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父親的遺憾不再重演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一日】我的父親由於家庭出身是地主,在中共反右時從省城被下放到一個邊區的小鎮,過著清貧的生活,那時我只有四歲。

因為父親工作能力強,一直做著管理工作,後來到一個有幾百人的工廠當廠長。為了扭轉工廠的不良經營狀態,父親親自去組織生產原料。由於長年的艱苦勞累,患上了各種疾病,因工受傷有腦震盪後遺症、高血壓、肝炎、腰椎間盤突出、糖尿病……最嚴重的是在森林探測工作時,由於潮濕,患上了牛皮癬和胃病,牛皮癬癢起來很痛苦,二十年也沒治好,最後帶著這些病離休回家了。

這可真是回家養病了,雖然父親是公費醫療實報實銷,但這些病使他無法正常生活。去了各大城市、各大醫院由教授專家坐診檢查,中西藥用了很多也不見好。後來又學了氣功,可是自己的病沒去掉,還給別人看病,身體越來越不行了,最後甚至都下不了床了。

在那時,法輪大法已經洪傳到我們這個小鎮了。一九九八年,父親也有幸得了大法。那時他正彎不下腰,走不了路,播放師父的講法錄像帶還不到十分鐘,父親就說他全身轉,全身熱,並且自己彎腰下地穿鞋,走到錄像機前看。那時師父就管他了,給他清理了身體,幾天時間全身的病都沒有了,不治自癒,大法的神奇在他身上展現了出來,無病一身輕的父親更是給國家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

隨著心性不斷提高,思想境界不斷昇華,父親每天早早的就去把煉功場打掃乾淨,還自己花錢做了「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的大條幅,掛在煉功場上洪揚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集團開始瘋狂打壓法輪功,殘酷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為了證實法輪大法是好的,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民眾學了之後不但祛病健身,而且思想昇華,對家庭、對社會、對國家有百利而無一害,雖然父親和母親當時也去了省政府反映情況,看得出父親的壓力很大。也許在中共的歷次運動中被嚇怕了,他有一種擔心。

緊接著我去北京證實大法被非法關押、抄家。弟弟在政法系統的工作也被開除了,弟媳沒有工作,孩子還在上小學。父親在家很少煉功了,也不主動學法了,他怕他繼續學法煉功,邪黨不給他開工資,到時候全家十幾口人沒有飯吃。漸漸的父親的身體狀況越來越不好。

大概是在二零零七年的夏天,孩子們從外地回來,父親倚在門邊看著他的孫女和外孫女吃飯,當時身體的重心靠在門上。然而孩子們進來時門沒鎖,門開了,父親整個人就被摔了出去,後腦摔到了水泥地上。

我從外面回來,遇到慌慌張張跑去買藥的小姪女,說她爺爺的頭摔壞了,她們念了很長時間的「法輪大法好」才醒過來。

我到家時,父親已在床上休息,我要送他去醫院,他不去,說過兩天就好了。他摔倒的地方水泥地上有個小坑,坑裏有血跡和頭髮。那時的父親由於怕心已經不學法煉功了,可是師父還在管他,不然摔的那麼嚴重早就沒命了!

到了第十八天,不修煉的小弟不放心,帶著父親去醫院做了檢查,醫生說危險期已經過了,看了片子後,斷定這個人應該是不能說話。小弟說:這人不但能說話,還能罵人呢。因為沒恢復的那個出血點正好壓在那個說話的神經上,從醫學角度看,根本是不能說話的。醫生說:奇蹟!真是奇蹟!小弟也由此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回來後告訴大家說「太神奇了」。

由於父親害怕中共迫害,不敢學法煉功,身體狀況變的越來越差。我讓他聽師父講法,他同意了。可是在聽錄音的時候,他問我:這是誰呀?我怎麼聽不明白說的是甚麼?後來就讓他聽《九評共產黨》。聽過後,他說這本書寫的太好了,太真實了,過去真就是這樣的!於是他天天聽。他還告訴小弟一定要看看這本書,並且說全國人民都應該看《九評》。

一天他跟我說,他看見今天來了很多人,都跪在地上,讓他救他們。我問他:那你是怎麼說的?他說:我告訴他們我連自己都救不了,怎麼救你們?我沒有再往下問。多可憐呀!眼看著自己的眾生跪在地上求救卻無能為力。從那以後,父親就不吃也不喝了,說不能吃。因為父親平時的胃口很好,母親問他:是誰不讓你吃?他不說。

後來叫了120送他去醫院,他堅決不去。抬他的時候,他拽著床不走,把床都拽離位了。在醫院裏,母親和妹妹跟他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且給他聽師父的講法錄音。那時我流離失所在外,家人都不讓我去醫院。後來聽母親說:有天晚上十二點,父親說要起來坐坐,小弟從後邊抱著他,也不知他哪來的那麼大的力氣,大聲的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父親走的那天晚上,我去了醫院。父親說話已經不清楚了,但我知道他說:「幫幫我!幫幫我!」我知道是讓我在學法上幫他,我跟他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大聲的念、急不可待的念,看的出父親的後悔和著急。第二天凌晨,父親就離世了。

當初沒有聽師父的話,由於怕心,沒有堅持修煉。父親就這樣帶著無盡的遺憾走了。如今已經快十年了,希望我所寫出的父親的經歷讓大家看到教訓,不要給自己留下無法挽回的遺憾。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