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事以報師恩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師尊說;「但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要做的事情,特別是這三件事,不能放鬆,千萬不能放鬆。你們的威德、你們的修煉、你們所承擔的那一切,都在其中。」[1]「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做好三件事,這就是最大的事。」[2]在這裏與大家交流在修煉過程中、證實法中,自己做三件事的心得體會。

一、背法提高心性

我今年七十歲,從小就不愛讀書,背書是我最討厭的功課。師父在法中談及長春地區學員背法熱,明慧網也有多篇背法的文章。我地區煉功點也開始在每週日煉完五套功法後輪流背法。當輪到我背法時,我有點排斥,但難以啟齒拒絕,只好想辦法背。第一次在那麼多同修面前背法很緊張、壓力很大,但還是斷斷續續背完,總算踏出了第一步。

一次在明慧網上看到《康熙教子:讀、背書一百二十遍》一文,才發現原來之前背不好,是因為背法太急又不專心。我從新調整心態,每天按照自定的時間規律的背法。現在即使每週背法的範圍比以前增加了,我也能跟上進度,把每週指定的範圍背完。而且自從背法後,心性也提高了,最明顯的是夫妻間的關係。

我的脾氣不好,得法前經常為一點芝麻小事吵架,夫妻之間「相敬如兵」;得法後因常有大法活動,不像以前下班常在家裏陪伴她,這突如其來的生活變奏,不修煉的妻子受不了了。有天晚上超過十點回家,她真的把鐵門關上不讓我進門,當時因心性尚未提升,那段時間經常冷戰,二人是「相敬如冰」。直到開始背法後才真正的改善二人關係。通過背法心性提升,從言語及互動之間體會出「相敬如賓」。

我不喜歡讀書也不喜歡寫字,字跡潦草到連自己都看不懂。記得小學六年級時被老師罰抄寫課文一百遍,我賭氣沒寫,結果被毒打一頓。剛背法時也想抄書,也知道要把字寫工整。開始抄寫時還會一筆一筆的寫,但心性不到位,越寫越快,寫不了幾個字就開始潦草了,但還是抄寫了一遍《轉法輪》。後來背法有了突破後,再一次抄書,心性提升了,抄書時很自然的不求快,抄寫的字跡也就工整了。

二、重視發正念

我對發正念不敏感,幾乎沒甚麼感覺,但還是會按時發正念。有一次下午六點發正念前突然接到電話,隨後我繼續看一些網絡訊息,因此忽略了發正念的時間。吃完晚餐準備上電話平台時,卻顯示網絡中斷訊息,心想六點發正念前網絡還好好的呀!怎麼會突然網絡中斷?我自行簡單技術處理,結果無效,只好求助電信局客服人員,經檢查後說機房線路故障,要隔天上班後才能修復。我向內找,是師父在點化,我忽略了六點的發正念。內找自己的問題後,隔天電信客服人員尚未來電告知網絡已修復前,網絡已能正常上線了。經過這件事,讓我更加深了對發正念的重視。師父說:「大法弟子走向圓滿要做好三件事,是不是?發正念是其中一件事,這麼重要為甚麼做不好?!為甚麼把它看的那麼簡單、不重視起來哪?已經知道這麼重要了,而且三件事其中一件你做不好怎麼辦?」[3]

三、打電話講真相

打電話救眾生是我最主要講真相的項目。我們地區剛成立電話小組時,一位電話窗口同修,每週日他都會利用晨煉後拿一疊營救大陸同修迫害案例問同修是否要撥打?一開始都有同修來拿,但慢慢的主動拿的愈來愈少,最後就更少了。一段時間後,那位窗口同修不知何故很少再出現,營救迫害案例也因此沒有人撥打。看在眼裏,我向協調人主動提出我來發案例,後來就擔任電話窗口一直到現在。

接任電話窗口後,我把先前每週傳來的營救迫害案例,按我市原規劃的五個區來分配,再由各區電話窗口分給該區的同修撥打,就這樣很順利進行到現在。身為電話窗口,自己必須先了解各種撥打工具、平台,才能介紹、傳遞並協助同修申請或解答疑惑。我同時參與全球打電話平台、每天固定回撥十五通電話、營救迫害電話分配、台灣重點項目移動電話(如律師、公檢法司等單位)撥打、全球電話項目撥打等。每天撥打電話時間一到三小時不等。

由於技術同修的努力,自動工具的開發愈多元化,加之各種真相項目愈來愈多,無形中人力被分散了。曾經有位同修說:「咱們電話組很多精英都被挖角到別的項目去了。」也有同修看到我說:「你很不簡單啊!這麼長久以來一直堅持在電話組。」我不禁莞爾一笑,到底我是沙子還是金子?不管他人怎麼看,我一定會堅持在電話組,直到中共邪黨解體為止。

初期打電話講真相一切都在摸索時,一次一位女生接聽,一聽到法輪功就掛斷。我再回撥,她一接電話就重複中共的謊言,又掛斷!第三次我未等她開口就說:「小姐你先別急著掛電話,你剛才說的自殺、殺人,叫人不吃藥……這件事是你親眼看到的?是你的家人?你的親戚?或者是你在中國國內看到報紙或電視新聞媒體報導的?如果是前者我馬上給你道歉,真正的法輪功修煉人是不會這樣做的;如果是後者,那請給我二、三分鐘的時間向你講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經過。」她沒再掛電話靜靜的聽我講完天安門自焚偽案。聽完後她說:「謝謝你,我終於知道了。」後來她說她是大學生。這通電話最後能順利完成,讓眾生明白真相,這一切都得感謝師父的加持及鼓勵!

打電話過程中最感困擾的是我的台灣國語他們聽不懂,對方的鄉音我聽不懂。眾生接到我的電話最常說:「請你把舌頭捋直或把你的普通話練好了再來跟我講。」我說:「我講慢一點你仔細聽可以聽得懂的。」由於中國幅員遼闊,地方鄉音又多,聽不懂鄉音時我會請他講普通話。年輕人會改講普通話,年紀大的就困難了。但為減少對方掛電話,我也自我要求將講話的速度放慢,就在這種台灣國語的口音下,在不氣餒、不中斷講真相勸三退的堅持下,從二零零八年迄今也勸退了二千人以上。

打迫害電話比一般RTC勸三退困難些,有不聽、掛斷、罵人、話筒放一邊的都有。如果遇到罵人的我會繼續打,直到對方收斂不罵或不再接電話。一次對方罵完後掛斷電話,我馬上再打過去說:「中國五千年來講孝道、講倫理道德,共產黨這七十多年來的統治下教你們開口閉口就罵人,如果你是人的話就不該罵髒話。」當我講完後,他說以為是錄音的。我說即使錄音你也不該罵人,你不知道你罵人是在造口業,是不對的嗎?他馬上向我道歉。我告訴他還沒有修煉法輪功之前,我脾氣很壞也很會罵人,修煉後不再罵人,脾氣也變好了。聽我講完後他說法輪功真厲害,並請我轉達:感謝李洪志師父。

在台灣重點項目行動時曾經撥打過律師。一般對律師的印象是能言善辯,他們會用專業術語讓我們招架不住。其實律師罵人的很少,有的律師也會很客氣的聊話。像有一位黃律師,聽我講到中國國內正義律師在法庭上,當著法官面慷慨激昂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他說曾經去巴黎有收到法輪功學員給的真相材料。他們那裏是小城市沒有這類案件,公訴機關也沒有起訴這類的案件,但以後可以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勸三退時,他說入過團但早已自動退了,告訴他要從內心跟共產黨劃清界限才是真正的退,最後他答應退團。結束前他還說:「按照目前的經濟危機,共產黨混不了多久了。」

四、結語

常人說:人生七十才開始。我得法滿十八年,今年也剛好滿七十歲,幸得大法,讓我的身心達到最佳狀態。除了感謝師父及大法外,也時刻謹記自己身為大法弟子的使命,在最後有限的時間裏抓緊時間多救人,精進實修,以報答師尊賜我如生命重生之恩澤。

個人層次有限,如有不足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二零一九年法輪大法台灣修煉心得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