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領導問我他該怎麼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六日】

市領導問我他該怎麼辦

〔大陸來稿〕市裏的一位領導,來我店裏理髮五、六年了,他面相很兇,我不敢給他講真相。後來他得了腦血栓一條腿不好使,走路一拐一拐的。

有一天,他又來我店理髮,那天只有他一個顧客,我發正念清除干擾,然後說:先生想跟你說件事,對你有好處。他說:說吧。我問他你是黨員嗎?他答:是。我又問:你相信神佛嗎?他說不信。我說:「那我不說了。」他急忙說:「說吧、說吧,我聽聽。」

「那我先給你起個化名把黨退了再說?」他說:「行。」

就這樣,我開始講法輪功真相。他說:「壞了,我在部隊時抓過法輪功學員。」我說你那時候是執行上級的命令,法輪功學員不會怪你的。我講了迫害法輪功遭報應的例子。

他明白了,問我他該怎麼辦,我說你就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了。他怕記不住,讓我反覆的教他好幾遍。

看到他一個字一個字認真的念,我很感動、也很自責,是我的怕心導致了早該明白真相得救的人等了好幾年。

一次與大陸人的對話

〔台灣來稿〕有一天我打真相電話給一位在中國大陸的先生,告訴他我是三退義工,要幫他三退保平安。對方聽後就掛斷電話。我習慣至少給兩次機會,就再打過去,他一接就說我的普通話講得不好他聽不懂,於是我告訴他說:我講慢點,請他仔細聽。

問他是否入了黨?他回:沒興趣,壓根討厭這個。我再問他是否是團員?他回說:發誓沒入過,他信仰基督教。我說:有對神的信仰就是好人,聽他聲音很善良。他說:對啊! 後來很乾脆的退了隊。

問他有沒有突破網絡封鎖的管道,他說:曾經翻牆看過很多訊息,現在比較少看了,還說:多讀點書的人都想多知道些消息,否則太單一了。

我說:共產黨拿老百姓的納稅錢做金盾工程封鎖訊息,讓老百姓當愚民,愚笨的「愚」。他很認同,並說很感謝我善良的習性。我說我煉法輪功,師父讓我們修煉真、善、忍,做好人,我們也知道中國國內也在打壓基督徒。

他說:最怕人沒有信仰,沒有了信仰,人就變成野獸了,就沒有約束了,甚麼壞事都敢做。看那些官員的腐敗巨貪,幾十萬、幾百萬、幾十億的,苦了老百姓。還說他常遇到法輪功學員,很佩服他們還在堅持著。

我也說基督徒被迫害三百年都走過來了,我們也會走過來的。他還說法輪功學員是有智慧的人,黑暗中的航標燈,是中華民族有希望的人。我謝謝他的支持。

他說:「有信仰的人都會支持你們的,我會幫忙宣傳真、善、忍,多麼好的事啊!多麼好的信仰,不然不會發展的這麼快!現在很多人在堅定著。信仰是不可更改的。」當講到台灣時,他說台灣是華人民主的典範,台灣要加油,給中國人爭光。

我讓他不要失望,共產黨會瓦解的,中共倒了、中國還是存在,就像蘇聯、東歐一樣,他說:希望早日到來,但他知道很多人都是悲觀絕望的。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