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救人的正法之路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一日】

師尊好!
同修好!

我是在二零零四年得法的,修煉前山南海北的跑了許多宮廟,畫佛像做志工,不懂甚麼叫做修煉,只是為了尋找一個心靈的寄託,尋求平安健康,以為如此便可達到目地,結果對人生更加疑惑。抱著逃避的心理結婚了,生子後得了產後憂鬱症,心灰意冷,一蹶不振,長年重感冒、筋骨酸痛,雙腿無力,無法提重物,連上樓梯都有問題。求醫卻也無法解決問題,抱著這樣厭世的心情,過一天算一天。

有一次在電視上,正好介紹法輪功在中國大陸被打壓的情形,有人正在教學員煉功,奇妙的是從電視屏幕上,我竟然可以感受到一種在宮廟或佛堂都沒有的祥和的氣氛,非常舒服。接著又看到似曾相識的師父在電視上接受訪問,立刻到書店去尋找法輪功,三個晚上拜讀完《轉法輪》,書中說的情形有些就經歷了一遍,感到身體在另外空間經過一場大地震,不但快速痊癒,更知道自己找到了修煉的真經,但緊接著消業來的非常劇烈,心性上不來時就走進醫院看病,但一進去就感到天旋地轉,立刻奪門而逃。出了醫院後,身體竟然像沒發生過病業一樣。之後按照書上的法理去認識,都能很快過關。

二零零六年時開始使用網絡講真相救人,當時做的是用自動系統傳真相,看到眾生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需要更多的說明才能理解,例如:「繼續說……」「我不懂……」「三退後會怎麼樣?」「我在心裏退了……」等等,中共一言堂的宣傳造成眾生的疑慮,如果不想方設法突破他們的心結,眾生的未來是值得擔憂的,於是我決定採用更加細緻的溝通方式來講真相,這一做就是十三年。

網絡講真相就像一個遍地開花的小小真相三退館,不用頂著太陽冒著雨,看起來很平凡,因為只要坐在計算機前,打開一切工具,等候「可貴的中國人」到來,結束時百感交集,心性的考驗上毫不含糊,才知道這個項目並不平凡。

中國網友在邪惡的控制下,各種辱罵、色情圖炮轟,有要找對像的,有的直接檢舉,最多的就是要錢。還說:「給錢就退。」後來找找自己,發現原來是自己的利益之心還沒去,找到修去後,這類人就比較少了。有時放上真相電影或視頻,他們立刻進來圍觀按讚,還轉貼出去,有人響應:「演員素質好。」雖不敢響應電影內容,卻是眾生得救的一大步。因為看過的網友會從威脅要檢舉我,轉而主動找我三退。有些人還說:「我出國都看過了。」我問他:「那你退了嗎?」他回答:「沒有,幫我用真名退吧!」幫眾生取的化名有好幾次和他們真名是一樣的,連無神論的大陸網友都覺的很神奇。

就像雲遊一般,在各種心性的考驗中,一開始覺的好累,後來師父的兩句經文浮現腦中:「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我豁然開朗。是否自己慈悲心不夠,要擴大容量接納各種各樣的眾生,正念方能產生呢?悟到之後,眾生的種種反應已對我不造成影響;辱罵的,僅僅代表他內心的恐懼,可用善心加上關心來化解;嘲笑的,顯示他不知真相。此外,熟悉聊稿是網絡講真相的重要基本功,否則一人面對多人時,講真相絕對手忙腳亂,挫折感油然而生,正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吧。

要長期堅持在網絡上講真相,必定要破除各種干擾因素,有一次我正想點開一些有趣的常人網站,來「輕鬆」一下,掙扎了半天,終究還是點擊和大法有關的網站收集資料,忽然見到網頁正好出現師父的法像,感受到師父像是真的在看著我。一時之間網友忽然一個接一個的直接找我三退,半小時就退了八個人。這樣超常的情形是以前沒有的,講退一個人最久曾經有拖到一、二個月的,我知道這是師父把有緣眾生推到我的面前,讓我多救人,令我感恩不已。

中共嚴酷的封鎖干擾也很大,有時會損失很多之前努力的結果,但這些從來沒有動搖過我的心志,其實各種項目都有過不去的坎,挫折只是過程而非結果,幸好能跟著大家整體提高,整體昇華,封鎖反而練就一番過關斬將的能力。到底經歷過多少次的封鎖,數也數不清,早期計算機還曾被攻擊到整個畫面黑屏。但是「封鎖不停,救人不停」,也是我始終秉持的信念,發正念清理、向內找是不變的法寶,每天,我依舊擠出時間拿起鼠標奮戰,同舊勢力搶人,好幾次做到一半發現自己趴在計算機前睡著了,有時聊到半夜,第二天早上還能精神抖擻的上班,感到非常神奇。

在這個過程中,也曾發生家庭經濟關,丈夫長期沉迷賭博,使原本一向生活優渥,不知民間疾苦的我,背上了龐大債務。那時我只是個單純的家庭主婦,丈夫卻像魔鬼般,三天兩頭就跟我要錢,無奈之下就白天當代課教師,晚上和假日在補習班打工,一個人負擔起養家職責,那彷彿永遠過不完的十幾年,在屢次隻身闖入賭場拖出丈夫回家的日子中,一場夢預告了苦難將要停止:夢中見到自己和兩個孩子站在舞台上被丈夫殘酷的鞭打,還有旁白說:明天你老公會請你喝貢丸湯。第二天果然按照夢境顯示:餐桌上真的放了一包先生買的貢丸,從這天起他忽然戒了賭。事後悟到:貢丸的台語不就是打完了嗎?

在舊勢力的經濟迫害中,三件事也未曾放下,兩位小同修也已長大,現就讀大學。無意間,家庭中的情況也改善了,雖然負擔還是很大,但我已能在笑談中看這件事,當初如果沒有修大法,那麼,抗壓性低、又有公主病的我一定早就受不了了。有一天做了離婚的打算,翻開《轉法輪》,師父點化我不能離婚,因為他是一個來自很高很遙遠的天體的王,是累世業力層層遮蔽了他,要用修煉的角度看。我體悟到:先生原來是得了法的生命,卻在中途變卦,演了一個迫害大法弟子的角色,就像密勒日巴「行黑業、結善果」[2],是為了成就別人啊,我還不該感謝他嗎?

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3]以前會一直覺的家人有某些無可救要的缺憾,現在,我能體會到所有的生命都是可貴的,應該好好的珍惜他們,觀念一轉,他的反應也是正面的,感受到這是慈悲的力量。

曾經發生一件事 ,一大早起來感覺不能呼吸,我知道「難」來了,兩眼發黑,心裏想:「我不能就這樣走,因為還有很多眾生沒救!」於是在艱難中爬上了計算機椅,心中吶喊:「我還要救人!使命未達呀!」「呼」的一下 ,所有的痛苦都沒了, 好像從沒發生過一樣 ,大難就這樣過了一個,驚心動魄的過程真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啊!體會到修煉中的難其實真的是假相,千萬不要弄假成真了。

救人已到最後,神在審視所有生命,眾生在選擇未來。有一次,正在計算機前吃早餐,一位常酸嗆我的網友又來找我,他說:「你們是要打倒共產黨嗎?」我趕緊說:「不是的,我們只是揭露邪惡、停止迫害,今天共產黨沒封鎖消息,我也不用這樣辛苦 。我希望你平安,有美好的未來。」他說:「就這樣嗎?那幫我退吧,我觀察你們很久了,佩服你們,請你們要保重,我就是專門整治你們的共產黨員。」當他三退後,我不禁流下了感慨的眼淚。當天晚上熟睡後,來到一個擁擠的世界,四處掛滿了燦爛的水晶和珠寶,數不清的人空出一條大道雀躍的歡迎我,我變化成一個著古裝的三歲小孩,蹦蹦跳跳接受大家如雷的歡呼,每人搶著擁抱迎接我,像辦喜事般,我俯瞰萬頭攢動,心無雜念,像完全不幹自己的事……

還有一次向自己的上司介紹神韻,他始終推說沒有時間去看,我也就把這事情擱下了,但一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夢見他給我的薪水袋上有一行字,是「一失足成千古恨」。醒來後想,那下一句不就是「再回首已百年身」嗎?要抓緊機會救度有緣人,於是趕快告訴他這個夢境,勸他還是去看神韻吧!當時上司的腿部因為靜脈瘤開刀, 但長瘤的部位開刀後仍然會粘連,導致他一輩子要坐在輪椅上。看完神韻後不久,回診照X光驚喜的發現竟然沒有粘連了,醫生說這是醫學上的奇蹟。他說:「其實在看神韻時就知道自己已經得救了。」

曾在打坐中看到一道好幾層樓高的海嘯,衝著我的方向而來, 我的身旁左右各自站了一排很長的人龍,海嘯衝過來了,但到了我們的上空卻變成透明虛空的海浪,飄然而過,他們欣喜若狂,歡呼著大家得救了!

我們累世為了得大法,吃了無數的苦,萬萬不可半途而廢。師父說:「那麼多眾生等著救度呢,不講真相能行嗎?!我都在幫你們做!救常人本來是你們的事情。我救你們,你們救常人,現在連我都幫你們做,你不做了你是大法弟子嗎?最後那算總賬的時候你怎麼算哪?哭也來不及了。」[4]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圓容的〉
[3]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二零一九年法輪大法台灣修煉心得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