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上的優曇婆羅花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在我的記憶裏,從小特別喜歡研究氣功,但一直沒有找到我心中所嚮往的那種。

一九九八年,我們當地才開始盛行法輪功,我的家人也加入了修煉法輪功的行列,父母親都是常年的「藥罐子」,修煉法輪功後很快身體都好了,精神狀況也好了,看到父母的變化,我相信大法的神奇,一九九八年年末,我也開始走入了修煉大法的行列。

修煉前,我不知道我人生的真正目地是甚麼,整天吸煙,喝酒,打麻將,我以為這就是人生。修煉大法後,我明白了人活著的真正目地。我從內心真正的去改變我的惡習。我戒掉了吸煙,喝酒,再也不打麻將了,我從一個自私自利的人變成一個能夠為他人著想,在家做一名好父親,在單位做一名好職工,在社會做一名遵紀守法的好公民。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的這場史無前例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來自社會、單位、家庭的壓力使我每天喘不過氣,我父母去北京證實大法,父母被非法關到了看守所。父母在大家的幫助下好不容易從看守所出來,惡警們三天兩頭到我父母那裏搞襲擊,惡語拳腳相加,父母親受不了這種驚恐的生活,相繼被迫害致死。之後的這幾年當中看到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我再也承受不住了。我違心的放棄了修煉,我就這樣苟且偷生的活著,我的心在流血,我對不起師父。

離開了大法,我像孩子失去了父母,舵手失去了航向。心裏總是沒有著落,我又不知我為甚麼活著,為了麻醉自己,我又開始了吸煙喝酒打麻將,人一天到晚又昏昏沉沉的,鼻炎、神經衰弱、偏頭痛等又回到了身上,我還覺的自己是重現實的。

我看到同修因不放棄修煉,被迫害很嚴重,覺的他們很傻,給他們講常人的道理,同修卻給我講大法的美好,大法被迫害的真相,給我講九評,看神韻。我給同修講了好幾年,同修不動心,而同修給我講了好幾年,我的心卻在復甦,我重新思考人生的道路,不能這樣過一輩子,我不能錯過這千古難得的大法,又從新開始了修煉,

我離開大法十年的時間,耽誤了太多太多。我剛從新開始修煉的時候,因為父母被迫害致死,妻子也非常反對修煉,但我按大法的要求在家做好一切,家務我多幹,妻子脾氣不好,我從不跟她計較,心平氣和的對待。

我父母去世後,留下一院老宅子,現由我弟弟佔有,出租。老婆和孩子經常說我不去爭,常常讓我去要該屬於自己的那份家產,而我弟弟是那種利益心很重的人,我一旦去要就會和弟弟鬧矛盾。我想師父告訴我們的,「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我放下利益之心,不去和弟弟爭奪,一直心平氣和的對待此事。而別人欠我父母的錢還給我,我分成三份,給弟弟和妹妹每人一份。

我有一顆救人的心,只要接觸到的人我就講大法真相,我也想開一朵小花,師父就安排同修來幫助我,我這有了電腦,我開始學習電腦技術,師父也在這方面給我開智開慧,我很快學會了製作小冊子、護身符、光盤等。

師尊鼓勵我,讓我見證大法的神奇,我工作的單位的鐵窗戶上開了優曇婆羅花。

有天早晨起來,突然發現自己手指上竟然也開了一朵優曇婆羅花,讓我驚奇萬分,也讓世人更加感到大法的神奇。

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時時看護我,鼓勵著我,使我更堅信了大法,我要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