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不煉功的深刻教訓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了。記得一九九七年我騎自行車跌倒把腳也弄骨折了,兩個月後還沒有恢復,在鄰居法輪功學員的一再勸說下,我第一次到煉功點煉功。從家裏到煉功點,十來分鐘的路,我卻走了幾乎一個小時。開始煉功時,我腿疼的做動作都感到非常吃力,大家都勸我先在一旁看看,但是我想既然都來了,再難我也得堅持,一個小時的功煉下來,就感到身體非常舒服,腿也不怎麼疼了,回家時走路也不費力了。

自修煉法輪功一路走來,有提高收穫,也有遺憾不足,有成功,也有教訓。對我最深刻的還是多年來沒有好好煉功的教訓。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在一次惡黨的暴力洗腦中,我違心的說了句「不煉功了」,從此以後我就沒有再煉動作,但我依然在看書學法,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修煉自己,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坐火車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但是還未到達北京,在半路上就被劫持押送回昆明,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後來我因參加學法交流被綁架勞教兩年。出來後我堅定的做著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向民眾講真相,救眾生,但還是一直沒有煉功。那時總是自我感覺良好,沾沾自喜,認為自己能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直到二零一七年,我開始出現了嚴重的病業狀態,頭開始疼痛,而且越痛越厲害,還牽扯背部、胸痛,頭不能轉動,稍一轉動,或者走路造成震動,都會引起劇烈疼痛,嚴重到走路、坐下、躺下時都要用雙手緊扶著腦袋,否則由於移動會帶來頭部劇痛難忍。除頭疼外,在腹股溝部位還長了一個包塊,越長越大,有鴨蛋大,疼痛難忍,走路摩擦更疼。

開始我還堅持為同修送真相資料,後來頭和包塊處疼的堅持不住了,真有生不如死的那種感覺,心裏還生出去醫院住院打針吃藥做手術的一念,但是又一想自己是個修煉人,怎麼去用常人的辦法來解決「業力」,這不是把自己混同於常人了嗎?而且修煉人怎麼會有病呢?肯定是自己心性上出了問題。

師父說:「法輪大法也是性命雙修的功法,就要有動作去煉了。動作一方面是用來加持功能,甚麼叫加持?用你強大的功力把你的功能加強,要越來越強;另一方面在你身體裏還要演化出許多生命體。到高層次上修煉,道家講元嬰出世,佛家講金剛不壞之體,還要演化出許許多多術類的東西。這些東西都要通過手法去演煉的,動作是煉這個的。完整的一套性命雙修功法,那就又要修,又要煉。」[1]

想想師父的教導,真是無地自容,自己這麼多年來都沒有好好煉功,沒有按照師父和法的要求做。不煉功,用甚麼來加持自己的功能,來修自己的命呢!找到自己出現魔難的根本原因後,我就開始堅持煉功了。

有一天我剛煉完功,躺在床上似睡非睡時,我的天目看見,在我的空間場有一個放紅光的罩罩著,這時成千上萬的惡警有的舉著槍,有的抬著炮向我衝來,還不斷要把那個罩掀起來,我感到罩要被完全掀起時,我害怕的大叫:「師父救我!師父救我!」就在我求師父救我那一瞬間,邪惡被一下子炸光了。我知道這是多年來沒有煉功,自己的執著滋養的邪惡被師父給清理了,我的空間場也清亮起來了,從那天以後我的頭慢慢的就不疼了。

有一天晚上,我起夜時,見褲子上都是血,當時我還有些害怕,丈夫說:這是好事,是師父幫助你清理身體。自那以後腹部那個包塊也消失了,一個月後我的身體完全恢復了健康。

是偉大慈悲的師父再一次救了我,謝謝師父! 弟子一定要記住此次教訓,更加精進實修,多講真相,多救人,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