誰都好,對你們也好,對國家也好,你千萬別受江澤民一夥的欺騙,千萬別反對啊。』這老警察連忙點頭稱是。一個警察問我:『大姨,你不怕我們嗎?』我說:『要怕你們,誰救你們啊!』警察被我們的慈悲所感動,一個辦公室的人全部三退。從此以後,這個同修和警察講真相就很自如了。」

「派出所只要一來新所長,我就去給他講真相勸三退。知道了大法的美好和邪黨的邪惡,很自然的就退出邪黨組織。有一次,我給一個新來的所長講了真相並給他做了三退後,他親自開車把我送回家。並告訴我說,他身體不好。我說,你就念真善忍好吧,我原來十多種病,都念好了。經過這些年一次又一次的講真相勸三退,大多數警察一見到我就說活菩薩來了,然後舉著手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

這位同修說,「每一次昇華的機會都不會再有,修煉是嚴肅的,要想修好就必須衝破人的這個殼,把封閉的心敞開,當你真心為他人好的時候,你已經超越常人了,你慈悲了他就退,邪惡是怕善的,共產黨就怕真善忍,我就是善,你只要守住心性在法上,它見了你就躲、就跑。」

上面這位同修,她始終信師信法,相信師父主掌一切,用她的話講:「被抓就講真相就是了,師父就在眼前,誰怕誰啊!」「我到派出所給警察講真相就像在自己家裏講一樣,」這樣她就把環境開拓出來了,無論是派出所,還是國保、六一零都明白真相得救了。

所以說,大法弟子不要怕有事,只要有事,就是證實法的好機會來了,就像有位同修在文章中寫的:「初期,討厭他們輪番找我,現在希望他們找我,好能單獨進一步講清真相。」如果大陸同修都能夠做到這樣,把本地區的證實法環境開拓出來,都能夠堂堂正正的證實法,那救度眾生的力度就大了,能把絕大部份的中國人救下來。

昨天我看了明慧網上發表的另一位同修的文章《因為修大法 生命的路越走越寬》,下面摘錄一部份:

「隨著不斷的學法、救人,我心的容量在擴大,慈悲心越來越大,更加珍惜那些被矇蔽很深的公、檢、法眾生,在這過程中,不斷的暴露自己的私心,去除骯髒的保護自我的人心。一次,我給坐在車裏的兩個人講真相,那兩個人都三退了,正講著,突然回來一個著裝的胖警察,他問:幹啥的?那兩個人說:法輪功。那個警察一聽說法輪功,就說:站住,我就是抓法輪功(學員)的,說著就來抓我。我當時很敏捷,飛速的跑開了。

第二次,我給一個人講真相,那人進了一家飯店,我跟著他進了飯店,給他真相材料,進屋,就看見那個要抓我的胖警察,他一下也認出來我了,馬上說:給我,我上次沒抓到你,他邊說邊來抓我,我又迅速走開了。

第三次,一個同修在街上給坐在車裏的警察送真相光盤,那個警察就要抓她。我一看還是那個胖警察,我心裏想:這次我不能再跑了,我要坦然面對,我要救了他。我走上前和他打招呼:你還認識我嗎?他說:煉法輪功的,我好幾次都沒抓到你,讓你跑了。我把心全放下了,我說:我今天豁出去了,你想抓我,你讓我把話說完,你再做決定。

我打開他的副駕駛車門坐了上去,我說:我真心為你好。你看看這光碟,弘揚的都是咱中華傳統文化,共產黨與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現在全世界都在揭穿它們的惡行,法輪功叫人重德修心,是佛家高德大法 ,洪傳全世界。你們都被共產黨的謊言矇蔽,你們這樣是在害自己,將來都要與其一起陪葬。大法師父是來救人的。

我忘卻了自己、忘卻了害怕,完全是為了救度這個可貴的生命。大法的慈悲使他背後的邪惡因素解體了,他接了材料,做了三退,說:大姐,以後有甚麼事來找我,我不會再抓你們的。

一次,一個同修講真相,被一個警察追趕。警察沒追上。她告訴我這個警察的特徵,正是我三次遇到的那個胖警察。我就去找他,問他為甚麼還在抓法輪功(學員)。他說:沒有啊,我沒抓啊,我說:在哪哪,一個甚麼樣的大法弟子。他一下想起來了,說:大姐:你誤會了,上邊給任務讓出警,我不得比劃比劃嗎?我要真抓她,能讓她跑了嗎?原來是這樣,我感謝他善待大法弟子、保護大法弟子。以後我們就成了朋友,見面有時打招呼,他還說:法輪大法好。一次,我給街面上的商家送真相,我進一個房間,看見屋子裏有好多警察,我就退了出來,這時他也在裏面,他跟了出來,向我要了一份真相。

有一次過年了,我又碰上他,我高興的打招呼:朋友,過年好!沒想到,他見到我特別高興,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我感動的眼裏都是淚水。

有一次,我給一個男子真相材料,他頓時變了臉,說:「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是政法委的,我就專管(迫害)法輪功的。」我當時沒有任何保護自己的人心,平和的說;你們更是要救度的生命,因為你們被矇騙的最深了,你拿材料看看吧。他接過材料,我的正念抑制了他背後的邪惡因素。他用手掂著真相材料說:膽子太大了,都送到我頭上了!

還有一次,我正在講真相,發現一個便衣警察在後面跟著我,我就穿過商場,把他甩開了。過後想:我不應該躲,我必須面對。於是我就去原來的地方主動找他,我走到他跟前,你還認識我嗎?他說:那天抓你,你跑的還很快,我就給他講真相。他不再那麼惡了。對我非常客氣。

在救人的過程中,我再也不逃避,我主動找那些高級小車裏的眾生講真相,給我能遇到的警察講了真相。我感謝師父給我機會與智慧救度這些被矇蔽的生命,我因為珍惜他們的生命,所以我救人的路越來越寬。」

上面這位同修也能夠做到信師信法,放下自我,慈悲對待公檢法眾生,不逃避,主動救人,救人的路越走越寬。

作為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來講,身負救度眾生的重大使命,一定得擔當起自己的責任,始終擺正自己的位置,無論何時何地,我們始終都是主角,都是救度者,當我們把舊勢力的安排當成迫害去看待時,就是把自己當成了被迫害者,這不就是在否定自己的主角位置,否定自己的救度者角色嗎?換句話說,這不就是在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否定自己師父的安排嗎?這肯定是不對勁了吧,所以說,要始終擺正自己的位置和角色,我們就是師父安排的救度眾生大戲中的主角,我們扮演的角色就是救度者,從此以後,我們的角色不會隨著環境的改變而改變。

從另外一個角度上說,如果全體大法弟子都能夠做到徹底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不把舊勢力的安排當成迫害去看待,大家都能夠這樣想,並且都能夠做到這樣去對待,那舊勢力還有實施安排的機會嗎?舊勢力還有存在的理由嗎?該進無生之門了吧,正法不就結束了嗎?等待我們的不就是法正人間的到來嗎?!

在實際運作中,如果舊勢力安排的事情發生了,你不用去管它是誰安排的,你向內修自己、同時繼續做好你的三件事就行。你比如說,病業現象實質上是個生死問題,綁架現象實質上是個去留問題,你就相信師父,把生死和去留都交給師父來安排,你就只管繼續做好三件事就行了。其實這就是你是相信師父、還是相信你自己的問題──你不敢把一切交給師父來安排,不就是想自己來安排自己嗎?換句話說,你不就是相信自己不相信師父嗎?

你理性的想一想,究竟你自己能力大,還是師父能力大?你真有能力安排了自己嗎?

造成我們做不到把一切都交給師父來安排的,就是那個後天形成的自我在起阻擋作用,自我是個自私自利的東西。它認為要想使自己不受到傷害,就得靠自己來維護自己,所以它相信的是自己,是不會把自己的一切完全交給別人來安排的,因為它根本就不放心。那怎麼辦呢?堅決放下自我、或者是清除自我都行,思想中沒有了這個自我,就剩下真正的自己主元神了,你會毫不猶豫的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師父來安排。

所以在遇事時你就首先想:放下自己,不考慮自己,這樣就放下了自我,完全由主元神來主宰自己了,就能夠做到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師父來安排,你就會有足夠的正念和精力去做證實法的事情。

如果你真能夠做到這樣,你就真正做到了「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2],「師父一定為你做主」[2],為你擺平一切,安排一切,證實法的路就會暢通無阻。

師父說:「發生多大的事就當作甚麼也沒有,照常的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這就是你們今天走的路,這就是你們留下的威德。」[3]

下面再談一下對安全問題的個人認識,供同修們參考。

「安全」這兩個字,就看你站在甚麼角度上去理解,如果站在常人的角度上來看,那被綁架就是不安全了;如果站在大法弟子證實法的角度上看,那就是給我們提供了一個新的證實法好機會,我們就按照師父說的:「將計就計」,利用眼前的環境證實法救度眾生,最終一樣成為好事。

事實上,那些在證實法中做的好的同修,心中並不考慮安全不安全的問題,就一心想著聽師父的話,多救人。特別是一些老年女同修,講真相時心態非常純淨,就一心想著救人,慈悲的力量就展現出來了,往往幾句話就把人勸退了。有些同修證實法做的好,把本地區的證實法環境已經開拓出來了,可以堂堂正正證實法了,也不存在常人式的安全問題了。

對於修煉狀態不太好,有時不能做到信師信法,不能事事用正理看問題,或者是周圍證實法的環境沒有開拓出來,可能會有舊勢力安排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同修。這樣的同修,如果站在證實法的角度上,站在為法負責、為眾生負責的基點上,考慮一下安全問題也是完全應該的,就是說,考慮安全的出發點是責任心,而不是怕被迫害的心,從表面上說是安全問題,實質上是責任問題。

不過呢,大法是圓容的,如果舊勢力安排的事情已經發生了,比如說警察抄家把大法資源抄走了,那正好「將計就計」,你警察不是把我的東西抄走了嗎?那我就找你要東西,以此為契機講真相救度警察,警察一旦得救了,還得把東西還給你,這樣一來,不但東西沒損失,還把警察救下來了,一舉兩得,使事情得到了一個更好的結局。就是說,無論眼前出現的這件事情暫時是好事還是壞事,你都按照大法弟子證實法的需要去圓容,最終都會成為好事。

中國有句古話:失敗是成功之母。就是說失敗中孕育著成功,壞事中也一樣孕育著好事。在證實法當中,不管碰到了好事壞事,只要我們把住師父安排的三件事,把它們都做好了,最終一定會使這件事情成為好事,就是說,師父的安排是圓容無漏的。換句話說,無論在任何情況下,你只管走好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其它的不用理會,以不變應萬變,誰也擋不住你,這就是一條光明的通天大路。

大法弟子證實法的全部內容就是全面做好三件事,能夠放下自我,以一個完全為他的善良心態去做三件事,才能真正做好三件事。學法時沒有任何有求之心,就是以一個謙卑、崇敬、至誠的心態去學,學法得法後,用大法指導自己的修煉和證實法;向內找修去人心,不是為了補漏不被迫害,而是為了同化大法,為證實法救度眾生奠定一個良好的心性基礎;發正念不是為了保護自己不被迫害,是在盡一個大法弟子的責任,清除邪惡的目地是為了維護大法,為救度眾生掃清障礙;講真相不是為了自己的圓滿積攢威德,是為了世人的得救。

修煉從外表所做的事情上來看,真的很難很複雜,從實質上來看,就是一念之間的事情。從古到今為了修煉所做的一切準備,都是為了改變修煉人的這顆心做鋪墊,修煉的整個過程也是改變修煉人這顆心的過程──從自私的人轉變為無私的神──一念之間的轉變──圓滿境界。

弄清楚這些關係以後,就會明白修煉中所出現的一切事情都是為了考驗你這顆心,是針對你的心來的,如果你就事論事,從事情上著手去解決,你就解決不了,它等著你的心,你心變了,它就跟著變,相由心生,境隨心轉,心去相滅。

造成修煉中做不好的原因,就是沒有修好自己,造成修不好的原因,就是思維方式還沒有徹底轉變過來。常人的思維方式,就是遇事向外看,總是看別人的不足,這就沒法修自己。從向外看轉變成向內找,是從常人的思維方式向修煉人的思維方式的徹底轉變,如果不能夠實現這種轉變,就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修煉人。用好師父給的向內找這個法寶,才能夠修好自己。

一個修煉的人能否做到善良,就看你能否做到放下自我。一個能夠放下自我的人,才能夠做到捨盡自己的一切,完全為了別人,才會有慈悲寬大的胸懷,與人相處時,就會珍惜別人,尊重別人,愛護別人,始終用正面思維看待事情,多看別人的長處,遇事不往壞處猜想別人,尊重別人的選擇,不強加別人,不背後議論別人,不詆毀別人,不傷害別人;原諒別人對自己的不好,不記恨別人,不報復別人;包容別人的不足,不反感別人,不歧視別人,不排斥別人;體諒別人的難處,理解別人,同情別人,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在證實法配合當中,就會真心實意去配合別人,成全別人,成全整體,圓容師父所要的。

同修們,守住心中的善,證實法的路就會暢通,就能夠把世人救下來,完成好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

以上為個人現階段修煉淺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二零零四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