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醫生的弟弟被病痛折磨 大法救了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六日】弟弟是醫生,二零零五年的一天,突然給我打來電話:「姐姐,你快來吧!我頭痛得厲害,堅持不住了!」我一聽,馬上騎上自行車趕到他家。

弟弟有神經衰弱、偏頭痛、失眠的病,在長春醫大畢業後又讀了研究生,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功,時間不長,這病就好了,並且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可是,好景不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惡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他害怕遭受迫害,不煉了。舊病復發,頭痛、失眠等病又回到他身上,而且病情與日俱增,越來越嚴重。

弟弟在醫院工作,但因病的折磨也使他沒法安心工作,每天昏昏沉沉的上不好班,大把大把的吃安眠藥,不頂用,後來為了能睡著覺,整瓶整瓶的酒往肚裏灌,也解決不了根本問題。

這次看到他的狀態著實讓人心疼,臉色蒼白,說話無力,走路晃晃悠悠沒力氣。一米八的個頭,那麼消瘦,簡直都脫相了!我看到後吃了一驚,年輕輕的一個人怎麼成這樣了?

再看弟弟的左邊太陽穴部位貼著一個似創可貼一樣的貼,比一般創可貼稍大一些,我問是怎麼回事?弟弟說:是求的偏方,是治我的頭疼的。

有病亂投醫嘛,就開始山南海北的尋名醫名藥,北京、天津、上海、重慶、廣州,全國各地走了個遍,西醫不行找中醫,中醫不行了,又找各種偏方,最後從青島求得這個偏方,貼在太陽穴上。據弟弟說,總共三種帖。人家說的這個帖可神奇了,一般人就用一號帖就能治好偏頭痛,多年的頑固頭痛、失眠才用二號帖,也是一貼就好。第三號帖用的人就很少了,那意思就是,我弟弟這樣的頭痛、失眠,也用不著三號帖就好了。

我進門看到弟弟太陽穴貼的就是這個第三號帖。一號二號都貼過了,未見好轉,這三號帖又貼了。弟弟讓我給他再換新的。我給弟弟把舊帖揭下來,看到太陽穴部位爛了一個坑,有膿、血水、爛肉甚麼的,挺嚇人。

我問弟弟:疼嗎?他說:能不疼嗎?唉,對我來說,這已經是沒法忍受了。你煉法輪功,給我出出主意吧!

我給他換上那一貼後,他又跟我說:「姐姐,我甚麼也不瞞著你,有這麼個事。我對我的病實在是沒招了,我去找了我們同學,他爸爸是個香頭(即在鄉村設壇供神的人),他說讓我供他的東西,供上之後我就好了。但有一點我不太願意,就是以後還得往下承傳,沒我了,兒子還得繼承。我已經找好車了,明天就去。」

我說:既然你在這個當口上,把我叫來了,還讓我出主意,那我就得對你負責任。大法師父說過:「但過去有句話: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禪。所以,一定要把握住」[1]。師父也說過:「請神容易送神難。」[1]所以呀,要叫我說你不要去,不要招惹這些麻煩。我覺的只要是為名為利或講甚麼條件的,都不是正路的,都是邪門歪道的東西。過去你煉過法輪功,使你一身的病都好了,沒要你一分錢吧,沒跟你講任何條件吧?還使你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完全是為人好,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不求名,不求利,這是真正度人的高德大法啊!這才是正路的!哪個是正的,哪個是邪的,你一對比不就清楚了嗎?

弟弟說:你說的這些我都懂,也知道這些法門不正,也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我也在法輪功中受過益,那時也煉到無病一身輕的境界。可後來江澤民邪惡集團一鎮壓我不是不煉了嗎?現在這病又回到我身上了,我想可能是師父不管我了吧。無奈之下這才找的別的法門。你說,像我這樣的師父還管我嗎?

我說:在這當口上你叫我來,我覺的如果師父不管你的話,也就不讓我來了吧。其實師父一再讓弟子們找回昔日同修,你不就是昔日同修嗎?我覺的你還是修法輪大法吧!只有法輪功能救你,只有堅信大法在大法中修煉,這才是正道!在這時你叫我來,其實你不就是看看師父還管不管你嗎?不就是這個問題嗎?他說:是的,我是這樣想的。萬一師父不管我怎麼辦?因為我不能把我的生命壓到未知數上啊。我說:首先我得給你糾正一個不正確的想法,法輪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宇宙大法開在人世間,是師父慈悲於人,再給人一次機會,是讓人修煉的,只要你想修煉師父就會幫你,管你,給你調整身體,看護你,保護你。這樣一個高德大法,是不允許人驗證驗證、體察體察的。再說你剛才也說了,以前你不是修煉過了嗎?那時你的病不是都好了嗎?你不是達到了無病一身輕了嗎?那不就是鐵的證明嗎!你怎麼還說是壓在未知數上?這不是糊塗話嗎!這麼好的功法你不煉了,你當時害怕了,不修了,輕易就放棄了,作為一個研究生,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就這麼糊塗嗎!本來你這一步就錯了。你好好想想,你可不能一錯再錯啊!

他很自責的樣子說 :「我很對不住師父啊!師父還要我嗎?」我說:「你知道錯了就好。要趕快走回來才對。」師父對做錯的學員說過:「我不喜歡你們自責,一點用都沒有。我還是那句話,摔倒了別趴著,趕快起來!」[2]弟弟說:噢,對了,我明白了。對!決不能一錯再錯了!我聽師父的話,『趕快起來』走回來,我還修,我還煉!

我問弟弟:你能靜下心來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嗎?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能!我說:好,那咱們就從現在開始(上午十點)你念法輪大法好,我發正念,好嗎?弟弟說:好。

就看弟弟散盤著腿打坐。剛開始我觀察他臉上的表情,看著挺痛苦,漸漸的模樣越來越祥和,由臉色蒼白到粉白。就這樣我發了四十分鐘的正念。

弟弟特別激動的說:姐姐呀,開始時頭疼的像裂開似的,漸漸的就不疼了,這四十分鐘有半個小時沒疼,太好了。這麼多年我的頭就像上了緊箍咒一樣。我覺得現在師父把我的緊箍咒去掉了,把我解放出來了。

弟弟跟個小孩似的,非常高興。我也給他說了這四十分鐘發正念的體會。交流十幾分鐘,然後我又發正念,他靜心念「法輪大法好」。就這樣我發正念四小時,他念「法輪大法好」四小時,到了下午兩點,弟弟完全恢復正常狀態!

突然我發現弟弟太陽穴上的那個帖不見了,不知去哪裏了。只見他太陽穴的大坑,也不見了,血和膿也沒有了。只看見太陽穴那裏平平的,就像剛換的新肉一樣,像嬰兒的皮膚,粉嫩粉嫩的。我趕緊拿過鏡子遞給弟弟,讓他自己看。

看到自己的變化後,弟弟又激動又興奮的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就是好啊!太不可思議了!太不可思議了!」

我說,法輪大法是超常的科學,是修煉,有著博大精深的內涵。這些在你們醫學上能解釋的了嗎?弟弟說:解釋不了,按照醫學常規,做手術往這兒貼塊肉,也得長個七、八十來天,才能長好的。真是不可思議。

弟弟已經激動的不知說甚麼好了。他拿起手機趕緊給他同學打電話,說:我明天不去你爸那裏了,我的頭疼病好了,四個小時就好了,徹底好了!臉上的疤也長平了。我姐姐是煉法輪功的,是法輪功救了我,以後我就修煉法輪功了,明天我不去你家了。就這樣跟人家一股腦的說了這麼多。就聽電話那邊一個勁的說:是嗎?是嗎?呀,真好!行,只要你的頭痛病能好,那你就煉吧。我爸那邊我去說,告訴他你好了,他會理解的。

弟弟放下電話,讓我教他煉功,還一起學了一會兒法。在我的幫助下,當即做了三退,寫了從新走入修煉的嚴正聲明,並立即發到明慧網上。

弟弟走上了新的人生道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