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街走巷救人小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日】同修A每次都騎著電動車載著我串街走巷去救人。講真相中遇到好多讓人感動又感慨的事。世人的快速覺醒,也激勵著我倆要修好自己,多救人,快救人。這裏舉幾個實例。

(一)「我每天都在這兒等著你們呢!」

這天我倆一人背了一包真相台曆和資料一路走一路發,也給有緣人講真相發明慧真相台曆。那天經過一個平房區巷子口 ,看到三個人正坐在一起聊天。於是我們決定去給他們講真相。同修在旁邊給我發正念,我上前去與他們打招呼:「大叔、大娘,你們看書嗎?」

我話音剛落,坐在台階上的老大爺馬上說:「啊呀,我每天都在這兒等著你們呢,我早就沒得看了,你都有啥?快給我!」我掏出兩本真相期刊,老人看了看說這都看過,他要厚的。我拿出《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他邊接過去邊問:「還有甚麼?」我又拿出兩本真相期刊,他接過去說:「這個沒看過。」老人手裏拿著這幾本書對我說:「這點我兩小時就看完了,我家裏已有好多了,我來回翻著看。」

我問他們幾個「三退」了沒有?大爺說:「我都退了兩三年了。我兒子是黨員,我和他說他不信,就是不退。」我說:「是呀,現在年輕人被無神論毒害的太深,從小受黨文化灌輸,也不願意聽老人的話了。」老人說:「唉!沒辦法,他不看我看。」

旁邊的大娘說:「他早就沒得看了,每天出來就在這兒等你們來呢。」我問大娘和大叔是一家人嗎?大娘說:「是一家,我不認字,他一邊看一邊讀給我聽。我們就愛看你們的這些書,別的不看。」

旁邊站著的一位大叔插話說:「多給他一些你們的書,他和你們一樣,他煉的可好了!」我知道這大叔的意思指那位大爺對法輪功真相明白的多。這位大叔問:「有新台曆嗎?給我一本。我不認字,我只想要台曆。」我說:「抱歉,台曆剛剛發完。下次我們來這條街就先來這兒,要是你們正好在這兒,就把台曆給你們。」他們仨都說好,囑咐我們:一定要記得給我們送台曆來啊!

(二)清潔工說:「退吧,退吧,退了保平安!」

有一天我和同修走到一條馬路口,看到一男一女兩位清潔工在那說話。我上前問那位男士:「大叔,看書嗎?明真相得福報還能保平安。」他說:「看,保平安當然看。」我掏出一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給他。

他問還有啥?我又掏出一本真相期刊給他,並說:「你們最辛苦了,起早貪黑的,幹著最累的工作卻拿最少的報酬。」他感慨的說:「是呀,我們工資一個月才一千五,幹不好還要扣工資。」

我問:「大叔,您是黨員嗎?」他說是,黨、團、隊都入過。我說:「同樣是黨員,你看那些當官的,貪污腐敗,個個都腰纏萬貫,那些貪官把錢挪到海外,把自己的家屬移民到國外享福去了。共產黨的光你沾不上,它不好咱可不能跟它遭殃,您說是不?」他說:「對,它不好,不能跟著它。」我問他姓甚麼,他說姓秦,那給你起個化名,秦保順,保你順利平安。

他樂了,我們這兒有這麼個人就叫這名。我說:那咱們有緣啊!他高興的說:「是啊。」接著他手指著旁邊坐在清潔車上低頭看手機的一位年輕女士對我說:「也給她一本吧,她有文化。」

我拿出一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問女士:「看書嗎?」她卻說:「不看,不認字。」這時這位大叔從我手裏把書接過去遞給了她,說:「看吧,保平安。」女子接了過去。我又掏出一本真相期刊給她,她接了。大叔說:「也給她退了。」對她說:「退吧,退吧,退了保平安!」我幫她起了化名,那位女子點點頭同意了。

我給了大叔一個平安葫蘆,他高興的說謝謝,然後又和我要了一個給這位女士,對女士說「給你一個掛在車上,保平安。」女士接過葫蘆左看右看。我對他倆說:「要記住你們的化名啊!」他樂的連說:「謝謝!」我說:「我們只是來給你們送信送東西的,把這些信息告訴你們,讓你們保平安。你們謝大法師父吧!」他連說:「謝謝大法師父!謝謝大法師父!」

(三)「這書挺有意思,我愛看!」

這天我倆順一條城牆邊的馬路一路走一路給遇到的有緣人真相資料,並勸他們「三退」。老遠看到城牆土坡上有兩位老人在那坐著曬太陽。同修示意我上去給他們講真相。於是我一邊往上走一邊問:「大叔,你們要台曆嗎?我們是送新年台曆的。」其中一位說:「要!」另一位沒聽清我說甚麼,就問:「有台曆嗎?」先前那位大叔說:「人家就是來給送台曆的。」這位大叔高興了,說:「好!快給我一本。」我走到他倆面前掏出兩本遞過去,倆人拿在手裏一邊看一邊說:「啊呀,這台曆真漂亮,真好看!」我問:「看書嗎?」「看,給我一本我沒看過的。」

我掏出一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他接過來看看說:「嗯,這本沒看過。還有啥?」這時我正把一本《罪惡與審判》期刊遞給另一位大叔,說:「你倆換著看吧。」先前那一位指著手中的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說:「這書挺有意思,我愛看!」

我問:「你們二位『三退』沒有?他倆說都退了。你看我倆身體多好!自從我倆『三退』以後,身體可好啦!」倆人笑的合不攏嘴。

這時我說:我給您倆講個真事吧。十年前的一天,我遇到我老家的一個親戚,他在部隊當兵時入過黨。我給了他一本《九評共產黨》讓他看,和他說了「三退」的重要。他當時沒有退,說先看看書再說。過了幾個月,他給我打電話問我:他是不是需要去他們縣裏退黨?我告訴他不用,我幫他退就行。你自己心裏知道就好。他說:「那你就幫我用真名退吧。我兒子入過團、隊,也給他退了。」這年年底他買了一些好吃的來我家看我。他告訴我,他年輕時得了一種怪病,整個腦袋像是糊了一層甚麼東西似的,整天暈暈乎乎的腦袋疼,到處看,吃了好多藥就是不好,幾十年了一直這樣,生不如死的活著。可自從看了我給他的那本書,並讓我給他退了黨、團、隊後,幾十年的那個頑疾一下就好了,糊在腦袋上的那層東西沒有了,頭也不疼了,腦子特別清醒。

我對眼前的兩位大叔說:這可是發生在我的親戚身上的真事!他倆表示深信不疑。

我給他倆兩個食品袋裝台曆和書,一位大叔說裝上也好,別讓那些多管閒事的看到找麻煩,另一位說:「我不怕,信仰自由,我想看啥看啥,誰也管不著。」

自始至終兩位大叔嘴裏不停的說:「謝謝!謝謝你們啊!」我說:「你們不要謝我,謝大法師父吧。」他倆忙說:「謝謝大法師父!謝謝大法師父!」我和他倆告別。

我走下去一段路了,回頭一瞅,他倆一邊看著我往下走,一邊還在不停的說:「謝謝!謝謝!」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